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故事小说 >> 浏览内容

墨亦琛秦音(墨亦琛秦音)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墨亦琛秦音)墨亦琛秦音最新章节(墨亦琛秦音)

xiaot 2023-12-02 13:42:05 20
xiaot 2023-12-02 20
点击阅读全文

周诉明显感觉到整个墨园的气压在夫人离开后,低了好几度……

秦音要想彻底了断血缘,需要足够的钱还给爷爷。

连续几天,她在整个帝都各行各业找工作都被拒。

有个hr好心告诉她,她被君家封杀了。

君司煊的金融公司几乎在帝都只手遮天,他手腕强硬,一旦放话,便效果显著。

秦音很清楚,他们是在逼自已回去求他们!

然后再高高在上地指责自已的不自量力。

但,她凭什么妥协?

秦音没再犹豫,拨通了在秦谟那里拿到的电话号码。

既然找不到工作,那就自已当老板好了。

她前世把自已苦熬的金融方案无偿交给君司煊,让他在帝都一年一度的“金融峰会”杀出重围。

拿下峰会中最大的项目。

净利润赚了一个亿。

既然方案有足够的实力,那么换个公司拿下又如何?

这次,她要亲自拿下这块肥肉!

秦音没想到秦谟哥留下的号码,竟恰好是清北大学金融专业的硕博导师傅森然。

傅森然是秦谟曾经的室友,两人一起创立了ym金融有限公司。

在秦谟植物人后,公司资金链断裂,傅森然便回母校一边授课,一边带一些研究生用公司名义接一点小项目,维持公司运作。

但ym比起君司煊的行业巨头帝棠金融公司,实在是微不足道。

因为要跟傅森然对接ym金融公司的细节工作,秦音独自回了清北大学。

墨亦琛秦音(墨亦琛秦音)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墨亦琛秦音)墨亦琛秦音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墨亦琛秦音)

刚跟傅森然聊完法人更替细节,秦音便准备去一趟辅导员办公室。

前世她为君司钰考试作弊背锅,此刻正面临被清北大学开除。

她这一世,绝不背锅!

就在她去办公楼的路上。

不远处传来熟悉的嬉闹声,君司钰和君棠月被一众君司钰的狐朋狗友们簇拥着走在一起。

一行人见到秦音,同时一愣,眼中更是一闪而过的惊艳。

时隔四五天,秦音脸上的红疮和黑眼圈几乎消弭殆尽。

少女肌肤莹白透粉,薄樱色的唇柔软丰润,白瘦纤柔,杏眸澄澈如揉碎了星河铺于墨瞳。

即便穿着一套白色休闲服,依旧漂亮到让人无法忽视。

君棠月心中隐有不悦,却率先反应过来,担忧地上前:“姐姐,这些天你怎么不回家?爸妈已经给你办理退学了,你是来搬行李的吗?”

这话,看似关心。

实则透露两个讯息,一是秦音最近没回家,夜不归宿。

二是秦音犯了事,即将被开除。

任何一项,放在一个女生身上,都是丑闻。

秦音一听,却嘲讽一笑:“都断绝关系了,陌生人凭什么代表我,让我退学?”

“何况我都结婚了,住在夫家很奇怪?”

秦音语气强硬,话说得毫不客气。

让君棠月下意识往后退,委屈地攥住君司钰的衣角。

君司钰眉心一蹙,他吊儿郎当惯了,此刻被小妹视为保护伞,周围还那么多兄弟看着。

便习惯性对秦音不悦道:“秦音,都五天了,你怎么还没气够?”

“棠棠不过是关心你,你用得着处处针对她?”

“大哥说得对,你就是喜欢无理取闹,跟棠棠争夺我们的关注!”

“你们是姐妹,你还是姐姐,就不能和和气气包容棠棠吗?”

少年眉目疏朗,身形瘦高,穿搭潮酷,此刻双手插兜,皱眉不解地对上秦音过分冷漠的杏眸。

不知为何,他心间突然一闪而过地心虚。

秦音抬眸,已经懒得与他鸡同鸭讲了。

少女眼神冷静无波,嗓音如含淬冰霜,直言道:“君司钰,考试作弊的事,我不会给你背锅了。”

“该被开除的人,从始至终不是我!”

前世,她替他受过太多罚。

今生,不伺候了!

君司钰一噎,他这才想起来有个兄弟作弊被抓,他讲义气地揽下,却又习惯性地甩锅给了在学校向来对自已百依百顺的秦音。

可他只以为不过是会被罚跑跑操场或者罚站而已。

竟然闹到要被开除的地步了?

可秦音这种强硬要跟自已撇清关系的态度,又让君司钰拉不下脸道歉。

气氛凝滞。

君棠月见此,悄悄伸手勾住君司钰的手指,突然难以置信地看向秦音,语气娇弱又带着正义感道:“姐姐,五哥虽然成绩差,但他从来不会作弊。”

“是我惹你生气了,你可以打我骂我,但请你别迁怒五哥……”

众人恍然大悟,纷纷对秦音投去怀疑又厌恶的目光。

君司钰却突然抬首看向娇弱护在自已面前的君棠月,眼神瞬间晦暗又复杂了几分……

第10章钱来!钱从四面八方来!

君司钰的狐朋狗友们都只知道君棠月是他公开承认的亲妹妹。

至于秦音,在他们眼中更像是君五少爷身边的一个丫鬟。

君司钰在清北大学打架、逃课、去地下拳击场打黑拳,夜不归宿整蛊宿管,都是秦音为他背锅受罚。

君司钰身边的狐朋狗友们早就习以为常。

总之,让秦音坐实罪名就没错!

于是附和道:“就是,秦音你别血口喷人,自已作弊就算了,还想牵连别人也陪你被开除吗?”

“棠棠妹妹别怕,你这么维护你五哥,不愧是他最疼爱的妹妹……”

“秦音,为了跟棠棠妹妹争风吃醋,你竟然甩锅给君五少,怎么这么不要脸啊?”

大家习惯性迎合君司钰道。

却没有察觉君司钰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君棠月蹙眉,眸光温柔又不赞同地看向五哥的兄弟们道:“你们别这么说姐姐,姐姐或许只是不想被开除而已……”

“姐姐,没关系的,就算被开除,你学的是金融,还能去大哥公司上班呀。”

君棠月担忧地为秦音考虑道。

心里却如明镜一般,君司煊根本不可能要一个“小偷”进公司!

这么说,分明故意在秦音伤口上撒盐。

秦音眉目冷淡,嗤笑道:“笑话,我没作弊,凭什么被开除?”

“君棠月,要演戏回家跟你那瞎眼的父母哥哥们演,别当清北是你的戏精大舞台,有病你就来!”

“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秦音跟君家再无瓜葛,没人能代表我,更没人配代表我做决定。”

“姓君的别来沾边,君司煊的公司,我更不屑进。”

秦音态度冷硬,好似随时都能随机抽个人暴揍一顿。

她此刻太冷,太傲,让心有愧疚的君司煊再次止住了嘴,皱眉开不了口。

秦音什么时候,竟然戾气这么重了?

君司钰怔了怔,想上前去攥秦音的手,却再次被秦音侧身避开。

君司钰扑了个空,不悦至极:“秦音,你非要这么咄咄逼人吗?”

“跟君家断绝关系,对你有什么好处?”

秦音勾唇,直视君司钰的眼,一字一顿道:“好处可太多了呢。”

“再也不会有人逃课,作弊让我背锅,受罚让我凌晨一个人扫大半个学校,动不动就跑十圈操场,在校长室外罚站挨骂,在升旗台上念检讨被全校耻笑……”

“君司钰,这种日子,我受够了!”

“而你,也让我看得生厌。”

秦音的话,成功让君司钰瞳孔瑟缩。

他这几年,对亲妹妹秦音,竟如此过分!

可她本可以拒绝的不是吗?

君棠月见五哥发愣,眼底飞快划过一丝不自然。

她咬唇看向君司钰,突然捂住心口:“五哥……”

好似下一刻就会摇摇欲坠。

君司钰哪里还顾得了其他,赶紧扶住她,担忧道:“棠棠,你没事吧?”

“是不是又心口疼?”

“你可不能有事,不然爸和奶奶又要罚我跪祠堂了!”

俊朗清瘦的少年拧眉,搂着君棠月的肩膀力道加重。

君棠月靠在君司钰的怀里,泪珠含在眸中:“五哥,是棠棠不好,误会姐姐了……”

她在解释刚才故意拉偏架的行为。

秦音见君棠月脸色如常,手中捏着一根银针靠近:“看来是又发病了。”

“我给她扎几针就好了。”

她语气平静,落在君棠月耳朵里,却格外刺耳惊惧,可她现在不敢动。

君司钰虽不学无术,但知道秦音这几年跟着二哥学医术。

针灸术更是连爷爷这中医泰斗都称赞过的。

见秦音竟愿意帮棠棠,心中愧疚与欣慰交织。

“好,小音你来扎吧。”

秦音毫不客气地将两根银针都刺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t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