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故事小说 >> 浏览内容

周宜宁季东阳免费读正版_季东阳周宜宁全章节在线看

小兰 2024-02-27 22:41:19 19
小兰 2024-02-27 19
点击阅读全文

周宜宁季东阳 是一本非常火的现代言情风格小说,它的书名是季东阳周宜宁,这本书季东阳周宜宁行云流水,才高八斗,的内容概括是:没想到即使这样,它还是摔碎了。手铐冰凉的触感从肌肤蔓延到心脏。周宜宁呼吸有些不稳:“季东阳,我有没有参与我爸的生意,这三年你不清楚吗?”季东阳面无表情:“有没有,查了才知道。”他擒住周宜宁的胳膊,就要押着她往外走。

封面

《季东阳周宜宁》精彩章节试读

没想到即使这样,它还是摔碎了。

手铐冰凉的触感从肌肤蔓延到心脏。

周宜宁呼吸有些不稳:“季东阳,我有没有参与我爸的生意,这三年你不清楚吗?”

季东阳面无表情:“有没有,查了才知道。”

他擒住周宜宁的胳膊,就要押着她往外走。

却被沈执与拦住:“你绝对弄错了!知知她不可能会参与周氏……”

“沈执与,妨碍公务,你也想被刑拘吗!?”季东阳冷脸打断。

两人对视的那秒,沈执与被人钳制住,按到边上。

沈执与挣扎着,额上青筋暴起:“季东阳,这就是你答应的会好好照顾她吗?你这个背信弃义的畜生……”

季东阳置若罔闻,径直路过他,押着周宜宁上了车。

海城公安局,昏暗的审问室内。

季东阳目光凌厉:“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周宜宁带着手铐坐在椅子上,满眼麻木:“我不知道该坦白什么。”

闻言,季东阳朝着边上黑沉的单面镜看了眼。

一同审问的的季方宁挑了个话题:“说说你爸,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周宜宁看着他们夫妻俩一唱一和,只觉得讽刺。

见她不说话,季东阳从证物箱拿出照片放在桌上:“看看。”

周宜宁扫了眼,脸色骤变!

照片上竟然是许久不见的父亲,他穿着狱服,满头白发,脸上带着青紫。

她迅速伸手,想要再仔细看看。

照片却又被季东阳拿走:“我和你领证那天,周世汉拒捕,受了不少伤。”

季东阳的话让周宜宁眼眶发酸。

她甚至不敢去想那天父亲到底是怀着怎样的心情说:“你和季东阳出去?那爸爸等你回来吃饭。”

周宜宁霎时心如刀割,隐忍已久的泪水夺眶而出。

见状,季东阳转头,目光沉沉的看向黑色的单面镜。

片刻后,有人推门而入,声音里难掩激动和喜色:“季副队,果然像你说的,周世汉看到周宜宁哭后就招供了!”

周宜宁如遭雷击!

她顺着季东阳的目光看向那漆黑的玻璃,意识到父亲可能就在隔壁!

他能看见自己!

而这一切……是季东阳故意安排!

再次被利用和被背叛的感觉像是蚀骨的毒虫,将她的心啃噬成渣。

“季东阳!”周宜宁喊着他的名字。

不知道为什么,季东阳甚至不敢去看她破碎的目光。

“我去隔壁看看。”他快步摔门而出,脚步是自己都没觉察的慌乱。

季方宁紧随其后。

走廊里,季方宁见他脸色不好,忍不住关怀:“哥,这些都是正常的手段。”

“我们身上肩负着人民的希望和安危,把罪犯绳之以法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季东阳只是看着墙上的警徽,沉默不语。

……

三天后,周宜宁被无罪释放。

走出海城公安局的那刻,周宜宁甚至觉得冬日的阳光都刺眼。

等待已久的沈执与见她这样憔悴消瘦,满眼心疼:“还好吗?他们有没有把你怎么样?”

周宜宁不说话,只摇头。

知道她这几天肯定不好受,沈执与也不再追问,带着她到边上的小餐馆吃饭。

两人各怀心事,匆匆吃了几口,沈执与就去结账。

老板笑着告诉他:“你们的单季队付过了,以后常来!”

周宜宁愣住,抬眸就看见坐在角落的季东阳。

她不明白季东阳为什么要这样做,利用完了再给一个甜枣,以便下次再利用吗?

四目相对间,从父亲出事后一直压抑的情绪一股脑涌上来。

周宜宁红着眼起身从沈执与手里拿过钱,拍在季东阳面前。

“季东阳,我不用你可怜!”

第6章

季东阳静静看了周宜宁几秒,收起散落的钱后,从制服内侧里拿出一张律所的名片。

“去这个律所,有人会愿意接这个案子。”

这一刻,周宜宁是真的不懂他了。

“季东阳,你到底想怎么样?”

“怎么决定,随你。”季东阳将名片放在桌子上,起身离开。

周宜宁垂眸看着那张名片。

她不想要这份施舍,但又清楚的知道,海城没有一个律师会接这份官司。

季东阳给的这张名片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是父亲唯一的希望。

周宜宁颤手拿起卡,只觉得心都被上面的鎏金字体烫了个洞。

疼的厉害。

一旁的沈执与都看在眼里:“真的要用吗?你还要信他吗?”

周宜宁捏紧名片,摇了摇头:“我们去律所吧。”

“好。”沈执与应声。

两人走出餐馆,沿着江边往律所走。

自从周家出事之后,他们还是第一次有这样平静的时光。

沈执与看着周宜宁消瘦的侧脸,轻声问:“你现在对季东阳……还喜欢吗?”

周宜宁脚步微顿,自嘲的笑里充斥着苦涩:“我和他是两个世界的人。”

“我现在只希望能保住父亲的命,不管要坐多少年的牢,哪怕无期,我都能接受。”

沈执与看着她强撑的模样,心疼的想搂她入怀。

最后,只是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嗯,不论多久,我陪你一直等。”

周宜宁眼眶微热,思绪拉回到从前。

沈执与是周家资助的学生,养在周家,和她青梅竹马。

父亲一直把他当做女婿培养,每次周宜宁犯错害怕被父亲训斥,沈执与都会主动分担。

如果季东阳没出现,她大概真的会如父亲希望的那样嫁给他。

可现在……没可能了。

半小时后,秦淮律所。

秦淮拿接过周宜宁给的名片,上下打量她:“这可是季东阳第一次求我帮忙,你在他心里位置不低啊!”

周宜宁愣了下,随即否认:“你误会了。”

秦淮不信,还想再探究些什么。

沈执与护在周宜宁身前,接过了话题:“秦律师,周氏的案子你有几成把握?”

秦淮也正了神色:“周氏的案子情况复杂,我明天去海城公安申请探视,见到周世汉再说。”

周宜宁忙问:“那我能和你一起去……”

话音未落,就被秦淮打断:“不能。”

周宜宁呼吸一窒,眼里尽是失望和颓然。

沈执与看在眼里,郑重开口:“知知,我会想办法让你见到周董的。”

周宜宁强撑起一抹笑。

又和秦淮交流了些案子的事,两人便起身离去。

不料刚出门,恰好遇见下班过来的季东阳。

对视间,他们不约而同挪开视线,擦肩而过。

走了两步之后,周宜宁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执与哥,如果把欠款都还清,是不是就能让我爸减刑?”

沈执与也不确定,更何况周氏的欠款不是小数目,根本还不清。

但他不想打击周宜宁:“或许有可能,要不回去问问?”

周宜宁点了点头,两人又往回走。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