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故事小说 >> 浏览内容

张汐音段渐离全文免费 贵嫡张汐音段渐离在线阅读

昭扶阳 2023-12-02 21:24:12 19
昭扶阳 2023-12-02 19
点击阅读全文

 张汐音段渐离全文免费 贵嫡张汐音段渐离在线阅读


沈少夫人等着回去的仆妇带着女儿的衣服赶来,并不是很着急,她也好奇前院发生了何事,但知道这里是别人的家,不好多打听。
这时,廊庑脚步声传来,一道影子出现在门口。
沈少夫人扭头看去,本以为是张汐音,入眼的却是周世子那个平妻。
李悦菀看了看戴妈妈。
戴妈妈对她福礼。
李悦菀上前福礼,笑说道:“沈少夫人,我让人熬了姜汤,可以驱寒的。”
沈少夫人看她殷勤,不咸不淡的说道:“已经喝过了。”
李悦菀说道:“早知姐姐是比我细心些,此番宴会是侯府这边招待不周,还累得姐儿落水。还好,我之前安排的下人在池边及时相救,才没酿成大错。”
沈少夫人想到那两个仆妇,原来是侯府早有准备,她知道自己女儿顽皮,倒也不好全怪侯府。
沈少夫人的面色好了许多。
李悦菀又跟她聊了几句,这才以要送客忙碌为由离开了。
李悦菀刚走,沈府的下人赶送来衣服,沈少夫人给女儿换上后,带着女儿离开轻风院,戴妈妈亲自送人。
顺着长廊一路出去,再次经过花园时,她看到那两个仆妇还在荷花池旁守,正感叹这侯府的平妻还不错时。
两个仆妇的声音传来。
“我们还要守多久?老姐儿,我饿了。”
“再等等吧,贵客们还未散全,少夫人让我们盯着荷花池,少夫人的吩咐我们听着就是。”
沈少夫人的脚步顿住,看着两个仆妇。
她们背对着长廊这边,距离不远不近,声音不大不小聊得正热烈,根本没发现后面有人。
仆妇叹了口气,捂着咕咕叫的肚子却又笑了起来:“说实话,真怀念少夫人管家时候,她对我们是真好。如今换了个菀娘子,什么都办不好,还苛待我们。”
“嘘,小声点,世子爷不喜欢少夫人,宠着菀娘子,少夫人也是委屈的。”
“少夫人不得世子爷疼爱不说,中馈也被菀娘子拿去了,少夫人病到如今还未好全,还挂心府中的事情。这次若非少夫人有先见之明,只怕那姐儿要淹死。”
“其实我是开心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老姐儿说是不是?”
“是啊,真开心,少夫人应该更开心吧……”
戴妈妈微微低着头,一言不发。
沈少夫人黑着一张脸,没说什么继续迈步,身后的沈家仆妇亦步亦躇跟着。
等到了定安侯府门外,奶娘抱着沈家小姐儿上马车,沈少夫人回头看了眼定安侯府的大门,看向戴妈妈。
“她们说的,是真的?”
戴妈妈低声道:“姐儿没事就好,至于是谁安排其实并不重要。”
怎么不重要?那低贱的什么平妻,都能扯谎揽功到正主跟前来了。
不是说张汐音一向强势主意大的吗?怎么这般听着跟面人儿似的,任由定安侯府搓揉?
沈少夫人走了。
戴妈妈目送沈府马车离开。
——
客院里。
周二老爷大声道:“就凭她这样的都能入侯府做平妻,我们鸢儿怎么就不行。”
他的手,指着李悦菀。
李悦菀刚把宾客全送走过来,就看到二房的人指着她说事,很是气恼。
什么叫她这样的?她怎么了?
就不配了吗?
李悦菀红了眼眶,呜呜的侧脸靠向周易宏的身旁拭泪:“这叫什么话,我跟世子又不是……”
后面的话却不说了。
周二老爷咬牙:“你一个不知哪儿来的野女人,不就是仗着帮了一下世子,不也是失了清白给世子吗?我们鸢儿可不一样,她可是正儿八经的姑娘,严三公子,你就说你娶不娶?”
严三公子坐在椅子上一直打量着周家众人,解了酒意之后回想之前的画面,他是看到霁王从旁经过的。
周茹鸢是周家的嫡女,虽说是二房的,可再怎么说,弄湿了衣裳也不会去客院的房间换洗,门口还没人守着。
严三公子心中冷笑,原来是算计的霁王,他不过是巧合踩到坑里。
不过他一向喜欢美人儿,周茹鸢虽说不算绝色,却也尚可入他的眼。
他无所谓的靠着椅背,说道:“也不是不可,只是你们周家算计本公子,我岳父家那边,还是你们去解释,若是无法说服我岳家,本公子自然不会娶的。”
反正吃亏的也不是他,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若是闹起来就看谁更丢人。
周二娘子怒道:“谁算计你了?严三公子,你休要血口喷人。”
周老夫人却是听得心惊胆战,这严三公子是个混不吝的,若是叫他猜出些什么……
谁知,想法刚起,严三公子就龇牙笑了起来:“本公子血口喷人?也好,报官吧,或者叫我父亲上书一封到御前,叫陛下明殿前司帮忙查证真相。看看你们周家,是如何算计霁王爷的。”
嘶!
周家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周老夫人脑子都发昏了,差点厥了过去。
嘭!
老定安侯一掌拍在桌上,嗤道:“严三,你休要胡言。”
“所以呢?老侯爷,你们何必这般动怒?本公子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你们既然想要平妻身份,那就自个儿去我岳家那边解释清楚。”
严三公子丝毫不惧。
就在两边怒目不知如何时,张汐音开口了。
“报官也好,侯府清白不怕查,老夫人您说呢?”
周老夫人不敢置信的看向张汐音,气得唇色发白:“不,不可……”突然一口血喷涌而出。
李妈妈大惊喊道:“老夫人。”
陈氏喊:“快叫大夫。”
定安侯也急忙过去:“母亲。”
李妈妈掐着人中,将周老夫人扶上椅子坐好,这时,旁边的紫苏过去,取出人参片递给李妈妈。
李妈妈接过塞进周老夫人嘴里。
堂内乱糟糟,严三公子看了眼眸中有惊讶之色的张汐音,不由狐疑,她竟然不知道周家算计霁王?
老定安侯怒道:“报什么官?你搅合什么?”
张汐音却很是不敢置信的说道:“老侯爷,莫非,严三公子所说是真的?你们当真……”
“住口。”老定安侯大怒,又是一下拍桌:“你给我滚出去。”
张汐音一顿,起身头也不回出门。
身后,传来严三公子的笑声:“瞧,不打自招了吧!行了,老侯爷想清楚就派人知会本公子一声,本公子就先告辞了。”" <!-- E 正文 -->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 昭扶阳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