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故事小说 >> 浏览内容

探索李承昀李睿李长乐的李长乐李承昀李睿奇幻:李长乐李承昀李睿最新篇章,立刻开启!

小晴 2024-03-07 01:29:38 25
小晴 2024-03-07 25
点击阅读全文

李长乐李承昀李睿 的主角是 李承昀李睿李长乐 ,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由作者李承昀编写,这本书妙不可言,欢风华丽,李长乐李承昀李睿的简介是:“还有所有的气孔也全部封死,免得有蛇虫鼠蚁趁机钻进去,扰了皇上安寝。”一直跪在灵前,才六岁的小公主李长乐倏然道:“百善孝为先,我等定然是以父皇的遗体为要!”我甚是‘欣慰’地表示:“不错,本宫已命人熬住了姜汤等驱寒汤药,扛不住的可以先去喝上两碗。

封面

《李长乐李承昀李睿》精彩章节试读

“还有所有的气孔也全部封死,免得有蛇虫鼠蚁趁机钻进去,扰了皇上安寝。”

一直跪在灵前,才六岁的小公主李长乐倏然道:“百善孝为先,我等定然是以父皇的遗体为要!”

我甚是‘欣慰’地表示:“不错,本宫已命人熬住了姜汤等驱寒汤药,扛不住的可以先去喝上两碗。”

不光如此,我还给轮守的宫人发了御寒的棉衣,并将他们两个时辰的轮值更换成一个时辰。

“若是被本宫在先皇身上发现丁点热度,便是尔等亵渎先皇龙体,轮值宫人全数拖下去杖毙!”

有了我的懿旨,宫人们莫说点炭火盆了,就是呼呼的东北风刮进来,都没人敢合上门窗。

李睿面色甚是精彩,“母后,这么做,父皇怕是会被冻死——”

我‘苦笑’着拍了拍他被冻得通红的小脸儿,“傻皇儿,你父皇早就死了呀!”

与前世一样,匈奴的侵略势如破竹,不过几日便攻破了大周的第一道防线。

有了上一世的经验,我很快便将朝中先前被李承昀弃用的武将召集起来,连夜制定了作战计划。

被我重用的武将正值壮年,他接过虎符时,犹不敢置信:“皇后娘娘就不怕臣拥兵自重?”

要知道,李承昀之所以重文轻武,便是要将所有的兵权都握在他自己的手里。

他若是个文武双全的明君,握便握了。

可他偏偏只是因为猜忌心过重,只想要把所有臣子都拿捏在手心里,自己却毫无建树的昏君而已。

我郑重地对陈将军行了一个礼,并斟酒三杯敬上。

“知人而善用,用人而不疑,陈家世代忠良,本宫相信,陈将军必能护我大周山河,凯旋而归!”

陈将军接过酒杯一饮而尽,“臣必不负皇后娘娘所托!”

才送走陈将军,朝堂的文官之首便闹着要见我。

“还请皇后娘娘为了我大周百年基业,负荆请罪,受降匈奴!”

我冷笑着走进勤政殿。

前世我死后,也是这个老匹夫罗列了我百余条罪状,说我擅权专断,嚣张跋扈把持朝政数十年!

可他却从未提起过,自己曾有向匈奴人投诚之意。

“来人啊!”

我一声令下,“将此妖言惑众之臣枭首示众!”

3

御前侍卫立即上前将他拿下,那老东西吓得便溺当场,腿都站不直了。

“先帝爷才刚去,你怎能无端屠杀文臣?”

我勾了勾唇角,冷笑连连,他既然这么着急送死,那我便拿他来个杀鸡儆猴。

“大军开拔之际,你非但不鼓舞人心,却还当着全朝文武大臣的面公然唱衰!”

“试问,何大人若不是早与匈奴暗通款曲,又怎会如此笃定我大周必败?”

我豁然起身,将武将以前参合他的奏本全丢在他脚下。

“身为兵部尚书,却屡次克扣军中粮饷中饱私囊,如此贪赃枉法,本宫便是判你满门抄斩,也对不起边关饿死冻死的将士!”

大军开拔那日,我命人将这老东西的首级,送去给陈将军祭旗。

并颁发懿旨,表示军中一切供应物资,由我一手操办,绝不会让将士们饿着肚子上战场!

自那之后,再没有一个文臣胆敢站出来说要我投降匈奴。

李睿却因守灵高热不退,太后闯进我的坤宁宫指着我的鼻尖怒骂。

“我皇儿才刚走,你便如此苛待我的乖孙,难道就不怕被人戳着脊梁骨骂你是妖后么?!”

我不急不缓地接过女官递来的茶水,润了润喉,才慢条斯地问她:“如何苛待?”

“为了不让先帝遗体有损,撤掉炭火盆,便是苛待?”

“难不成,只因睿儿贪热,我便不顾先帝遗体,让睿儿背上个不忠不孝的骂名,这便不算是苛待了?”

太后没料到一向孝顺的我,竟突然顶撞起她来,一时间竟愣住了。

“就连最年幼的长乐都能坚持为先皇守灵,缘何年长也更强壮的睿儿却坚持不住了?”

太后被我一通揶揄,先前谴责我的言论便再也站不住脚。

她讷讷语塞半晌,最后终于软了嗓音,“那便把灵堂的炭火盆加一两个,门窗也都关上吧!”

“反正这几日皇上也要出殡,葬入皇陵了,尸身也不会腐坏到哪儿去。”

我捏着帕子抹抹眼泪:“不可!母后这么说可是要寒我的心啊!”

“我与先皇情谊深厚,他一朝枉死,我都恨不能以身代之,哪能让他死后还承担尸身损毁的危机?”

4

“这可不是要我的命嘛!”

我哭着往灵堂的方向跑去,一边跑一边哭嚎着:“皇上,你怎能这么狠心的抛下臣妾一个人就走了啊!”

太后跑得慢了,等追上我的时候,我已经伸手揪着李筠的衣领子,快把他的脑仁都给颠碎了。

“你个贱妇,竟敢害我皇儿!”

太后目眦欲裂,冲过来就要与我拼命。

我茫然地挂着一脸泪珠儿,凄楚地看着她:“母后,你怎么就疯癫了,皇上他早就抛下我们孤儿寡母走了啊!”

太后充耳不闻,伸手就要来掐我。

“你们都是死的吗?眼瞧着太后娘娘她老人家疯癫,便不管不顾?”

几个侍卫上前一左一右地架住太后,不管她如何挣扎,都硬是将她拖出了灵堂。

我喘了一口气,一只小巧的帕子递到了我眼前:“母后,别伤心了,擦擦眼泪吧!”

“长乐...”

李承昀他重男轻女,从来就不将李长乐这个小公主放在眼里。

在我死后的第二年,甚至将她远嫁给老匈奴王为妾,老匈奴王死后,长乐又被他的几个叔伯儿子 lun bao zhi si 。

李承昀非但不感觉愧对这个女儿,甚至还嫌弃她晦气肮脏,任由匈奴人将她的遗体拿去喂狼。

前世我病倒在床榻时,也只有她时时在床前照拂,死后真心实意为我哭的。

看着她尚且稚嫩的小脸儿,我心口一阵酸涩。

“长乐,从明日起,你便搬进坤宁宫陪陪母后吧!”

李长乐大大的眼睛里盛满了诧异:“那睿皇兄呢?”

我还没有想好如何处置李睿,便到了李承昀出殡的那日。

我亲自盯着宫人钉了七根棺材钉,将棺材彻底封死。

想知道李长乐李承昀李睿&李承昀小说完结版最后的结局吗?小编提供的李长乐李承昀李睿完整版阅读不容错过哟!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