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故事小说 >> 浏览内容

百分爆评热文江随风阮汐_江随风阮汐小说无弹窗在线阅读

xiaoyang 2023-12-06 16:45:26 20
xiaoyang 2023-12-06 20
点击阅读全文

眼睛里是满满的自嘲,“小月,你看我多么可怜。受了情伤,还要情敌来安抚。哪像你,总是被人捧在手心里,多幸福。”

她扯起我的丝巾擦眼睛,气得我一把夺回来,“你再弄上鼻涕,怪恶心的。”

我们说闹的声音不小,惊动了两个出色的男人,他们一起走过来。

大哥牵住我的手,周敏慧则挽住李木的手臂。

李木的身体有片刻的僵硬,似乎想要把手臂抽出来,也不知想到什么,又忍住了,乖乖的让她挂在身上。

周敏慧惊喜的朝着我眨眼睛,仿佛占到多大的便宜一样,一路上乐不可支。不住的和李木说这个说那个的,李木唇角含着淡淡的笑意,不时的嗯一声。

在我听来,这声嗯足够清淡,足够敷衍,敏慧却满足得像吃到糖果的小孩子,整个人都在闪闪发光。

也不知道怎么弄的,次日早上醒来喉咙疼得冒烟儿,头也昏昏沉沉的,我想我是感冒了。

这场病来得毫无预兆。

大哥和我视频,被我憔悴不堪的模样吓得花容失色,也不知使了什么高招儿,再一次公然进入女生公寓,来到我的房间。

“卫老师,进来吧,小月哼哼一夜我以为吃多了撑的呢,早上起来才发现发烧了。”

迷迷糊糊的我气得想咬人,她说的这叫人话吗,她们家里人吃多了一夜一夜的哼哼吗?她就是伺机报复,绝对有意的。要不是病得浑身无力,怎么也得把她摁床上狂捶一顿。

周敏慧打开房间的门,大哥淡淡的嗯了一声以示他知道了,拎着两大袋东西直奔我而来。

他把东西放在书桌上,伸手来贴我的额头,急得声音都哑了,“好烫,宝贝乖快起来,我带你去医院。”

我打小身体素质就不错,一年也不会感冒一次。住的几次医院,不是天灾就是人祸,和我自身体质没有任何关系。

这次生病,纯属莫名,就是鼻子塞住,眼睛干涩,嗓子眼儿发堵这种感觉,太难受了。

“不要去医院。”我勉强睁开眼睛,弱弱的拒绝。

我从小到大最讨厌的就是去医院了,那股消毒水的味道对我来说如同噩梦。为了少去医院,我都尽量不让自已生病。

而且这几年我进医院的次数太多了,每次都是能吓死人的大事,那种恐慌的感觉至今不忘,以至于我现在是谈医院变色,坚决抵触。

大哥拿过我的毛衣,哄我穿衣服起床。我骨碌到床里侧,扯起被子盖住自已,坚决不配合。

百分爆评热文江随风阮汐_江随风阮汐小说无弹窗在线阅读

“宝贝乖,生病了就要去医院。万一肺炎就遭了,还要住院治疗。听话,快起来。”

不管大哥怎么哄,我就是不肯配合,大哥急得眼睛冒火,气得周敏慧恨不能吃了我。

我就赌大哥心疼我,不以强迫我。

好在最后我赢了,大哥只好把我像粽子一样包起来放在床头,把买来的药逐一看好说明,抠出来放在我手心,端着温开水,看着我把一小把药片儿皱着眉头咽下去。

我这股矫情劲儿气得周敏慧咬牙切齿,要不是有大哥,很可能会撕了我。

我才不管她有多生气呢,咽下药片儿,顶着苍白的脸,在被子里伸出两根手指,得意的和她比了个小树权儿,向她宣告我的胜利,又一次气得她七窍生烟。

等周敏慧下楼把大哥订的早餐取回来时,我正软软的靠在大哥身上,脑门粘着淡蓝色的退烧贴,像个蚕蛹似的,把她气乐了,“不就感个冒,至于孱弱成这样?有男朋友宠了不起啊,大清早的给谁硬塞狗粮呢。行了,我可没眼看,走了。”

她把早餐放在桌子上,背起小包就走了。

其实我知道,她是难过了。

刚刚她话说得嫌弃,可眼里满满的都是羡慕。

被心爱的男孩当成宝贝一样心疼,应该是每个女孩子最开心的事。

后来有一次周敏慧和李木吵架,我安慰她时,她还和我说起这件事。她说阮汐你不知道,你男朋友看你那眼神儿,那份心疼,那个怜爱,我都要羡慕死了。要是李木对我有那样一半,我做梦都能乐醒。

她说小月我没奢望他能像你男朋友那样把我捧在心尖儿上,他只要给我一点点回应就好,哪怕在我需要的时候给我端一杯热水,哪怕在我难过时给我递张纸巾,我都会感动死的。可什么都没有,他就像一块冻在冰里的铁,怎么都捂不暖。

那时的我不胜唏嘘,感叹爱情这东西很神奇,可以将一个人变得面目全非。

就好像敏慧,天之骄女,有钱有颜也有才,只是喜欢上一个不喜欢自已的人,而把自已弄得那么卑微。

就好像我,只为了心里朦胧的自已都闹不清是什么的感情,整天的跟着江随风,让自已变成只着人讨厌的舔狗,让他当众骂我没脸没皮。

就好像花蕊,明明想要江随风救赎,却忘不了年少时的初心,和张双泽纠纠缠缠。尽管她说都是因为江随风对我念念不忘的原因,可谁能不明白,她不过是不甘心而已。

第166章车祸

就好像大哥,他明明爱我爱到无法自拔,却因为我和他弟弟的约定,不得不控制着自己的感情,从而远走他乡,有家不能回。

为了爱情这两个缥缈的字,每个人都不容易。

等我把大哥买来的药吃得差不多的时候,病总算好了,我满血复活的想要大吃一顿,烧烤、火锅、烤肉、川菜......以慰藉我生病期间一直被逼着清淡饮食的胃时,大哥病倒了!

这是我有生之年,第一次看到大哥生病。

想必是这段时间一边要照顾我,一边还要上课,同时兼顾几个项目,风里来,雨里去的奔波,累得生病。

他住在员工宿舍,并不禁止学生来往。

我过去的时候,大哥正襟危坐在床沿,脸色并不好,星眸无光,五官线条些微走样,鼻头有点红,腰板还是一如既往的挺直。

努力的显示自己很好,不想让我为他操心的样子,又心疼又可爱。

我学着他照顾我时的样子,把人按在床上躺下,给他喂了温水,用被子把他严严实实的裹住,把我带来的他买给我的最后一张退热贴贴在他额头,然后跑出去给他买药。

大哥曾全力的阻止我,他说不用那么麻烦,他是男人没那么娇气,身体素质好,小感冒而已,用不着吃药,睡一天就会好的。

他说小月你不要离开,只要陪着在他身边,陪着他就好。他说小月你就是最好的良药,只要有你,我什么都不想要。

后来的好长一段时间,当我在痛苦的海洋里沉沉浮浮,找不到生路、几次想要一死了之的那些时候,我都在后悔,为什么没有听他的话,为什么没有陪着他,为什么一定要跑出去买那劳什子的药。

以至于后来的好长一段时间,我那么想要陪着他,那么的怀念他身上的味道,却没有机会靠近他。只能看着他站在别人身边成双入对,我却形单影只的一个人踯躅在校园的小路上,像条被抛弃的流浪狗,找不到属于我的家。

那时的我,一次次的想要把自已灌醉,然后在梦里和大哥一起,过着我幻想过的属于我们的幸福生活。可我那千杯不醉的体质,连这一点都做不到,酒喝得越多越是清醒。只能硬生生的咬着牙坚持,熬过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想我一定不离开,就乖乖的陪在他身边,等他好好的睡一觉,然后像从前一样爱着我,把我护在他密不透风的羽翼之下。

可惜,世上从没有后悔药。

我必须要为我一时的冲动埋单。

只是这代价太大了,大到我一个人根本背不起,也承受不来。

大哥百般阻拦,我还是任性的把他一个人留在宿舍里,跑出去买药。

我以为,我这是在告诉他我喜欢他,愿意为他做这些事情。有我在,他只要好好休息就可以,其他的交给我。毕竟,照顾人是女性天生的本领。

我记得很清楚。

那天是周末,校医放假,学校大院里并没有其他的药店,想要买药只能去校外的连锁药店。

早上起来天气便有些阴沉,我跑出宿舍时正在下雨,我没有带伞,也不想浪费时间跑回去拿,一头扎进雨幕。

为了大哥而去奔波的那颗心,火热。

连锁药店离得不算远,穿过校门前的马路,进入居民区的小巷前行几百米右拐就到了。

可能是下雨的关系,学校门前没什么人,来来往往的车辆呼啸而过,带起片片水花。

雨下得越来越大,视线受阻。我用双手搭成雨棚挡在额前,眼睛被雨水刺激得几乎睁不开,全凭感觉向前走。

“小月,快闪开。”

一声惊骇交加的大吼,刺耳的刹车声,我的身体和什么东西大力的接触,身体上的剧痛,意识的下沉。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a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