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综合资讯 >> 浏览内容

微甜叛逆无广告阅读_傅景森沈慈陈序已完结小说

小琳 2024-02-28 18:25:23 32
小琳 2024-02-28 32
点击阅读全文

微甜叛逆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是傅景森倾心所创,剧情主要随着 傅景森沈慈陈序 发展,这本书语言朴实,文笔清新,本文的主要内容是:他大笑,却又一把搂住了我。而我还没从惊惧中回过神,陈序就扣住我的后脑,深吻了下来。起初我很抗拒,一直挣扎。陈序的嘴唇还被我咬了一口,沁了血。「沈慈。」他抬手将血抹掉,看着我的眼神却有些冷。

封面

《微甜叛逆》精彩章节试读

他大笑,却又一把搂住了我。

而我还没从惊惧中回过神,陈序就扣住我的后脑,深吻了下来。

起初我很抗拒,一直挣扎。

陈序的嘴唇还被我咬了一口,沁了血。

「沈慈。」

他抬手将血抹掉,看着我的眼神却有些冷。

我红着眼,又怕又委屈:「我想回家……」

陈序忽然笑了:「回家,然后继续做个提线木偶?」

「沈慈,你是有多能忍?」

我怔住了。

傅景森是长辈口中的后起之秀,温文尔雅的青年才俊。

可私底下的真面目却这样不堪。

所有人都劝我忍,没人劝他不要辜负伤害未来的太太。

只是因为,傅家的门第更高,沈家高攀了?

为什么我要顾全大局?

就因为请柬都发了,三天后就是婚礼吗?

没人会在意一个木偶会不会伤心。

没了娘的孩子,其实早在同一时刻也没了亲生父亲。

没人疼她,没人为她撑腰,所以,也就没了哭闹的底气。

「沈慈。」

陈序有些粗粝的指腹,将我眼角的泪痕抹去。

他又低头吻我时,我听到了很轻的一句:「别哭,以后我疼你。」

陈序带我回了他的家。

他独居在市中心一处豪华公寓顶层。

顶层相邻两套平层被他买下打通,很大,却也很空。

进门时我留意了一下,好像没有女人来过的痕迹。

他将我的 shou ji 关掉,让我去洗澡。

洗完澡后,我们在露台上喝了一点红酒。

我很少碰酒,所以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喝醉了的自己,竟然是这样的。

陈序的睡袍被我扒开了,

「我要先检查一下,你干不干净。」

我嘴里嘟哝着,手上的动作却不停。

陈序起初好像拦了一下,但被我瞪着眼拍开了手。

干脆也就摊开两条大长腿半躺着,任我为所欲为了。

陈序的身材是真的顶。

肤色微黑,肌肉的线条紧实而又流畅。

放松的状态下还有六块腹肌。

我伸手戳了戳,又往下。

「沈慈……」

陈序却捉住了我的手指,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你想清楚,再往下一寸,你就彻底回不了头了。」

5

「你是害怕了吗?」

「还是你心虚了?」

我跨坐在他大腿上,拍了拍他的腹肌,

居高临下看着他:「怕我检查出来你不干净吗?」

陈序忽然就笑了。

这次的笑,却和之前几次都不一样。

纯粹,却又愉悦,发自肺腑的畅快。

我觉得心口都激荡了一下。

他是真好看啊。

「沈慈,你检查吧。」

他松开了手。

我很艰难地把视线从他脸上移开。

然后一寸一寸从小腹往下。

嗯……

「陈序,它看起来……有点可爱。」

陈序猛地咳嗽了起来。

下一瞬,我却直接被他打横抱了起来。

我们两个人的身体,陷入柔软的大床。

陈序扣住我的十指,有些蛮横强势地吻我:

「沈慈,你一会儿就会知道,它有多可怕。」

傅景森是在凌晨三点回的婚房。

那个跳芭蕾,又前卫大胆的小姑娘换了衣服出来跳舞时。

包厢里的气氛瞬间就到了顶点。

他的情绪却在那一瞬开始回落。

已经将近两点。

沈慈没有一个 dian hua ,没有一条微信。

大约是快要结婚进入牢笼,他放纵着自己,有些过火。

沈慈听到了一些风声也有可能。

可她脾气性格都很软,家里人对她又不好。

她一向很依赖他。

就像朋友说的那样,生气了,哄一哄也就好了。

他知道自己有些过分,却也并没有太多的不安。

没有 dian hua 和微信也并不重要,沈慈一定还没睡。

在等着他回家。

傅景森忽然就觉得面前的姑娘有些索然无味了。

沈慈小时候也学过芭蕾。

可她跳芭蕾时,绝不会是这样的神情。

要怎么形容呢,圣洁。

对,就是圣洁。

这样的姑娘,才是他要娶的女人,才配做他的老婆。

司机将他送回婚房时,整栋房子都没有亮光。

傅景森微皱了皱眉。

下车时,莫名的有些不安。

他进了主楼,穿过客厅,上二层主卧那里。

主卧的门半开着,他走进去,开了灯。

暖色调的光芒铺满了整个房间。

偌大的婚床上,被子平整地铺开,沈慈并不在。

傅景森的酒劲儿突然就醒了大半。

6

他疾步走进盥洗室,又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找过去。

都没有。

最后他停了脚步,拨了沈慈的 dian hua 。

却提示关机了。

傅景森忽然觉得一阵说不出的烦躁。

他扔下 shou ji ,将领带扯开,坐在沙发上。

沈慈应该是真的生气了,可能回自己家了。

对,她也只能回沈家。

傅景森忽然就安心了。

沈家人只会劝她立刻回来。

沈家人更盼着这场婚礼。

他很累,头疼得厉害。

沈慈如果在家,会给他煮汤,按摩,放水洗澡。

但她今晚不在。

不过没关系,最迟明天早上。

沈家会亲自把她送回来。

而这一次,他有些愧疚,所以,他会好好哄她。

在她家人面前,给她足够的脸面。

她很好哄的,他再清楚不过。

我睡醒的时候,已经将近中午。

房子里很安静,陈序也不知道去了哪儿。

我又躺了一会儿,方才懒洋洋起床。

洗漱完到露台上透气。

却看到楼下花园那边,陈序正赤着上身洗一辆重型机车。

阳光很好,高压水枪喷出的水花里甚至隐约现出了一道彩虹。

但最吸引人视线的,却还是陈序。

蜜色又紧实的肌肉,线条流畅,形状上佳。

一条简单的牛仔裤,裤腰稍有些松垮,就露出了整个腰腹结实有力的线条。

那是一种生命力极其旺盛的充满了野性的性感。

我不由又想起昨晚那些荒唐。

他后来在床上那些表现,倒是符合他的外表和人设。

我甚至记不住自己小死了几回。

而陈序竟还一个劲儿问我:「沈慈,它可不可爱?你喜不喜欢?」

脸颊正滚烫时,陈序已经关了水管,随意往楼上看过来。

视线与他的相触,我只觉脸烧的更红,

下意识就要退开,陈序却叫了一声我的名字:「沈慈。」

他靠在机车上,随手将微湿的头发尽数向后拢去。

那整张好看的脸就完全展露。

阳光下,他冲我笑得畅快却又有些得意。

那股子志得意满的劲儿,让人恨得有些牙痒。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