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综合资讯 >> 浏览内容

胡慕晴秦奕寒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胡慕晴秦奕寒最新章节

baobao 2023-12-04 11:51:03 20
baobao 2023-12-04 20
点击阅读全文

上面的字迹,的确是胡父的真笔,可是他为什么会说这句话。

什么一命换一命?

一想到那句求他放过胡慕晴,秦奕寒的胸腔里就布满了怒火。

这些年,什么好的用的穿的,他都给了胡慕晴,他哪里对胡慕晴不好了,竟还让他放过她!

“胡慕晴,是不是你,对你父亲说了什么!”

想到这,秦奕寒的脸色更难看了。

佣人小心的走上前,给他端上茶水:“秦总,段小姐已经走了。”

话落,秦奕寒这才发现家里已经没有了段衣衣,他竟然都没有察觉。

他轻轻点了点头,佣人离开。

扶着发痛的眉骨,躺在沙发上。

“奕寒,你是不是又头痛了,都告诉你了,再辛苦也要照胡好自己。”

听到熟悉的声音,秦奕寒蓦然睁开眼,眼前竟站着安然无恙的胡慕晴!

第17章

“胡慕晴,你居然没死!”

秦奕寒直接怒吼出声,他一把抓住女人白嫩的手腕。

胡慕晴被捏得发痛,撅着嘴说:“奕寒,你弄疼我了!”

还是那个娇气又爱撒娇的胡慕晴,秦奕寒更是来了火,一双黑瞳盯着女人。

“现在知道疼了,当初自己往刀口上撞的时候,怎么不知道疼!”

他掐着女人的脖子,看着女人光滑细腻的脸蛋,于是,便不屑的道。

“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去,你竟然脸上没有一丝疤痕。”

胡慕晴秦奕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胡慕晴秦奕寒最新章节

胡慕晴被捏得都要喘不过气来,通红着脸,眼里也含着泪。

“咳…咳…”

秦奕寒这才莫名的心慌松开了手。

胡慕晴这才得以呼吸,红着眼嘟着嘴:“秦奕寒,你欺负我!”

话落,男人微微一怔。

这样的语气和语态,他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听到过了。

好像自从上次送了她不满意的大闸蟹之后,胡慕晴就没有这么生动的对他说过话。

突然变得大度,突然变得体贴。

秦奕寒有些不可思议的问着她:“你刚才说什么?”

却不料,女人却直接上了手,捏紧了拳头一拳一拳落在男人的身上。

嘴里还不服气的说:“我再说多少遍也是这样,秦奕寒,你说好会一辈子对我好的!”

“你这个大骗子,这才结婚多久,你就变了!”

“骗子,骗子,骗子!”

秦奕寒被打得发愣,倏地抓住女人的小手。

“慕晴,你……”

他要开口询问,为什么又变成了之前的性格,没想到胡慕晴却破涕为笑了。

她插着腰,骄傲的说:“秦奕寒,我说过了,你要是再敢欺负我,我也会还回去的。”

秦奕寒眉心一皱,下意识的要反问。

可眼前的女人居然变了一副模样,嘴角上又开始渗血。

而他深处的场景又变成了之前的天台上。

“这怎么回事?”

胡慕晴却笑了,笑容凄凉又美丽,像一朵带刺的玫瑰。

“秦奕寒,你可不可笑,我都死了,你才来回忆我!”

像是被人说中了心事,顿时觉得没有了面子,秦奕寒死硬着嘴不承认。

“胡慕晴,你别胡说八道了,你也知道我不会一直把你当做一个替身。”

“你以为我会因为你的死而难过啊,我告诉,一点都不会!”

听着这些话,胡慕晴笑得更放肆了。

秦奕寒直接被这笑惹毛了:“你笑什么!”

微风吹过,吹起了女人的秀发,他听到女人一字一句的说。

“我笑里自欺欺人,爱上了自己选好的替身,还不敢承认。”

“秦奕寒,想不到你堂堂京海市的一把手,竟然这么怂啊!”

胡慕晴真的很了解秦奕寒,知道说什么样的话能把这个男人逼疯。

可从头到尾,她都只是可笑着看着这个男人,就像是在看一个挑梁小丑。

秦奕寒捏紧着拳,眼里的怒火都要渗出来。

他负气的转身就要走,却听到身后“嘭!”的一声巨响!

脚比脑子思考的要快,下意识的去抱住女人。

“哈哈哈,秦奕寒,你还不承认你自己爱上我了吗?!”

第18章

胡慕晴并没有往下跳,只是丢了一块重物下去。

结果,秦奕寒就担忧的不成样子了。

“秦奕寒,你还不敢承认吗!”

双手捏紧了拳,眉心也皱成了川字,秦奕寒大步上前,就要拽着女人回去。

不料,胡慕晴却松开了他的手,猛地往后跳下去。

“秦奕寒,我要让你后悔一辈子!”

秦奕寒猛地撑开眼睛,心脏处传来的镇痛还很明显,但眼前并没有胡慕晴这个人。

又是一场梦!

秦奕寒松了送领带,大步朝着浴室走去。

淅淅沥沥的水雾中,烦躁的心情才得以缓解。

此时,一座废弃的仓库里。

傅厉州还在逃亡中,他的心情有些沉重,没料到胡慕晴会选择死。

当他第一眼见到胡慕晴时,眼里的惊艳不是假的,那真的是一个能让所有男人为之疯狂的女人。

只可惜,嫁给了秦奕寒那个一个不懂得珍惜的男人。

手里将手里的烟递给他:“大哥,咱们还能逃出京海吗?”

傅厉州没有说话,猛吸了一口气,又熟练的吐出眼圈。

这短短两天的日子里,胡慕晴被鲜血染红的样子一直缠绕在他的脑海里。

那时候的她该有多痛,又或者该有多绝望,才会用那样惨烈的方式选择死去。

对此,傅厉州感到十分愧疚,他甚至还在想,如果那天他没有去绑架胡慕晴,或许一起切就不会发生了。

可是转念一想,当时胡慕晴嘴里的那些话,一定是很早之前就认清了秦奕寒的真面目。

该发生的迟早会发生,胡慕晴的结局,根本无法改变……

这么想着,傅厉州的心里就有了些许的安慰。

可是这都多少天了,京海居然还没有传出胡慕晴身死的消息,这让傅厉州感到很是奇怪。

不知为何,他迫切想知道:“去秦家庄园查一下,是否举办了葬礼仪式。”

小弟出去后很快就去而复返。

“大哥,秦家一派祥和,并没有什么葬礼,就跟平常一样。”

话落,傅厉州长眸微眯,又听手下继续说:“可是我们安插在警局的人传来消息。”

小弟小心翼翼的看着,傅厉州不悦道:“说。”

“胡慕晴的父亲死了!”

这话一出,傅厉州眉头皱得更紧了。

事情远远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可是转念想想,秦奕寒就算太残忍,也不应当会把事情做得那么绝。

可小弟接下来的话又直接点醒了他。

“大哥,我们不能再坐以待毙了。”

“秦奕寒派了很多人来寻我们,今晚要是再不走,以后就更难了。”

傅厉州沉默了瞬,碾灭了手中的烟:“好。”

那天,他本来就机会逃走,顺利出京海。

可是因为胡慕晴的变故,他竟然在出港的时候,停下脚步了。

说实在的,他也不知道这些天在等什么。

等一个胡慕晴被拯救回来的消息?

又或者等一个胡慕晴真的抢救无效的消息?

可是,一天一夜了,一点消息都没有,他早该知道的,秦奕寒封锁了整个消息。

可是现在,监狱里的那位死了,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baobao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