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综合资讯 >> 浏览内容

宁念思思的小说阅读_宁念思思新篇章浏览

小姗 2024-03-07 05:13:07 28
小姗 2024-03-07 28
点击阅读全文

宁念思思 是畅销小说家宁念的作品,它的主角是宁念思思,这本书才思敏捷,思路开阔,宁念思思的精彩概述是:正思索时,下一秒,一双漆黑的眼睛在我被子里出现,小脸散发着幽光。简直是咒怨现场。幸好我看不清,只看到一团模糊的白影。「妈妈,别那个断头老怪物,今晚,思思要跟妈妈睡。」原来是思思,不知道她什么时候钻进我被窝里了。我捏了捏她的小脸,把她提溜到我怀里,轻声教导:「不可以说爸爸是老怪物,他会伤心的。

封面

《宁念思思》精彩章节试读

正思索时,下一秒,一双漆黑的眼睛在我被子里出现,小脸散发着幽光。

简直是咒怨现场。

幸好我看不清,只看到一团模糊的白影。

「妈妈,别那个断头老怪物,今晚,思思要跟妈妈睡。」

原来是思思,不知道她什么时候钻进我被窝里了。

我捏了捏她的小脸,把她提溜到我怀里,轻声教导:

「不可以说爸爸是老怪物,他会伤心的。」

思思不解地看着我,张了张嘴,露出被拔光牙齿的血淋淋光秃秃的嘴:

「嘻嘻~可是,我也是小怪物啊,他们还叫我小狐狸精和小婊砸呢。」

我叹息一声,试图把这个小诡异的思维扳正:

「他们是谁?他们说这些是他们不对,如果妈妈以后遇到他们,无论怎样,一定会帮思思骂回去打回去。

「可是思思,你不能这样说你自己,妈妈也会伤心的。」

后来,我絮絮叨叨着,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

我不知道的是。

在我睡着后,思思紧贴着我,凝视着我的睡颜,裙子红了又白,白了又红。

而后低声嘀咕:「妈妈会伤心的,不能让妈妈伤心。」

弹幕也心惊胆战地刷屏:

【第一次看到血衣萝莉的鬼气波动这么大!最后裙子居然一直是白色了,没有变过。】

【我靠,这个新玩家改变了血衣萝莉的属性,有两把刷子啊!】

第二天,我是被机械音播报吵醒的:

【初始玩家:30人;现存活:15人。】

我迷迷糊糊地拿起手机,看到玩家群里在讨论昨晚又死了5个人。

三人死于诡异之手。

两人不知道经历了什么,惊悚值直达100,也没了。

我忽然收到红姐给我发来的私聊:

【宁念,你还好吗?昨天我一直在和二层的诡异交锋,一直没来得及跟你说,前三天,你一定要抓紧时间攻略自己的「家人」。我看过当初明神的直播,这是我已知的信息,就当给你的补偿了,怪我没有提前说选房规则,导致你不得不住在30层。】

除此之外,红姐还在群里给不少新玩家提建议,俊哥则偶尔出来骂一句:

8

【干吗告诉这些新玩家,我看你就是太善良,帮助他们对我们又没什么好处。】

红姐则打字劝慰:【相识一场不容易,别这样计较。】

于是,生存下来的玩家都对红姐感恩戴德。

这两个老玩家,有点意思。

我微微一笑,把脸贴到屏幕上回复红姐:

【我挺好的,多谢关心。】

断头大Boss一手拎着自己的脑袋,一手拎着身穿白裙子的思思,正在举「哑铃」。

看到我抱着手机,他似乎知道了什么,微微蹙眉:

「不要过于相……」

一句话没说完,他忽然捂着心口倒下。

思思皱着小脸,一脸担忧地扶住他。

我也快速冲过去,用身体接住他。

副本机制限定NPC对玩家透露具体的通关信息。

门外响起「咚咚咚」的脚步声,每一脚,似乎都踩在我的神经上,让我耳膜震动。

思思急忙扑进我怀里,试图一屁股把躺在我怀里的断头大Boss挤开。

「妈妈,是爷爷奶奶从老家回来了,别怕。」

男人不甘示弱,纹丝不动,犹豫了一下,他立刻拉住我的手,红着脸重复:「别怕。」

真是一个纯情的大Boss啊!

不怕不怕,反正我也看不清,看不清的一律视为正常人。

反而很期待新NPC上线,助力我通关。

看来,是很「健康」的两位老人呐。

钥匙在锁孔里转动时,直播间的弹幕也开始针尖对麦芒:

【莫名有点期待肠大爷和黑老太,我不信没人治得了这个宁念。】

【楼上的你什么心?如果新玩家能首通,也给后面的我们提供了宝贵经验,不是吗?】

「啪嗒」一声,门开了。

迎面走进来两位诡异,他们微微驼着腰,似乎背着两个巨大的蛇皮袋。

见到断头大Boss倒在地上,老太太立刻尖叫着冲过来,一把推开我,嘴里怒骂:

「你个黑心肝的毒妇!你怎么敢伤害我儿子的?我要你偿命!」

厉鬼索命,我被黑气萦绕。

凑近了些,我才看清,老太太无比消瘦,似乎只剩一副骨架子,强撑起这身衣服般。

9

头发一根不剩,五官糊成一团,只能清晰地看到嘴巴一张一合。

裸露在外的皮肤全部焦黑,像是刚出炉的木炭。

如果不靠声音,我还真是难以分辨她是一名女性。

我急忙伸出另一只手,拉住黑老太的木炭手,心疼地说:

「妈,您的皮肤怎么干燥成这样?昨晚我自己用黄瓜做了一套面膜,要不要拿来给您试试?」

正在骂骂咧咧的黑老太一愣,而后结结巴巴地说:

「啊,也、也行……」

果然,哪有女人不爱美呢?

见我真的端出一盆黄瓜开始给黑老太敷面膜,老头子不乐意了。

「死老太婆,你不是说,要好好吓唬吓唬新来的儿媳吗?」

我定定地看着断头大Boss,撇撇嘴:「原来你还有旧媳妇。」

男人立刻沉下脸,身上散发出浓浓的黑气,顺手就把黑老太的骷髅头给拧了下来。

真是哄堂大孝啊!

男人冲我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略带委屈的笑容:

「没有,她们没进门,就被思思杀了。」

黑老太尴尬地把头装回去,拍了拍脸上的黄瓜,冲老头子阴森地一瞪眼:

「死老头子,就你话多,滚去做饭。」

老头立刻闭嘴,拖着蛇皮袋,还有肚子上的肠子,朝厨房走去。

他走过的地方,地板又变成了血红色。

思思从地上爬起来,非常有礼貌地表示抗拒:

「奶奶,对不起,我认为爷爷做的饭实在难吃,还是别……」

话音未落,老头掏了掏肚皮,从厨房甩出来一截肠子,把思思飞速卷了进去。

老头发出桀桀怪笑:「乖孙女,还是来陪爷爷做饭吧。」

我看着满地的肠子,回房间开始找针线:「哎,老爸这毛衣脱线了怎么也不补补呢?」

老头饭做好的时候,我针线也找到了。

我殷勤地帮老头摆好饭菜,然后一把拉住老头,「老爸,我帮您补补衣服吧?看您这拖着毛线满地跑,也挺不方便的,而且毛线还褪色,我昨天刚拖的地啊!」

四个诡异面面相觑。

弹幕也恍然大悟:

【闹半天,敢情宁念不是胆子大定力强,是眼瞎?】

10

【不,我看她的行动,她还是能看清路的,我猜应该是个高度近视。】

【我愿称她为宁神,给大家开辟了一条意想不到的通关思路。】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