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综合资讯 >> 浏览内容

王若隽司妤瑟(王若隽司妤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_(王若隽司妤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王若隽司妤瑟最新章节(王若隽司妤瑟)

jingyu 2023-12-04 13:15:27 14
jingyu 2023-12-04 14
点击阅读全文

王若隽的脸全白了,鼻间唇间被打出来的血迹被这抹白衬托着,愈发的触目惊心。

如果不是司母怕闹出人命死命拦着,王若隽今天怕是没有活路。

“你个人渣!”

司明安厌恶的收手,胸口起伏格外剧烈。

“知道我姐爱你你还敢负她!真有你的!从今往后看着我绕着点走!不然,我要你赔命!”

司明安这话绝非玩笑。

王若隽直观的感受到了他眼底的杀意,如果不是杀人犯法,司明安绝对不会手软。

可是……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如果一早知道妤瑟也是攻略者,他绝不可能让妤瑟失败!

司明安多看王若隽一眼心中的火气就更深一分。

他烦躁的一脚踹翻了脚边的花篮,朝架着王若隽的下属使了个眼色。

几人会意,忙去帮着推棺材。

王若隽脑袋嗡鸣,两眼发黑,满嘴的血腥刺激着他的味蕾。

他想上前去拦着,他想告诉所有人他不能失去司妤瑟。

司明安却故意挡在他身前,嫌恶的呸了一口:“身为男人,王若隽你真让我恶心!早知道你是这种人渣,我一定不会让你接近我姐!”

王若隽眼睁睁看着棺材被推走,心口骤然一痛,四肢百骸都脱了力。

曾经在商场叱咤风云的男人,这一刻无助的像个孩子:“我错了……司妤瑟,你别不要我,我求你,你别不要我……”

然,回答他的,只有满场宾客的唏嘘声。

那个满心满眼都是他的司妤瑟,再也不会朝他伸手笑了……

第16章

王若隽司妤瑟(王若隽司妤瑟)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_(王若隽司妤瑟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王若隽司妤瑟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王若隽司妤瑟)

七天时间,转瞬即逝。

司明安在家里一手操持了司妤瑟的葬礼。

这期间,王若隽来过许多次,都被司明安打了回去。

今天,是下葬的日子。

怕司妤瑟被无关紧要的人打扰,司家人特意给司家墓园雇佣了两个保镖。

从墓园回来的时候,天边的日头格外的明媚。

司母哭了七天,眼睛都哭坏了。

此刻靠着车窗看着外头的艳阳,她酸涩捂着心口不住的落泪:“老天也觉得我的瑟瑟可怜,知道瑟瑟怕雷,你们瞧瞧这天气多好……”

“是,我姐那么好的人,谁不喜欢。”

司明安不善言辞,可他眼眶却红的吓人。

一连七天,他几乎没有合过眼。

手中的手机忽然轻响,打断了他的话。

司明安晚.晚.吖低头给手机解锁,就见战友给自己发了张图。

图上是个和司妤瑟长相七八分相似的女孩儿,只是她此刻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双目紧闭,满脸病气。

司母眼神不好,瞄到那女孩儿的脸,喉咙哽咽:“你这是什么时候拍的你姐姐?”

“不是。”

司明安递了张纸给司母,出口的声音还带着嘶哑。

“这女孩儿是我和我战友出任务的时候,在部队附近救下的一个植物人女孩儿,查不到名字找不到家人,一直在部队医院睡着,我们出钱给她续命。”

看着那张与女儿极为相似的脸,司母悲恸摇头:“都是可怜人……”

司明安心头一痛,敛下眸子里的痛意,抿唇不言……

医院里。

白若雨因为攻略失败再度住进了医院。

没了系统的帮衬,她的身体急转直下,肉眼可见的消瘦脱发,曾经那副美丽的容貌再不复存在。

盯着半空的药瓶,白若雨自嘲的勾出笑。

这会儿,她的命和这药瓶没什么两样,什么时候滴到了底,她这条命也算是走到了头。

她心里恨,特别特别的恨!

王若隽的话还在她脑子里盘旋。

王若隽说她凭什么活,那他自己呢?他就配好好的活吗?

咬牙扯掉手背上的针管,白若雨拖着破败的身子出了医院。

既然要死,那就一起死!谁都别想好过!

在王氏集团停车场堵下王若隽,她带着必死的绝望,趁其不备拉开他的车门坐了进去。

狭小的车厢里,王若隽呼吸有一瞬的窒息,心间那股影影绰绰的疼继而被放大。

他红了眼冷声质问:“你来干什么?”

“当然是和你说说心里话。”

白若雨撩起耳边的头发,亦如第一次见他时那样,笑得温婉动人。

王若隽却嫌恶的把脸别过去,喉咙发紧。

“怎么?想来恶心我?还是你觉得我能对你有多少感情?在我面前卖弄几下我就能救你?白若雨,死了这条心吧。”

“一开始救你不过是觉得你可怜,如果一早知道你的出现会害死妤瑟,我这辈子一定不会多看你半眼,因为你,我失去了挚爱,你得赔命的。”

面上的笑意出现一丝皲裂,白若雨装不下去,自暴自弃的讥笑了一声。

“得了吧王若隽,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对司妤瑟有多深情,还挚爱,干嘛给自己标榜的多伟大似得,这事儿一个巴掌拍不响。”

第17章

“滚下去。”

王若隽被刺到痛处,眸底血色氤氲,车厢里的温度瞬间降到了冰点。

白若雨却丝毫不在意:“你敢说你没对我动过心?王若隽,承认吧,你心里有我,不然,你怎么会在你和司妤瑟的婚礼当天抛弃司妤瑟?”

“你伤她一次又一次,你猜,她死前该有多恨你?”

“你给我滚下去!”

王若隽额角青筋尽数暴起,眼底有什么溢出来,滚烫。

白若雨依旧是那副随心所欲的态度:“你让我滚就滚?好歹我也追了你六年,那可是女孩子最好的六年啊,全浪费在你身上了,你不该回馈我些什么?”

“如果没有你疯魔纠缠我的那六年!我和妤瑟将会在今后有无数个六年!你现在居然还敢跟我提这件事!”

王若隽忍无可忍,下车将白若雨拖下来,无尽的痛苦几乎把他淹没。

悔恨之意折磨的人痛不欲生。

白若雨坐在地上,浑然不在意,癫狂的笑声回荡在停车场的每一个角落。

王若隽却疼的近乎窒息。

这一切,都是他的错!

王若隽弃了车子,崩溃的走着,再回神的时候,已经走到了顶楼。

盛司的风刮在身上,竟也有这么痛的时候,楼下是一眼望不到头的车水马龙。

“妤瑟……”

王若隽红着眼踩上天台,他不知道该怎么赎罪。

他欠妤瑟的实在太多。

“妤瑟,我想你了……”

王若隽想司妤瑟,特别特别想,想见她,想抱抱她,想亲亲她,想听她一声声叫他的名字,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这些也会变成痴心妄想。

他痴痴盯着脚下,脑子里冒出了一个大胆的念头——

如果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jing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