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综合资讯 >> 浏览内容

扣人心弦《殷琉双褚豫白》:穿越重生的惊险情节,熬夜追更的不二之选!

小倩 2024-03-22 10:52:08 14
小倩 2024-03-22 14
点击阅读全文

殷琉双褚豫白 》内容章节分享,本书的主角是 岑修安千希雪 ,它是千希雪打磨的古代言情书籍。本书形神具备,韵味无穷,引人入胜。《殷琉双褚豫白》全文主要讲的内容是:军医暗自叹息一声,分明是他亲自将人送来,如今出了事,却要怪在他们头上。官大一级,尚且压死人,何况是云壤之别。一段时间后。军医擦了擦额上的汗,报告说:“大人,尚且为这位姑娘保住了命,但近期内不可再受刺激。”岑修安看着面上毫无血色的千希雪,心中思绪乱作一团。吩咐赶来的手下:“备马车,把人送回去。

封面

《殷琉双褚豫白》精彩章节试读

军医暗自叹息一声,分明是他亲自将人送来,如今出了事,却要怪在他们头上。

官大一级,尚且压死人,何况是云壤之别。

一段时间后。

军医擦了擦额上的汗,报告说:“大人,尚且为这位姑娘保住了命,但近期内不可再受刺激。”

岑修安看着面上毫无血色的千希雪,心中思绪乱作一团。

吩咐赶来的手下:“备马车,把人送回去。”

“大人,是送去教坊司?”

岑修安喉间莫名一紧,冷冷看了那人一眼。

“府上。”

首辅府。

马车刚停下,江叙旸就迎了上来。

“修安,你急急忙忙去哪了?我方才话还未说……”

话说到一半,江叙旸看见了岑修安身边的千希雪,诧异道:“这位是……”

“千希雪。”

江叙旸一愣,千希雪的变化太大,他竟一点都没认出来。

把人安顿好,岑修安才正色看向江叙旸。

“你所说那事,当真?可有证据?”

江叙旸便答:“当真!前几日在边关,我亲眼所见!”

岑修安他忽然想起千希雪曾经说过的话,他说吕晴婉喜欢的另有其人。

这其中究竟又有几分真假?

他眉头蹙起:“她如今在哪?身边可有其他人?”

“跟着车队一同回来了,约莫这几个时辰也到了,我先行一步前来告知。”

江叙旸语一落,便有下人神色慌张地前来通告。

“大人!那死去的吕晴婉竟然回来了!”

岑修安冷声呵斥:“莫要胡言!”

他当即快步往前院赶去,心中情绪尤为复杂。

一道白衣身影站在那里,长身玉立,绰约多姿。

女子听闻脚步声缓缓转过身来,欣喜唤他:“修安。”

是吕晴婉。

她真的没死!

岑修安面色微变,比起欣喜,有那么一瞬间,他却是莫名想逃。

若吕晴婉没有死,他对千希雪的恨不就成了一个笑话?

他问:“这些年,你为何不回来?”

吕晴婉笑容浅了几分,苦涩开口。

“……我不敢。”

“公主曾说,若我踏进京城一步,便要将我送去做妓子。”

第11章

此话一出,岑修安脸色骤变。

他想追问,可看着眼前人泪潸潸的模样,欲言又止。

他与吕晴婉相识十余年,从小一同长大,她又怎么会骗他。

千希雪的谎言被一语击破。

岑修安压下心中的不适,拉住吕晴婉轻声安慰。

“晴婉,这些年,苦了你了。”

吕晴婉摇头,强笑说:“无事,三年罢了,我运气好,遇见了江大人,才知如今早已不用惧怕。”

她垂眸擦拭眼角的湿润,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眼中闪过一丝暗芒。

半月后。

千希雪艰难睁开眼,身子似乎不是她自己的,疲惫至极。

就连呼吸,都牵扯着钻心的疼。

她没有死?

为什么不彻底让她死了算了!究竟还要她受多少苦才甘心?!

一想起那日之事,她就觉得恶心至极。

耳边充斥着各式各样不堪入耳之声,陌生的男人压在她身上,手肆意乱摸。

她以为自己已经麻木、不在意了,可当一切发生时,她终究还是忍不住反抗,守住了活着的底线。

亲手将她推进深渊,又在最后时刻来假好心,岑修安为什么要这么对她!?0

她想要活着的时候,岑修安千方百计将她往死里逼。

她想要死的时候,岑修安却不让她死。

这时,“吱呀”一声,门被推开。

她的思绪被打断。

接着,就听脚步声渐渐逼近,千希雪的心一点点下沉。

她逃避地闭上眼,不想去面对。

脚步在床边停下,空气沉寂了好半晌,岑修安毫无波澜的声音响起。

“睁眼,我知道你醒了。”

千希雪吐出一口气,颤抖着睁开眼。

四目相对,岑修安的眼眸依旧冰冷无情,她怎么也看不透。

千希雪张了张毫无血色的唇,从干涩喉咙中挤出声音。

“……为什么……不让我死。”

岑修安淡漠道:“你不是想要活下来吗?”

千希雪眼神一片灰暗,自嘲地扯了扯唇角,声音喑哑难听。

“首辅大人,拜你所赐,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语落,岑修安竟没有动怒,而是将一碗药放在桌上,淡淡道。

“晴婉回来了。”

千希雪倏然愣住。

这句话,令她死寂的心又燃起一丝光亮,她忍不住问:“她是否说了三年前的事?”

岑修安看她一眼,眼神晦暗不明。

“她说,三年前,你威胁她,说她一旦回来,便将她送去做妓子。”

他将最后三个字咬的很重。

千希雪悬起的心再次狠狠跌下。

“……骗子。”

都是自私至极的骗子!

过去她虽然是骄纵些,可她哪里做过那种事!她从不拿女子的贞洁开玩笑!

岑修安没有说话。

千希雪明白了什么,眸光一暗,低声道:“你信了?”

“她从不骗人。”

岑修安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狠狠击溃了千希雪的最后一线希冀。

是啊,岑修安从来都不会相信她。

吕晴婉不会说谎,谁都不会说谎,只有她千希雪满口谎言。

她还在妄想什么?不过永远都只是个笑话。

千希雪忽然笑了。

“所以呢?你要为了替她报仇,继续折辱我?”

第12章

看着千希雪的笑容,岑修安竟恍惚了一下。

那一瞬,他竟好似看到了曾经的千希雪。

曾经,高傲美丽的安贵公主。

可再看,眼前的女人满面丑陋疤痕,脸颊瘦得凹陷,哪里有几分相似呢?

千希雪没有等来岑修安的回答,却等来了另一个人的回答。

一席青衣的吕晴婉缓缓走进来,步步生莲。

“公主莫要说这些话,晴婉从未怪过你,只是在外流连三年罢了,算不得大事。”

千希雪死死盯着眼前的女人,干涩的眼泛起了红。

她想质问吕晴婉,为什么要说谎!为什么要假死!为什么要把罪名都落在她的头上!

可纵使有千言万语,却说不出口。

就算吕晴婉说了实话又如何,无人会相信。

就像此刻,吕晴婉好一副宽容大度之像,端起药碗便要亲自喂千希雪。

“我回京才知,公主这些年才是受了天大的委屈,若早知如此,我早些回来便好了。”

“公主,趁热把药喝了吧,身体重要。”

千希雪撇开头,冷漠道。

“不要再叫我公主,如今我不过是一个罪人。”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