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综合资讯 >> 浏览内容

岳承廷周希蔓(岳承廷周希蔓)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岳承廷周希蔓免费在线阅读(岳承廷周希蔓)

xiaor 2023-12-03 09:57:40 15
xiaor 2023-12-03 15
点击阅读全文

周遭纯白一片,医疗仪器围绕,输液管连接到手背……她在病房。

她的食指动了动,细微的动静惊醒了趴在床边浅寐的男人。

“绮绮,你终于醒了,你快把我吓死了!”

一向不可一世的岳承廷此刻胡子拉碴,双眼布满了红血丝,看起来格外憔悴。

下一刻,她便被他抱进了怀里。

紧到她呼吸不畅,紧到她怀疑自己这两次的亲耳所闻是幻觉。

“还好你没事,绮绮,你放心,那些伤害你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周希蔓怔愣地任他抱着,她只是在想。

他怎么做到,隐身几个月之后,还装作没事人一样出现?

他怎么做到,和其他女人缠绵,还在病床边守着她?

他怎么做到,一边对她下死手,一边说给她报仇?

周希蔓别开眼,眼中一片死寂:“这不就是你想看到的吗?这样,我就可以永远闭嘴了。”

岳承廷眼里闪过诧异,旋即又握住了她的手,轻声安抚:“别说傻话,我怎么会希望看到你这副样子?我每天都在想如何能让你尽早出来……”

周希蔓打断了他:“既然如此,那你帮我申请重审,让我出狱。”

她的语气透着不容拒绝的倔强,岳承廷知道她生气了。

沉默中,周希蔓透过岳承廷的深邃双眸看到了自己满是伤痕的脸。

她累了,那无尽的深渊她不想再沉沦下去。

她别过脸不看他,岳承廷却被强硬扳过肩膀。

“我答应你,等到圣诞节,我一定带你出去。”

话落,岳承廷在她唇上印上轻柔的一吻。

岳承廷周希蔓(岳承廷周希蔓)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岳承廷周希蔓免费阅读_笔趣阁(岳承廷周希蔓)

圣诞节。

杂志上写得绮绮楚楚,他和许真茹的婚礼就定在圣诞当天。

多讽刺啊。

她闭上了眼,辗转了身子留给岳承廷一个背影:“希望你说到做到。”

“霜雨……”

岳承廷还想说些什么,急促的叩门声打断了他。

赵凡焦灼的弱声在周希蔓身后响起:“‘许、许总’那边有情况,非要见你。”

好一个,许真茹,许总。

岳承廷几乎没思考,留下一句“我改日再来看你”,便快步离开。

望着他头也不回的背影,周希蔓抬手擦了遗留唇角的痕迹,合上酸涩的眼,一行清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心底微凉,满是绝望。

如果她可以自由做到灵魂出窍,那该多好,她就不用像活死人一样躺在这病床上,咀嚼绝望……

她就能离岳承廷远远的……

又几日后,她再一次莫名脱离了动弹不得的肉身。

周希蔓欣喜地离开病房,她拔腿朝走廊尽头的光明奔去。

路过拐角时,一对十指相牵的男女说笑着穿过她透明的身体。

周希蔓脚步一僵,就听见岳承廷抚着许真茹尚平坦的小腹,柔声承诺——

“……不管你肚子的孩子是男是女,都会是我唯一的继承人。”第4章

周希蔓呆愣地站在原地,看着岳承廷和许真茹牵着手从自己的病房外经过。

许真茹挽上岳承廷的手臂娇嗔道:“你就别哄我了,等霜雨姐姐生了孩子,我的宝宝还能算得了什么。”

岳承廷朝病房里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周希蔓面容清瘦,被子盖在身上几乎没有什么起伏。

身体底子本来就差,又在牢里受了那么多苦,孩子,她还能生得出吗?

岳承廷收回目光,神情淡淡:“她不会有孩子,跟你争不了。”

这句话像一重锤,将周希蔓空灵的胸口凿出一个大洞来。

她像一尊无悲无喜的石像,目送着岳承廷携着别的女人走进电梯。

入狱前的那几年,她不是没想过要孩子。

可不管喝多少药,扎多少针,始终都没能怀上。

她以为是自己的原因,却不料想岳承廷从一开始就没想让她来生而已。

厢门关上那瞬间,周希蔓穿了进去。

她说不清自己怎么想的,就这么自虐般的跟着这两人。

看着他带许真茹去自己最爱的那家餐厅,坐在自己最常留的包厢,喂她吃自己最喜欢的食物;

看着他带许真茹去逛商场,不厌其烦地看她试了一件又一件,然后心疼地问她累不累;

看着他提着大包小包和许真茹回到麓湾府别墅,一进门就扔下那堆奢侈品,急切地吻上她的唇。

他们热恋的互动仿佛浪漫爱情电影一样在周希蔓眼前放映。

她撇开麻木的视线。

下一瞬,便被满屋随处可见的红玫瑰吸引。

从前,花瓶里装的都是她最爱的百合。

那晚回来的突然,她没有发现。

而此刻,她被全部焕然一新的别墅陈设惹得眼眸发颤。

她亲手布置的一切,从饰品到家具到装潢,竟然全都变了!

就连二楼她亲手涂鸦的整面墙,都被许真茹的巨幅海报和杂志切页覆盖。

这里,已然没有一点她存在过的痕迹!

“岳承廷,你真的好爱她……真的好爱她!”

周希蔓发了狂似的冲向照片墙,强烈的情绪波动带起一阵风,刮落了一张照片。

岳承廷猛地将头一抬,然后朝着二楼奔去。

与此同时。

别墅大门突然被敲得震天响。

“岳承廷!你给我出来!你把我姐带到哪去了!”

这声音很是熟悉——

周希蔓诧异回眸,直接穿过墙体来到一楼。

赫然看见满脸颓废的弟弟周绮源冲破仆人的阻拦,冲进了别墅。

他穿着洗旧的牛仔裤和皱巴巴的衬衫,不见天才钢琴家的儒雅,青涩未退的脸上满是疲惫。

周希蔓猛地攥紧了手,心也跟着揪了起来。

“绮源,姐姐在这儿!”

她噙着泪心疼的扑向周绮源怀抱,却只穿过了他的身体,扑了个空。

身后,许真茹骄矜的声音响起。

“你别喊了,你姐姐不在这儿,吓到了宝宝,闻朝会生气的。”

说着,她就在周绮源震惊的目光中抚摸着自己的小腹,笑得挑衅。

周绮源剑眉蹙紧,不管不顾往里冲:“我现在就要见岳承廷!他必须把我姐放出来!”

他疾步朝二楼方向走,不料许真茹竟朝着桌脚狠狠撞去,便在尖叫声中倒了地。

汨汨的鲜血自她腿间流出。

许真茹捂着肚子柔弱哭喊:“孩子,我的孩子……”

周希蔓攥紧了拳头,无力的窒息感包裹着她。

她看见岳承廷沉着脸快速下楼,看清许真茹腿间的血,顿时双目赤红,嗜血的目光落在周绮源身上!

周希蔓缓缓摇头,低声哀求:“不,你别信她,是她故意摔倒的……”

下一瞬,岳承廷歇斯的咆哮响彻别墅大厅——

“周绮源,我要你姐陪葬!”

这话一出,一阵强烈刺眼的白光直接刺破周希蔓的魂体。

转瞬间,她化为泡沫消散于无形!第5章

岳承廷万分心焦地带着许真茹去医院,扶着她的转运床疾步赶往手术室。

就在此时,另一架转运床正好从手术室推出来。

岳承廷先是看到神情阴沉的好友莫霄,愣了一下,顺着看过去。

病床上躺着的人,竟然是周希蔓。

她戴上了呼吸面罩,精致的小脸血色全无,白得几近透明。

岳承廷丢下许真茹,大步上前,挡住了周希蔓病床。

“这是怎么回事?!”他死死攥着莫霄的手臂,“绮绮出什么事了?!”

莫霄意味不明地朝推进手术室的许真茹看了一眼,似是在不满岳承廷的做派。

他抽出手,语调淡淡:“不知道什么原因,她脏器突然衰竭,大脑也陷入了不可逆昏迷状态。”

岳承廷呼吸一紧:“不可逆昏迷状态?”

“嗯,俗称的植物人。”

“轰”的一声,岳承廷大脑一片空白:“她怎么会突然变成植物人?一定是你搞错了!”

莫霄语气凉薄:“这样不是正好吗?她不会挡你的路了。”

话落,他绕开岳承廷,径自从骤然出现的周希蔓魂体身旁走过。

谁都没注意到他忽然侧了侧身子,脚步不停。

周希蔓再次恢复自我意识时,魂体已经几近透明。

透过ICU病房玻璃,她清晰看到自己现在有多虚弱。

她想回到自己的身体里,把该做的事都做完,可没走两步,一股奇怪的吸力就将她拉回岳承廷身边。

来回尝试数次,她都无力挣脱,被困在了岳承廷十米范围内。

逃不掉,离不开。

她只能亦步亦趋跟着岳承廷,跟着他大步奔向自己病房,双目猩红地拉住病房里做记录的医生。

“想尽一切办法让她醒过来,钱不是问题,我只要她醒过来!”

被拎着脖领的医生兜头浇了他一盆冷水。

“岳总,植物人苏醒几率不到一成,想让纪小姐完全苏醒,除非有奇迹……”

“什么都要靠奇迹,要你们医生做什么?!滚!”岳承廷一把推开他,将病房里的医护都赶了出去。

病房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岳承廷握着周希蔓的手,看着她的眼中满是担忧和痛楚。

“绮绮,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快点醒过来好不好?绮绮……”

这近乎哀求的话语让周希蔓皱缩成一团的心脏,紧得发疼,可却没一丝感动。

她怎么会为亲手推她下地狱的阎罗,感动呢。

天色破晓时分,赵凡闯进了周希蔓的病房。

他粗重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r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