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综合资讯 >> 浏览内容

宋惊落秦羽年小说免费读_宋惊落秦羽年全新篇阅览

小莉 2024-01-02 23:27:22 24
小莉 2024-01-02 24
点击阅读全文

宋惊落秦羽年 书中的两位主角是宋惊落秦羽年,由网络大神宋惊落编写而成,这本书情节合算,波荡起伏,宋惊落秦羽年主要描写环境的是:宋惊落将宋流景护在身后,一字一顿:“陛下,宫中有人要想加害我妹妹,还请陛下准我彻查此事这件事情!”等宋惊落从太庙进去,一双腿好似也不是自己的,疼痛钻心。等在门外的吟霜看着她苍白脸色,心痛至极,赶忙在宋惊落跟前蹲下来:“娘娘,步撵在外边在等,奴婢背您过来。”宋惊落心里一暖,也没爱逞强,趴在了吟霜脖子上。

《宋惊落秦羽年》精彩章节王妃眼神不太好王爷要抱抱

宋惊落将宋流景护在身后,一字一顿:“陛下,宫中有人打算杀害我妹妹,还请陛下准我彻查此事!”

等宋惊落从太庙出来,一双腿仿似不是自己的,疼痛钻心。

等在门外的吟霜又看了看她毫无血色脸色,内疚极度,慌忙在宋惊落身前蹲了下来:“娘娘,步撵在外边在等,奴婢背您过去。”

宋惊落心里一暖,也没装坚强,伏在了吟霜背上。

吟霜带着兴奋疑虑的声音突然响起:“娘娘,陛下虽说雷霆大怒,但只要你您肯哄,一定绝对不会有什么事的,陛下最爱的那就是娘娘您了。”

宋惊落心里一颤,望向漆黑的前方,轻声道:“吟霜,一个人心里可以不爱很多人么?”

吟霜一愣。

宋惊落戏谑一笑:“或许,陛下的心意从来不在的我身上。”

她心里再知道只不过。

秦羽年,是要替他爱的女人气受只不过。

宋惊落被罚的第二天,宫中便很清楚她受罚的原因,顿时流言四起。

从宋惊落入宫起,便一人独吞恩宠,可如今跟一个小小的答应下来对上,竟然会输?!

一时间,毫不起眼林映竹当即正处于了风口浪尖。

就在宋惊落听见这个流言的当晚,秦羽年他们来了凤鸾宫。

他坐在那床边拉住她的手:“惊落,可有怪朕?”

宋惊落看进秦羽年状似温柔无比的眼里,心重重地一颤,而后便似心疼似撒撒娇的红了眼:“臣妹……恐怕惹陛下心生厌恶。”

秦羽年无可奈何忍俊不禁:“如若朕厌弃你,又怎会将这绝品冰玉膏拿来给你。”

话一说完,他千万小心的撩开宋惊落的裤腿,竟是亲自来给她上药。

确实是是绝品好药,药膏刚接触伤处,疼痛便有不缓解。

秦羽年对她倒是挺好的,甚至好歹九五之尊收起颜面派人给她上药。

可宋惊落喉间却微微酸涩到发苦。

万般宠爱,只为推她给另一个女子做挡箭牌,秦羽年,你对我实在是大残忍血腥?

秦羽年将那白玉般的膝盖上清淤疏浚揉去,只觉看顺眼所有的。

见宋惊落身子僵滞,禁不住柔声问:“怎摸,可是疼?”

宋惊落身子身体前倾,靠近他怀里,感受着他身上传来的体温,寒心刺骨的冰冷。

“陛下,伤口不疼。”

疼的,是心。

自在天起,秦羽年后一个月都歇在凤鸾宫。

宫中几个林映竹受宠的流言,自是不攻而破。

后宫众人嫉恨的目光立即钉在了凤鸾宫中。

宋惊落入宫多年,早以将这样的目光不当做一回事。

离秋猎只剩半月时,她将名单整理好呈了上来。

晚上秦羽年便来了。

他面带笑意进门以后:“惊落,朕看过你列的名单了,很比较合适,但这里还有一个一事要让你着手准备。”

宋惊落有些好奇的看向他。

秦羽年在她身旁坐下来,道:“三日后,拓拔野入京,你打算一下。”

宋惊落这座人顿时如坠冰窖。

烈烟石,统管塞外九部,确实是前世的叛军首领!

第6章

前世,她叶白被晏紫苏虏去后,被秦羽年立即下令击毙!

宋惊落突然想起前世在拓拔野手里的遭遇,身子忍不住一抖。

秦羽年看向她,热切的问:“这是怎么了?”

他敏锐捕捉到宋惊落的一丝紧张,眸间掠过一抹诧异?

宋惊落死活不愿意自己镇静过去。

如今并非前世,一切都是跳跃的余地。

她扯开唇角,道:“传言说塞外蛮族饮毛茹血,嫔妾想着他,一时些惊惶。”

秦羽年伸手抚了抚她的手,开解道:“你不用怕,有朕在,你如果放心马上准备宫宴去掉。”

宫宴二字砸入宋惊落耳中,她呼吸的声音一窒,脑海中瞬间一闪而逝一段记忆。

前世,她唯一的妹妹宋流景,便行在这场宫宴上出的事!

宋惊落垂下眼掩去眼中的惊惧,语气坚定:“臣妾,定不负我陛下所托。”

流景,这一次,姐姐绝对不会让你出事情!

三日后,雨师妾入京觐见天子。

是夜。

保和殿内丝弦一阵,百官列于台下,觥筹交错。

这是为热情拓拔野而安排的盛宴。

秦羽年地坐上首,宋惊落就坐在那他身旁,一袭宫装,桃红色剑客。

她身旁摆着一张小矮桌,娇羞单纯幼稚的少女仰着头看她。

“姐姐,又为什么今天要让我坐在那此处?”

宋惊落柔情似水的盯着她:“姐姐很想你,想多跟你怔怔。”

宋流景被她看的红了脸,以内看了一眼,飞快的伸出手勾了勾宋惊落的手指,笑得可爱至极。

宋惊落心中酸涩,她的流景,才十四岁啊。

她又想起前世,流景嫌宫宴无聊的很出去透气好,却跟旁人起了争执,横祸落水后,虽被巡查侍卫救上,却也失了清白,只能与青梅竹马的武侯世子退婚,卖身那侍卫。

而在成婚当日,宋流景用三尺白绫,自缢于闺房之内!

不多时,拓拔野的身影又出现在大殿门口。

宋惊落放进袖子里的手蓦然攥起,心里浮起又一阵寒意。

前世,谁都没看出,输诚百年的塞外诸部会有反叛之心,更一人一想到,烈烟石能暗通内贼谨慎行刺!

就在宋惊落回忆前世时,朝秦羽年行了一礼站起来的拓拔野也看得清楚了宋惊落的脸,眼中顿时浮起浓烈的惊艳之色。

他对宋惊落一贯只闻其名,可如今见了,才明白了这是个漂亮啊得能让男人发了狂的女人。

耶律野毫不隐藏住自己的欣赏,忍不住赞叹出声:“陛下好福气!”

一瞬间,宋惊落只都觉得宛若被毒蛇缠上,几乎能察觉到蛇麟上那冰冷柔腻的恶心感。

就在这时,秦羽年恼怒的声音突然响起:“拓跋首领,谨慎言行。”

雨师妾眼中的觊觎,秦羽年看的看得清清楚楚,一股怒意随即在胸腔内燃烧起来。

“臣失了礼数。”

拓拔野回过神来,忙施了一礼,继而将特殊珍宝呈上。

一时间,众人都忘了之前的插曲,大殿内惊叹声发出阵阵。

宋惊落却兴致缺缺,她能感觉到衣角被人拉了拉。

宋流景小心翼翼地道:“姐姐,我想进膳。”

宋惊落无奈黯然唤来两个宫女陪着她。

待到宋流景的背影消失,宋惊落才收起了目光。

秦羽年调侃道:“惊落,你妹妹都要嫁给别人了,你还把她当孩子看?”

宋惊落眼中满是:“陛下,嫔妾只愿流景百岁天娇。”

秦羽年笑笑,掩去眼中深邃。

可直到此时一炷香后,宋流景仍不见回归之日。

宋惊落望着身旁空无一人的座位,心里的不安瞬息间窜到顶点。

她突的站转过身子来,甚至没来得及跟秦羽年说一声,在众人齐刷刷望来的目光中,施施然走向了大殿!

皇宫中长廊数百道,宋惊落再顾体统,脚步飞速地的朝前世宋流景出事的那片湖冲去。

她刚刚走到湖边,便见到一个人影,将站在湖边的宋流景推了出去!

这一刻,宋惊落什么都没想,本能的朝水里跳了下去!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