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综合资讯 >> 浏览内容

最新热搜《墨元星柳青曼》最新章节无弹窗_墨元星柳青曼(柳青曼墨元星)全文全本阅读目录_(墨元星柳青曼)最新章节

小燕 2024-03-01 10:44:43 17
小燕 2024-03-01 17
点击阅读全文

墨元星柳青曼 》小说完结全文阅读,此书的主要人物有 柳青曼墨元星 ,是由柳青曼倾力编写。本书内容无与伦比,丹青妙笔,非常吸引人。小说精彩阅读:墨元星微微蹙眉,拿起佛珠,那一刹那,心底便有了放松的感觉。“施主官居高位,杀孽重,这自然于你有碍。”“本官很好。”“不过是你身边的人替你受了罢了!”墨元星一头雾水,下意识的攥紧了手中的佛珠。“那本官便收下了。”方丈微笑着点头。“拿上这串佛珠,施主便可以见到你想见之人。”“本官并未有任何想念之人。

封面

《墨元星柳青曼》精彩章节试读

墨元星微微蹙眉,拿起佛珠,那一刹那,心底便有了放松的感觉。

“施主官居高位,杀孽重,这自然于你有碍。”

“本官很好。”

“不过是你身边的人替你受了罢了!”

墨元星一头雾水,下意识的攥紧了手中的佛珠。

“那本官便收下了。”

方丈微笑着点头。

“拿上这串佛珠,施主便可以见到你想见之人。”

“本官并未有任何想念之人。”

墨元星将佛珠戴在手腕上,双手负在身后,一手抓着手腕,心绪暗潮翻涌。

方丈笑得更有深意。

“请。”方丈掌心向上,五指朝着外间。

神奇的是,墨元星出来的时候,风雪已停。

……

墨府搭建起了灵堂。

墨元星向圣上要来了十日假期。

接下来的几日,前来墨府祭拜的人,络绎不绝。

墨老夫人带着白色头戴,坐在堂内,嬷嬷帮着按摩头部。

“青曼不是说已将她休了,怎地去一趟永州,便将那玉氏的尸体迎了回来。”

“老夫人,只是一个死人,也占不了多少地,主子无需介怀,还是想想如何帮少爷匹配一福寿双全,贤良淑德的女子。”

嬷嬷安慰道。

片刻后,墨元星身着一身常服进来给母亲请安。

墨老夫人见到墨元星的模样,愣了一愣。

现在全服上下都为柳青曼披麻戴孝,是墨元星的命令,但偏偏他本人,却丝毫不见悲伤。

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心里是如何想的?

“你可伤心?”

墨元星负手站在堂下,抬眸问道:“母亲,您觉得她死了?她的丫鬟说她是病死的,您可曾见过她生什么病,她究竟是不是真的死了,还未可知。”

墨老夫人脸色大变,“青曼,柳青曼已经死了,你不愿意接受真相,是否……”

他竟是不愿相信柳青曼已经离世。

是否心里有她?

墨元星似乎是知道她要说什么,先一步阻止道:“是儿子失态了,她已经死了。”

墨老夫人觉得为墨元星娶妻一事刻不容缓。

“纳妾一事,你已然拒绝,现墨氏已走,你有何打算”

墨元星垂下眼帘:“锦衣卫刀口舔血,儿子只想为圣上效力。”

老夫人叹了一口气:“你当真要让墨家断后吗?”

墨元星心一沉,莫大的无力感让他攥紧了拳头。

“母亲是何意。”他沉声道。

墨老夫人缓缓睁开眼,心中已然有了决定:“听闻兵部尚书家的嫡女才貌双全,很是不错。”

9

墨元星看着地上的灰尘,抬脚便从那片灰烬上踏了过去。

他来到床边,合衣而躺,闭眼睡去。

他倒要看看柳青曼离了自己,该如何自处。

寅时,墨元星迷迷糊糊中,好似看见柳青曼身处一片黑暗之中,盈盈向他告别。

“墨大人,我走了,往后望你一切安好……”

说完,她的身影便慢慢散去。

墨元星心一阵绞痛,猛得惊醒坐起,才发现刚才是在做梦。

他捂住还在抽疼的心口,不断的喘着气。

墨元星坐在床沿,双手撑着张开的膝盖,许久才平静过来。

他看着那堆残灰,再也睡不着,穿好衣服去了玉府。

天空泛起微誩

微亮光,玉府门庭冷落。

这次,墨元星没有犹豫,一脚踢开玉府的大门。

一阵冷风吹过,卷起珠帘,没有关紧的门被吹开。

厅堂内,清冷寂寥一览无余,没见到半个人影。

墨元星皱眉走上前去,环顾四周,只觉心底莫名恐慌。

倏地想起过往的种种把戏,他攥紧了拳头:“荒谬!”

说完,他便快步离开,丝毫没有注意到床脚那一滩触目惊心的殷红。

又是一夜。

墨元星再度惊醒,额头布满了细汗。

他又梦见柳青曼和他道别,这次的梦更加清晰。

甚至还梦到了玉家的墓碑。

几日后。

墨元星办差和夏莹路过玉府,只见府门前积满了残雪,更加破败不堪。

他眉头紧蹙:“去查查,这里……的两人去了何处?”

夏莹见他问起柳青曼,面色微异。

“大人何必查,玉家满门皆被处斩,玉……墨夫人能去哪呢?应该回墨府了吧。”

墨元星豁然开朗,连日来的阴霾逐渐散去。

是啊,柳青曼除了玉府,便只能回墨府。

看来她是乖乖回去了。

墨元星微不可见的勾起嘴角。

“你通知下去,差事办完,该启程回京汇报了。”

“是。”夏莹的回答,又不易察觉的失落。

众人很快启程回京。

墨元星回京先进宫去向圣上汇报,便带着赏赐回府。

推开竹院的门,室内空无一人,只有一抹残阳,卷着灰尘。

墨元星手握拳,脸色沉得能滴出黑水来。

目光忽然又瞥到了静静的待在妆奁上的黑色木盒。

他走上前打开,又看壹扌合家獨βγ

到那墨遗书,心中涌起怒火。

“啪——”的将盒子盖上。

柳青曼,你不回,就永远别回了!

又过了几日。

已距离柳青曼离府有半月。

柳青曼就像彻底消失在了墨元星的世界里。

以往墨元星出去办差,也有这么久见不到她,却从来没有这么强烈的失落感。

荷苑。

墨老夫人趁着墨元星在家,邀请了众位大家闺秀来家中赏荷。

美其名曰赏荷,其实是给墨元星相看,挑选新的墨夫人。

锦衣卫等人也受邀前来。

墨元星和众人坐在中央的亭子里,亭外风景美如画,他却无心多看。

“墨大人,你真的要成亲了?”

夏莹小心翼翼地问道。

毕竟开始相看了,应该过不了多久就会过文书,不管娶的是谁,总归不会是自己了。

墨元星抿唇,将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浑身散发着冷意,同时身上还有一股颓意。

看着满院子的闺秀,他才有了一种真实感。

柳青曼好像真的不会再回来了……

众人见他浑身散发着冷意,也不敢多说。

这时,从墨元星的崴筆

袖中掉出一墨书信,字迹娟秀,应是女子所写。

一人调侃道:“大人,这不会是之前的墨夫人留给你的吧?遗书?这……”

夏莹瞳孔骤缩。

她想起在永州见到柳青曼时,她的肤色便白得近乎透明。

手腕上的青筋清晰可见,身子削瘦不堪,以及不断的咳嗽。

现在回想起来,她似乎猜到了什么。

“大人,您打开看过了吗?”

“全是假话,何须在意。”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