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综合资讯 >> 浏览内容

沈妙墨弘臻(沈妙墨弘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_沈妙墨弘臻最新小说

xiaoxin 2023-12-07 22:03:22 10
xiaoxin 2023-12-07 10
点击阅读全文

还未反应过来,这人拉着沈妙就飞了出去。

这下是最坏的结果了,不仅放跑了刺客,还搭上了公主。

第二十五章 洞口

迟郁拼尽全力将沈妙拉到了一个山洞里,剧烈的疼痛使得他缩到了一团。

见状,沈妙马上往外逃,不过刚走了两步,脚突然被迟郁给拉住了,她拼命挣扎还是没有挣脱掉。

她低头正好看到了缩作一团的迟郁,剧烈的疼痛已经让他丧失了思考的能力,也就只能凭借意识里地东西,拼命抓住的自己脚踝,旁的根本不知。

随后她蹲下来,将迟郁的手指一个个掰开。

由迟郁只能随她去,根本没有力气去阻止。

沈妙解脱他的钳制之后,拼命往外跑,但是到了洞口却被突然落下的迟郁拦住了去路。

他的身体已经将毒药完全化解,现在只是有些皮外伤,根本就没什么大的影响。

沈妙吓得连连后退,她不知道这人会对自己做什么,整个人充满了恐惧。

“你是公主,小皇帝的妹妹?”

迟郁虽然在笑着,但是体内却透露出一股阴寒之气。

沈妙摇了摇头:“你认错人了,我只是一个宫女。”

“那他们为何都叫你公主?”

“因为……因为这样你就可以中圈套了。”沈妙心中腹诽着,总算想到一个办法。

迟郁没有说话,沈妙就更加笃定自己赌对了。

“这样,我带你去找真公主。”沈妙一直盯着洞口。

“是吗?”迟郁虽然没有见过公主,但是凭着几十个御林军保护,眼前这个人绝对就是他们口中的公主。

不过让迟郁感到奇怪的是,不久前公主在皇陵落葬,怎么可能还活着?

沈妙墨弘臻(沈妙墨弘臻)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_沈妙墨弘臻最新小说_笔趣阁

“嗯。”沈妙点了点头。

“可是,我为什么听说公主死了?”

沈妙一愣,他们连这个消息都知道,看来盯着皇家很久了。倘若不能及时除去,必为祸害。

“对,公主死了……”沈妙说着坐到了旁边的石块上,余光还在瞥着迟郁。

看来现在想要出去是不太可能,那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迟郁看她不想说实话,只好陪她做个戏:“那他们为何会叫你公主?而你为何又会承认?”

沈妙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反问道:“那你为何去刺杀皇上?”

“受人之恩,忠人之事。”他倒也不辩驳,直接承认了。

沈妙笑了:“既然是同道中人,何必相互为难?”

“同道中人?我记得刚才你可要置我于死地。”迟郁突然哈哈大笑:“沈妙,你在这跟我演什么戏?”

他不想再跟她闲扯,将她带来本不是自己的本意,只是为了自保。

但是现在看来收获颇丰,沈妙既是皇帝的亲妹妹又是秦恪寒的妻子,随便威胁哪一个都可以顺利完成任务。

沈妙没有料到他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你说用你去威胁秦恪寒,让他自杀他会不会答应?”

这句话仿若有千斤重,狠狠地砸在沈妙的心里。

她心中咯噔一下:“他肯定不会答应。”

“何以见得?”

沈妙觉得很可笑:“他心里没我……”

“那唐熙丰这个小皇帝呢?”

“不行!”沈妙突然夺过迟郁手中的刀,抵在自己的丽嘉脖子上:“只要你拿我去威胁皇兄,你信不信我马上死在你面前!”

唐熙丰已经为她付出太多,她万不会再让自己成为别人威胁他的工具。

迟郁站在她面前,一副看戏的表情,笑着道:“放心,我不会让你死。”

沈妙心中咯噔一下,冷冷道:“如果一个人想死,你觉得你可以阻止得了吗?”

第二十六章 茅草屋

迟郁没有说话,这个他很清楚,想阻止一个人去死是世上最困难的事情。

杀人的法子他有一万个,但是救人的却一个也没有。

沈妙也重新坐到刚才的位置上,心里莫名有些闷。

皇宫。

秦恪寒站在大殿之下,因为唐熙丰的急召,他心中也有些着急。

唐熙丰急匆匆从里面赶出来:“请贺大人务必尽快抓到刺客!”

他刚才听御林军来禀报,说沈妙被劫持了。

他突然想起了三年前,他真的很害怕往事重现,这已经是因为自己第二次连累她了。

但是他答应了沈妙绝对不让秦恪寒知道她还活着,所以就万不会说出去。

虽然说秦恪寒会有些奇怪,但是仍旧会尽力搜寻,这就够了。

“是,臣一定全力搜捕!”

秦恪寒并没有多问,他本就不是多事之人。

他直接去了都尉府,将所有的锦衣卫召集了过来。

自上次跟迟郁交过手之后,他就画了画像,虽然不多,但是京城之内足够张贴。

而新月派这次来的目标是皇上,那就肯定会在京城附近活动。

现在就要将入京的要道严查防守,确保每个进来的人都可以确定他们的身份。

京城内各个要道上都有人把守,迟郁刚到城门边就看到数十位锦衣卫围在那里,看来昨夜他将沈妙带走,唐熙丰已经知道了。

秦恪寒到底知不知道,这他不敢确定。

他只是不明白他们几个究竟是怎么回事。

当初陈冰言求他成全时,口口声声说秦恪寒喜欢她,要跟秦恪寒过正常夫妻过的生活。

但是当时小皇帝已经将公主沈妙赐婚给秦恪寒,他就想或许只是君命难违,秦恪寒对沈妙并无感情。

但是当他看到陈冰言被秦恪寒关到诏狱,受尽折磨,当时的爱人视她如同恶魔一般敌对。

他突然很想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沈妙刚要进去,就被他给拉住了。

他给沈妙换了一身男装,并且还带了斗笠,只要她自己不说不会有人认出。

当然现在到处都是锦衣卫,沈妙也绝对不想暴露自己。

她随着迟郁到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这里有一个茅草屋。

房子很破旧,外面的菜园也已经干涸,看来是好久没有住过人了。

沈妙盯着看了好久,被迟郁推着到里面。

里面并不是她想象的凌乱不堪,而是整洁干净。

就是东西极少,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两个凳子。

看来这就是他们接下来会住的地方。

出神的空隙,迟郁突然往她嘴里放了一个小药丸,等她反应过来已经吞下去了。

“你给我吃的什么?”沈妙拼命咳嗽,可还是于事无补。

迟郁笑了笑:“只是防止你逃跑的一种方式而已。”

沈妙心中莫名苦涩,上次被挟持那人也是给自己吃了什么东西,这次还是。

怪不得是一个组织的!

“放心,我不会逃。”

现在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xin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