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综合资讯 >> 浏览内容

情落凝成霜小说免费完结_沈霜妍谢墨翎小说目录

小琪 2024-03-02 06:08:37 18
小琪 2024-03-02 18
点击阅读全文

《情落凝成霜》小说完结全文阅读, 沈霜妍谢墨翎 的书名叫情落凝成霜,是作家沈霜妍编写的一本完结作品。本书内容描绘丰富,跌宕起伏,内容丰富多彩,非常吸引人。沈霜妍谢墨翎小说精彩阅读:凉风袭袭,院中树叶哗哗作响。谢墨翎说完那句,又看向沈霜妍冷冷地补充道:“你放心,你是皇后这一点永不会变。”沈霜妍看向他的背影,痛楚从指尖直达心底。“陛下走吧。”她闭上眼,哑声说道:“不必再来看我。”这话说得古怪,谢墨翎却并未在意。他只以为沈霜妍还是生气了。但他也知道,她从来不会生他的气很久。

封面

《沈霜妍谢墨翎》精彩章节试读

凉风袭袭,院中树叶哗哗作响。

谢墨翎说完那句,又看向沈霜妍冷冷地补充道:“你放心,你是皇后这一点永不会变。”

沈霜妍看向他的背影,痛楚从指尖直达心底。

“陛下走吧。”她闭上眼,哑声说道:“不必再来看我。”

这话说得古怪,谢墨翎却并未在意。

他只以为沈霜妍还是生气了。

但他也知道,她从来不会生他的气很久。

谢墨翎回头看了一眼,沈霜妍面色苍白如纸。

但只一眼,他便已收回视线,转身离去。

他走后,沈霜妍起身拿起桌上的白色瓷瓶。

忍痛走到了院中那棵参天古树下。

那树垂垂老矣地立在风中,仿佛已经气数不多。

沈霜妍打开瓶子,将那药尽数倒在树根之上。

冷风吹来,她弓腰咳了两声,喉间已是一片腥甜。

沈霜妍丢了瓶子,扶着干枯的树身缓缓下蹲,去刨树根处的土。

指尖渐渐有血渗出,她却浑然不觉般,最终刨出来一坛酒。

酒不知好坏,坛子上写着“龙凤”二字,是谢墨翎的字迹。

沈霜妍就地坐下,掀开了坛口。

酒水清冽,她却闻不到香气,只因她自中毒后就失去了嗅觉。

她举起坛子,灌入一大口。

“咳……咳……”

酒烈异常,呛得她又咳起来,酒香混着腥甜在喉间流淌。

“好酒!”沈霜妍赞叹。

她想起几年前,和谢墨翎埋完这酒的第二天,周芝明便找到她。

他说:“深宫于你并不适合。”

自己答她:“既已选择,便是无悔。”

如今,她仍旧不后悔,只是好像从一开始便选错了。

就着天边的残月,沈霜妍灌下一 kou kou 酒,泪水也已湿了满面。

……

天亮,太医慕易照例来请平安脉。

只是这一次,他格外高兴。

一进殿门,顾不得行礼,便激动地开口:“娘娘,有救了!我找到一张百年前的药方,只要能找到百仙芝,就能练得解药解毒。”

沈霜妍一愣,竟有些不敢相信。

她对死亡并非完全坦然。

只是为了救谢墨翎中了隐毒后,她只能不断要求自己接受近在咫尺的死亡。

但她也想活。

“这百仙芝可难寻?”她问。

“陛下那里应有,前日番邦进贡,便有番使呈上过一株,但这百仙芝极为名贵,百年难寻,近年来恐怕也止此一株了。”慕易看向她,神色复杂。

沈霜妍心一沉,终究是点了点头,开口道:“我去找他要。”

闻言,慕易才松了一口气,行礼退下。

慕易离去后,沈霜妍本要去寻谢墨翎,周芝明却来求见。

随之带来的还有一库房的药材。

沈霜妍想要推辞:“多谢周监正好意,我恐怕受之有愧。”

周芝明看着眼前人,只觉得往日那个潇洒肆意的姑娘早已不见。

神色一黯,开口道:“臣为娘娘卜了一卦,娘娘如今离宫,还有生机。”

沈霜妍一愣,还是摇了摇头:“我……我暂时不能离开。”

周芝明眸色更暗,点了点头便转身要走。

沈霜妍莫名有些慌张,张口喊道:“芝明…谢谢你。”

周芝明脊背一僵。

两人之间已很久未互称姓名,一时间只觉恍如隔世。

用尽所有力气,他才没有回头。

养心殿。

沈霜站在殿中,有些局促地开口:“陛下,前日是否有一味百仙芝的名药进贡上来?”

谢墨翎眼神微眯,看了她一眼:“是,又如何?”

沈霜妍攥了攥帕子,才决定从头讲起。

“陛下可还记得沂水一战?当日陛下重伤,昏迷不醒。”

“战场上凶险无比,是臣妾为陛下挡了毒箭。”

谢墨翎漫不经心地听着,眼底冷意却更甚。

淡淡开口:“你说这个,是想用救命之恩来换百仙芝?”

7

殿内灌入一阵冷风,那话直直撞进沈霜妍耳中。

像针尖儿细细密密地刺入心脏。

但她还是咬了咬唇,接着开口:“没有百仙芝,我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只有用百仙芝练得解药,方能解毒。”

谢墨翎皱紧眉,似在考虑。

这一刻,沈霜妍觉得自己像一个贪婪的无耻之徒。

可她要的,本就是谢墨翎欠她的……

忽然,殿外传来一道惊慌的娇呼。

“陛下,你在哪儿?”

沈霜妍还未反应过来,谢墨翎就已经猛地站起,朝殿外走去。

她看见谢墨翎将清瘦许多的乔兮倩疼惜地抱在怀里,柔声问:“怎么了?”

“醒来后陛下就不见了,臣妾好怕。”

乔兮倩紧紧环住谢墨翎的腰,轻颤的声线自带娇媚,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为之倾倒。

谢墨翎温柔得像变了个人:“别怕,我会永远保护你。”

沈霜妍在他们身后,强忍心底酸涩,移开视线。

却正正好看见墙上两人紧紧相拥的影子。

眼底酸涩已再次涌上,她垂眸强抑,才不至于失了体面。

安慰了好一阵,谢墨翎正要带乔兮倩回长春宫,才忽然想起沈霜妍的存在。

“你先回去吧,这件事之后再说。”扔下这句话,他拥着乔兮倩径直离开。

沈霜妍默立良久,才慢慢走出养心殿,表面一片平静。

回到坤宁宫。

沈霜妍突然一下栽倒在地,翠香大惊失色哭着去找太医慕易。

她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少日,只是在醒来时,榻前侍奉的只有翠香和慕易的药童。

“娘娘,你怎么样?”翠香声音哽咽。

沈霜妍摇了摇头,望向药童问:“你师父呢?”

药童瘪着嘴,眼圈顿红:“陛下要师父炼丹,师父不肯,陛下就把师父关进地牢了,娘娘,你救救师父吧……”

沈霜妍心中蓦地一颤,莫名地不安。

直接开口:“翠香,服侍我起身。”

地牢。

沈霜妍看着眼前伤痕累累的慕易,又惊又怒。

“慕易,慕易……”

她叫了几声都叫不醒,急忙命令看守:“把门打开!”

看守一惊,忙准备上前开门。一道冷厉的声音却从后传来。

“我看谁敢!”

沈霜妍转身,看见谢墨翎冷脸走了过来。

她哑声质问:“你为何关他?”

谢墨翎没有回答,只说:“与你无关,离开这里。”

沈霜妍挡在牢前,一动不动。

僵持间,慕易虚弱的声音在牢内响起:“娘娘,陛下要用百仙芝给长春宫娘娘疗养……”

沈霜妍大脑一片空白,看向谢墨翎的眼神盛满不可置信。

她直直盯着谢墨翎的眼睛,可他却心虚地移开视线。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