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综合资讯 >> 浏览内容

徐秋池谢敬淮小说免费赏阅完整版_徐秋池谢敬淮全文阅读大结局_(徐秋池谢敬淮)最新章节

小芊 2024-03-23 08:37:07 9
小芊 2024-03-23 9
点击阅读全文

徐秋池谢敬淮 》大结局提前知晓,本书的主角是徐秋池谢敬淮,它是徐秋池打磨的现代言情书籍。这本书的作者妙语连珠,妙笔生花,实力推荐。小说章节内容介绍:第二天,直到徐秋池准备午饭时,谢敬淮才回来。走进厨房,见到徐秋池,谢敬淮先是上前帮她烧火,接着才斟酌开口:“昨天晚上对不住,是我……”“没关系的!”徐秋池一边麻利切菜一边打断了他,神色自然,没有半点在意的样子,她笑笑说:“我理解的,你不用放在心上,我看了电影,挺好看的。

封面

《徐秋池谢敬淮》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直到徐秋池准备午饭时,谢敬淮才回来。

走进厨房,见到徐秋池,谢敬淮先是上前帮她烧火,接着才斟酌开口:“昨天晚上对不住,是我……”

“没关系的!”

徐秋池一边麻利切菜一边打断了他,神色自然,没有半点在意的样子,她笑笑说:“我理解的,你不用放在心上,我看了电影,挺好看的。”

谢敬淮接下来的话都被她堵住,心莫名烦乱起来,只好鼓着劲往灶里添柴火。

就在这时。

院子却突然传来敲锣打鼓的声音。6

徐秋池冲出去一看,竟是林序维又来了。

而这一次——他竟是来给徐秋池送锦旗的!

“徐女士,这是我们学校给你送的锦旗。”

谢母原本对徐秋池擅自捐书还有点想法,毕竟好几千块呢。

如今见到这锦旗倒是喜笑颜开了,忙推徐秋池:“秋池,赶紧接下!”

徐秋池看着那大红色的锦旗,有些无措:“还搞这么隆重……谢谢您……”

“应该的。”

林序维被迎到正屋坐下,又递过来一个本子给徐秋池:“这个是我收拾书时发现的,是你丈夫的吗?”

徐秋池看了眼,是自己的练习册。

她更不好意思了,忙说:“是我的,我自学的时候,不太会做的题。”

之前有谢敬淮教她,现在谢敬淮不在,她有问题基本靠自己解决,但也有靠自己不懂的问题,她就都抄了下来。

林序维听了,眼里却有些诧异。

这本子上几乎都是大学的高等数学题了啊……

这几年,随着改革开放,国家对学术接轨国际越来越重视,林序维自己也是立志将国内数学推上更高的地步,自然乐意看见更多的人喜欢数学。

见徐秋池求知若渴,他开了口。

“我可以教你。”

“真的吗?!”

林序维直接给她讲解了一道题,本没期望徐秋池能一下听懂,但从她的反馈中,他看得出来她竟是很容易就听懂了,甚至直接举一反三!

林序维原本平静的眼中一亮,看徐秋池的眼神变了。

徐秋池还以为林序维是嫌弃自己了,忙收起本子:“我这点小问题还麻烦院长您教,实在是不好意思,是我太笨了。”

林序维却摇头,语气坚定:“不,你很有天分。”

这是她人生里,第一次,有人这么坚定的肯定她。

“如果你对数学有兴趣,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尽管到学校来找我,这是我的联系徐式。”

林序维直接递出了邀请。

徐秋池脸上一片红,不知是激动,还是羞赧,只结结巴巴应了:“好,好。”

林序维走后。

谢父看着锦旗喜上眉梢,喊谢母:“快快快!把这锦旗裱挂起来!”

谢父脸上神情比谢敬淮成为万元户回来那天还要开心。

全家人都开开心心,只有谢敬淮看着徐秋池红晕未消的脸,心里不舒服。

“人家客套几句,你不会就当真了吧?”

徐秋池捏紧了本子,没吭声。

见此,谢敬淮心里更是烦乱至极。

他跟她最多算朋友罢了,自己现在这样是在干嘛呢!

经过这一遭后,好几天两人氛围都沉默怪异。

这天晚上。

谢敬淮在饭桌上提出:“爸妈,我之后想要去深市长久发展。”

徐秋池一怔,看向日历:1983年9月23日。

是这天没错了。

没人知道,这次谢敬淮去了,至少五年不会再回来。

一切还在按照之前两世的轨迹在走。

饭桌气氛异常沉静,但比起上次,今天的气氛显然缓和不少。

谢父深深看了谢敬淮一眼,道:“要去可以,但你要带秋池一起过去!”

谁料话音才落,就被谢敬淮一口否决。

“不带。”

这坚决冰冷的两个字,重重砸在了徐秋池的心上!

第9章

谢父脸色顿时变得铁青。

他重重一拍筷子,震怒道:“你敢不带?秋池是你媳妇儿!你带着她天经地义!”

徐秋池却很平静,反而拦住了谢父。

“敬淮刚去深市发展肯定忙,我跟着过去反而会拖累他,就让我在家里照顾你们二老,敬淮去深市也安心点。”

谢父沉下脸来:“不可能!说什么都没用!谢敬淮,你要是不带秋池,就别想走!”

谢敬淮脸色也冷下来,他瞥了徐秋池一眼,语气冷漠:“她能有什么用?”

徐秋池脸色一瞬苍白。

这顿饭注定又是不欢而散。

徐秋池还能记起谢敬淮看她的那一眼,跟前两世他看她的眼神一模一样!

徐秋池心里又苦又涩,难过不已。

她翻出题册来,靠写题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可大概是连老天也想捉弄她,没写上几题,笔尖就坏了。

盯着不出墨的笔,徐秋池眼圈红了。

这一幕落在旁边的谢敬淮眼里,他目光停顿了下,又收回视线。

接下来这些天。

谢敬淮外出办事,徐秋池去摆摊。

徐秋池平时摆摊没事时就会自己做题,从那天后,更是总能碰见林序维。

林序维会花十几分钟的时间教她题目。

因此,徐秋池对他也是愈发心怀感激。7

徐秋池照常跟林序维讨教题目,这一幕却恰好落在不远处特意来找她的谢敬淮眼里。

谢敬淮远远看着,手上还拿着刚从国营商店新买的长虹钢笔。

徐秋池始终没发现他,和林序维正相视而笑。

不知为何,谢敬淮看着只觉得刺眼极了,黑着脸转身就走了。

晚上回到家。

徐秋池脸上容光焕发,做饭也心情很好的样子。

谢敬淮看不顺眼,便回了房间。

一眼便看见徐秋池桌上放着一支钢笔,竟是一支派克高级定制钢笔,他下意识拿起一看,就见笔帽处刻着一个‘林’字!

谢敬淮瞬间黑脸。

吃过饭后。

徐秋池去给谢敬淮洗衣服,摸了把口袋,却发现里面装着一支长虹钢笔。

她没多想,拿着笔去还给谢敬淮:“钢笔这么贵重的东西,要收好。”

谢敬淮接过,态度冷淡。

“我要送人的,你别弄坏了。”

好心还笔,却换来这样的反应。

徐秋池愣了下,心尖泛苦。

见他转身要走,徐秋池揪着衣服,犹豫了下,还是喊住了他——

“敬淮,林院长今天说,要推荐让我去参加国际奥数竞赛,你觉得……”

谢敬淮回头,不难发现徐秋池在提起林序维时眼里涌现出的崇拜。

他沉下脸来,语气更加不好。

“你自己的事不必跟我说。”

徐秋池一怔,眼里期待的光黯淡下来。

她低下头,掩下心里的苦涩,再说不出后面的话。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