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综合资讯 >> 浏览内容

感悟程与菡余子昂的程与菡余子昂之美:程与菡余子昂最新篇章,免费限定!

小婷 2024-01-05 08:48:14 19
小婷 2024-01-05 19
点击阅读全文

拉风新书 程与菡余子昂 由网络大神程与菡所编撰,它的内容结构层次分明,引人入胜,它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书籍,程与菡余子昂的主角是程与菡余子昂,本书的不精彩章节详细介绍:政委瞪大了眼睛,但很快他说话,余子昂再继续道。这种程家的小小姐,是南城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只不过很伤身体,因为从小是在南城慢慢地长大,苏家金尊玉贵地将她娇养慢慢地长大,前不久才网刚从外国出国回来。

《程与菡余子昂》精彩章节重生之甜妻超旺夫

政委瞪大了眼睛,但这时他回话,余子昂继续道。

这样的程家的小小姐,是南城地地道道的本地人。

毕竟身体好,因为从小就是在南城慢慢长大,苏家金尊玉贵地将她金尊玉贵长大,前不久才刚才从外国出国回来。

而她不但会说一口位地的南城方言,甚至连会三国语言!

她和漠河那个十岁之前与姥姥相依为伴的小女人,从头发丝道脚趾,全都没有一丝一毫的相似之处!

但可是偏偏不知您又为何,事实上证据摆在眼前,余子昂我还是肯完全相信。

他的心中冥冥之中莫明奇怪的的预感,这个程与菡,与他的小妻子绝对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一想到这里,余子昂放下了手里的文件,瞧着远方幽冷地琢磨了站了起来。

与此同时的苏宅里。

如余子昂正在思考着程与菡一般,程与菡也对余子昂没有什么好好印象。

饶是她进行过国外放弃自由文化的熏陶,但程与菡的骨子里,却仍然是个民间的女人。

她又不能接受余子昂的行为,所以我只一次几十招,程与菡便在心中为余子昂占下了标签:他是个古怪又骇浪的男人。

就在这时,程与菡的房门被人轻轻的敲门声。

程与菡收手了思绪,扬声道:“请进。”

房门被人可以打开,程逸阳端着牛奶走进来:“与菡,应该还没睡呢?喝杯牛奶吧。”

程与菡笑了笑,伸手接过他手里的牛奶喝了一口,心中却想起了了白天的事情。

她皱了皱眉头,问:“哥,今天白天那个男人是谁?”

程逸阳的心中咯噔一下,但他强装神色自若:“首都余家的孙子,他的爷爷和外公些交情。”

说到这里,程逸阳探手揉了揉程与菡的头,很谨慎道:“怎么啦?怎么突然间问起来他?”

程与菡摇了摇了摇头:“只不过是觉着他很古里古怪,我对他的印象不是太好。”

程与菡说得语气委婉,但是,她对余子昂并不光是印象不是太好,敢问怎地,她分明从来不没以前见过他,但却打心底里要想远远离开余子昂。

听得说得,程逸阳却都觉得松了口气,他道:“你若对他印象不好,以后看不到他应该是了,他是首都人,哥哥听说过他立玄也要调回来了了,日后见个面的机会比较少,你不需要别想太多。”

程与菡听到这里,忽然间又问:“哥,你到过漠河吗?”

第16章

程与菡皱着眉,只总觉得漠河这样的地方十分熟得不能再熟。

她仿似天生就对这两个字有很强大的的亲切感。

余子昂白天说的话在她脑海中仿似回响着,她觉得他说的话很古怪,但却让她的心头难言的感觉一跳。

甚至漠河这个地方,她一旦突然响起,甚至连都会能感觉到心脏泛起淡笑的绞痛。

而那些变化,在碰到余子昂之前,她从来没有有过。

程逸阳皱了皱眉,又兴奋下来:“没有,漠河离我们这里距离了几千里,又是这样的话燥烈的地方,怎摸又想起这里?”

程与菡还不知道该该如何和程逸阳请解释她的状况,只得摇摇头。

程逸阳也就没多问,他等程与菡喝完后了手里的牛奶后站起身来,劝慰道:“别想那你多了,你那是被余子昂影响不大了,睡一觉就完了,你从出生长在南城,哪里到过漠河那种地方。”

程与菡也总觉得程逸阳说得对,随即便继续很纠结,点了头。

程逸阳走向了房间,这才惊觉到后背滴下了冷汗。

他在程与菡的房间门口站了许久,这才重新抬步赶到。

他可不敢在程与菡的面前多提余子昂和漠河这两个东西,假如有可能,程逸阳甚至连希望程与菡永远别碰到余子昂。

而不是像今天白天一样,只差一点,他们不容易顾虑了五年的真相就也要本质暴露了。

只因为,余子昂的猜测也没错。

他看见程与菡并非别人,恰好那个在漠河孤苦无依的瘸腿聋子程与菡!

五年前,他和父亲在漠河救下了濒临死亡的程与菡。

那时候,他们只不过好心,却没料到就这么说机缘巧遇,竞然才发现程与菡和年轻的程母长得一模一样。

原来是,程与菡应该是他们百般寻找风了二十多年的女儿和妹妹!

那时候,他们在漠河找人问到了程与菡的处境,本想替她多多讨个公道,却没料到醒过来的程与菡死去了所有的记忆。

只好他们做出决定忘漠河的一切,将程与菡送回了南城。

从此,她都变成了生长在南城苏家的程与菡,漠河过去的一切,都不能再束搏她了。

……

程与菡睡了一个好觉。

昨晚和程逸阳说了顾虑,程与菡也不再想那你多。

一早醒转后,她便向北出发回火车站接人。

但她没想到,刚到火车站,竟就出现了那个她想再有一面之缘的人。

程与菡望着不远处的余子昂,下意识便皱了皱眉头。

她下意识打算找个地方越过他,但偏生刚有动作,余子昂便视线一扫,发现到了她。

“程小姐。”余子昂穿着军装,迈着大步地朝她走进来,他的眸色沉沉,也地和她打个招呼。

程与菡避无可避,没法口不对心地点了点了点头。

她还没有开口说话,但在心里打定主意,要是余子昂和昨天一样说一些千奇百怪的狂浪话,她一定绝对不会给余子昂留任何一点面子。

余子昂也尚且前段时间太过冲动,所以才这一次,他不再继续那样的话不委婉的将一切都摆在台面上。

他盘算,既然如此程与菡要演戏,这样他就坐在一边程与菡演,一点一点试探过出她的底细。

余子昂听到这里,想罢淡声问:“程小姐这是在等人吗?需不不需要我载你一程?”

程与菡摇了摇摇头,是对余子昂,她本能的打算抗拒:“没有必要了,谢谢啊你的好意。”

说罢,程与菡移开的视线。

余子昂还要再开口说话,但程与菡却根本就不可能不准备给他机会,她看着出站口,突然间眼睛一亮,缓缓抬起手挥了挥:“颜楚南,这里。”

颜楚南?这的确是个男人的名字。

第17章

余子昂沿着那条程与菡的视线看进来。

出站口,一个男人提着旅行袋疾步朝那他们的方向走回来。

他有一张俊美的脸,看起来好像二十几岁的年纪,穿了一件白衬衫,像极一个公子哥的形象。

但瞧着程与菡时,他那双眼睛桃花眼都泛起微不可察的亮光。

余子昂眯缝着眼睛定定看着远处,一眼便感觉敏锐地察觉出了出去。

这些男人,喜欢程与菡。

最终的结论的一瞬间,余子昂的心中立时按响了警钟。

他刚要开口说话,但程与菡却根本不会不打算答理他,将他当成空气般,自顾自自迎了上去。

“怎么样,这一路舟车劳顿,太累了吧?”

程与菡说的是南城本地的方言,温润的软语,余子昂没法连蒙带猜才能清楚她说的是什么。

颜楚南点点头又摇头,他伸出手来耍赖皮版一把抱住了程与菡,咒骂道:“累啊,只不过看见你就不困了,与菡,你不过我的良药啊!”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