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综合资讯 >> 浏览内容

沈清欢萧偃时(沈清欢萧偃时无弹窗)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沈清欢萧偃时)沈清欢萧偃时最新章节(沈清欢萧偃时)

jingyu 2023-12-02 22:15:19 22
jingyu 2023-12-02 22
点击阅读全文

沈清欢却已推开他,大步往前走。

解决完喜袍之事回到东宫,沈清欢一推开门就听到萧偃时的声音。

“你就这么怕我坐不上皇位?还要去笼络萧云祺?”

沈清欢一怔,忙解释:“不过是巧遇。”

萧偃时冷笑,直接起身将她拉到怀中。

“你当真以为你是什么名花、珠宝,往那一站就有人趋之若附?”

“若非你有意勾引,萧云祺怎么三番找你?”

沈清欢心尖似被刀剜,她摇头:“我没有……啊!”

话到一半,萧偃时一口咬在了她的耳垂上,话被打断。

沈清欢浑身瘫软,被抱上床。

沈清欢萧偃时(沈清欢萧偃时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_(沈清欢萧偃时)沈清欢萧偃时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沈清欢萧偃时)

没有任何温柔,萧偃时强势而蛮横地占有了她。

一夜未眠。

清晨时,沈清欢强打精神起身更衣。

又找出沈母的生辰礼,这是她早已备好的,亲手做的护膝。

巳时。

沈清欢跟着萧偃时准备回沈家。

马车上,沈清欢心中忐忑不已,一双手无意识捏得死紧。

直到身边人的宽大手掌覆在她的手上,她才恍然发觉自己竟在发抖。

男人大手的温热似乎传入了心口,沈清欢渐渐安下心来。

到达沈府门前,旁人皆看向她,窃窃私语声依稀传来。

“她怎么来了?不嫌丢人吗?”

“是啊,沈夫人今日特地设宴,就是要当着所有人的面,把沈清欢的名字从祠堂抹去,添上养子的名字!”

沈清欢脚步骤然一滞,似有惊雷炸响在耳畔。

她下意识抬眸看向萧偃时,发觉他神色淡然,毫不意外。

那一瞬,她如坠冰窖。

原来萧偃时早就知道这一切,才特意带她来此。

萧偃时面不改色,抓着她的手继续向前走,径直来到沈母面前。

“参见太子殿下、太子妃!”众人纷纷行礼。

沈清欢挤出一抹笑,从怀中拿出护膝递上前:“……母亲,生辰……”快乐。

话未说完,一杯热茶就泼在了她脸上。

沈母语气厌恶至极:“你怎么还没死!”

第5章

褐色水珠从眼睫淌下,沈清欢狼狈垂着头,僵在原地没有动弹。

沈清欢感受到周遭投来或鄙夷或讥讽的眼神,却因萧偃时就在她身边,而纷纷鸦雀无声,显得气氛古怪至极。

沈母痛恨的目光亦如刀,狠狠划向她的心。

沈清欢抹去脸上水渍,强挤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想要开口。

便被沈母一句话打断:“来人,给我把她赶出去!”

无人动弹。

萧偃时袖手旁观。

这时,却是一位陌生少年走上前,站到沈母身侧,温声道。

“母亲,这大好的日子,还请您莫要生气。”

沈母这才将憎恶的目光从沈清欢身上移开,拍了拍少年的肩,温声说:“清礼,还是你懂事,记住,你是我沈家的儿郎!千万不可学那些不忠不仁之人!”

沈清欢一下僵住。

那些话都是真的!母亲竟真要让别人代替她!

她的嘴唇微张,喉中一阵发苦。

“太子妃,莫要再给本王丢人。”

萧偃时低沉声音响起。

沈清欢身子一颤,咬紧了唇不再言语。

片刻后,宴会开始。

沈母带着那少年步入沈家祠堂。

乌压压的人群中,头发斑白的沈氏族长拜了老祖宗,请出族谱。

老人的声音沧桑而沙哑。

“据沈氏护国将军夫人请愿,今日将沈清欢自沈氏族谱中除名,新添沈氏清礼为子嗣。”

沈清欢面上血色尽褪,只觉浑身透骨的冷。

她后退一步,突然想逃。

就在此时,萧偃时拉住了她的手,将她扣在原地,一步都无法逃离。

沈清欢只能亲眼看着自己的名字被轻描淡写地划掉,笔尖宛如利刃,将沈清欢千刀万剐。

沈清欢眼前模糊一片,身子狠狠晃了一下,差点跌倒在地。

萧偃时扣住她的肩扶稳了她,俯身在她耳边轻声问:“沈清欢,你后悔吗?”

她知道他在问她后悔什么——因为贪图这太子妃之位的荣华富贵,而不择手段地要嫁给他,导致如今被沈家除名,为天下人所耻笑。

可他忘了,她嫁给他之时,他的太子之位甚至都摇摇欲坠。

沈清欢心口一阵刺痛,许久,她沙哑道。

“从不。”

萧偃时一怔,松开了手。

沈清欢逃也似的离开了沈家祠堂。

沈家与苏家之间有一处花园,曾是她与苏芷兰儿时的秘密基地。

温亭义的墓,就在那堵墙后。

沈清欢走着走着就来到了这里,而那墓前,此时站着一个人。

苏芷兰闻声看来,脸色霎时便冷了下来:“滚开,你不配来这里!”

沈清欢浑然一震,脸色煞白。

她颤声开口:“阿兰,对不起……”

“闭嘴!我听够了你假惺惺的道歉了!”

苏芷兰恨声道:“我说过吧,不准你再靠近亭义的墓一步!”

温亭义是侯爷之子,亦是苏芷兰此生爱慕之人。

曾经,他们年少相约,无话不谈。

可五年前的那一天,一场大火毁掉了一切。

温亭义死在那场火中。

接着便有传言,温亭义与沈清欢私奔不成,反而害死了温亭义。

苏芷兰质问沈清欢,可她什么都说不出口。

——她与温亭义有一个秘密,用命去保守的秘密。

苏芷兰恨她,恨她的“背叛”,恨她害死了爱人。

“……对不起,对不起……”

除了对不起外,沈清欢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她只能一遍遍说着这三个字。

“闭嘴!你闭嘴!”

苏芷兰红了眼,狠狠推了沈清欢一把,将她推倒在地。

“快滚!不要脏了我的眼!”

沈清欢腹部忽地传来阵阵剧痛,她想,大抵是毒性又发作了吧。

她惨白着脸爬起身,步履蹒跚地离开。

等她来到下街的药铺,整个人几近虚脱,坐堂老大夫忙迎上来扶她落座。

大夫为她把脉,神色愈发凝重。

沈清欢问:“是否是那毒又蔓延了?”

大夫摇头,叹息一声:“不,并非是毒。”

“太子妃,你有喜了,腹痛是动了胎气。”

第6章

沈清欢猛然一惊。

下意识的喜悦后,她又茫然了眼神。

萧偃时若是知道她有了孩子,会是什么反应?

她下意识地轻抚着自己的腹部。

好一阵,沈清欢才开口问:“大夫,我体内的毒,会影响它的安危吗?”

她身上的毒早已渗进肺腑,即便孩子生下来,恐也是百病缠身。

……可她仍有最后一丝希冀。

大夫的话却打破了她的幻想:“会。”

“太子妃,为了你好,更为了这孩子好,都不该让它出世。”

“……我知道了。”

沈清欢恍惚着离开医馆。

不知不觉间,她又回到沈府后院,想要再多看一眼沈母。

满院宾客都已散去,但她没有见到沈母,反而见到了正在练功的沈清礼。

沈清欢不禁驻足。

十二三岁的少年嘴唇冻得发白,仍拿着长枪挥舞。

一遍又一遍……

就像曾经的她一般。

久久伫立,看了良久,沈清欢心中那份被取代的不甘与委屈,竟渐渐释然……

这是个好孩子。

有这么一个人,替她孝顺母亲,替她传下沈家的荣光,又有何不妥?

沈清欢苦笑一声,正想离去之时,少年的枪法突然出了错,她不禁出声提醒:“错了!”

沈清礼倏然一惊,视线射向她。

已经出了声,沈清欢干脆上前。

她沉默地拿起少年手中的长枪,完完整整地给他演示了一遍。

将长枪还与沈清礼,沈清欢正色道:“你记住了,沈家枪法,重在固守本心,正气长存,不偏不倚!”

沈清礼怔怔接过长枪,她转身便要离去,却听身后少年呼唤她。

“姐姐!”

沈清欢脚步一滞,猛然回眸,对上少年诚挚的双眼。

“他们都说你趋炎附势,不忠不义……可是你的枪法告诉我不是的!姐姐,若当年事真有隐情,你尽可告诉我!”

沈清欢眼眶中传来热意,腰间香囊好似发烫一般。

五年前,山东闹天灾,饿殍千里。

可所有赈灾之物皆被皇后的弟弟左良侯拦下!

整个山东十室九空,无数求救书信写往京城,却没有一封书信能传入京中!

只有其中一个送信人恰巧被沈清欢与温亭义救下,温亭义付出生命的代价,才让她活了下来!

这一刻,沈清欢很想把一切都说出口……可是,不行!

她的命是温亭义拼了命救下的,在皇后没有彻底倒台之前,她半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jing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