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综合资讯 >> 浏览内容

云梦明楼小说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全文_(云梦明楼)小说免费最新章节_(云梦明楼)全文阅读

小婕 2024-02-28 21:00:32 15
小婕 2024-02-28 15
点击阅读全文

云梦明楼 》由著名作者云梦精心创造,小说主角是云梦明楼,小说内容非常好,内容丰富多彩,情节跌宕起伏,大力推荐。《云梦明楼》小说内容精彩阅读:须臾之间,满山的杏花都谢了。明楼还是没回来。不知为何,她有一种预感,他可能不会回来了。此次出门她没带任何随从,夜色寒凉,她只能一个人摸黑下了山。走到宫门时,她已手脚酸痛,一身狼狈。却还是在看到宫门口那一幕时,怔在了原地。说有公务的人,此刻居然正在宫门口和宁嫣拉扯着。

封面

《云梦明楼》精彩章节试读

须臾之间,满山的杏花都谢了。

明楼还是没回来。

不知为何,她有一种预感,他可能不会回来了。

此次出门她没带任何随从,夜色寒凉,她只能一个人摸黑下了山。

走到宫门时,她已手脚酸痛,一身狼狈。

却还是在看到宫门口那一幕时,怔在了原地。

说有公务的人,此刻居然正在宫门口和宁嫣拉扯着。

宁嫣手上提着包袱,俨然是要离开,但明楼不准她走。

云梦如坠冰窟,此刻方知他匆匆忙忙的下山究竟是为何。

原来,竟是去找了宁嫣么?

她停滞在原地,呆呆的看着远处纠缠的两人。

“殿下,您本就是把我当作替身,如今太子妃回宫,我已经没有理由留在东宫,求殿下放我自由,让我回到山野江湖!”

宁嫣的情绪拿捏的相当好。

带着六七分恣意潇洒,微红的眼眶又表明了那三四分欲说还休。

而明楼一听到她要自由,当即便慌了。

他眉眼一沉,直接将她攥入怀中。

而后,似是再也控制不住一般,低头吻住了她。

两相厮磨间,他眼眶血红,压抑着的情绪汹涌,“这个理由够了吗!”

“孤心悦你,算孤求你,留在孤身边,可好?”

4

轰!

耳边似有惊雷炸响,

她眼睁睁看着明楼缠绵悱恻的吻着宁嫣,一下又一下,似是怎么都不够。

她眼睁睁看着两人抱在一处,月光洒在两人身上,似是一对眷侣佳人。

她眼睁睁看着明楼将宁嫣拦腰抱起,宁嫣脸颊有着羞红,随后两人一起消失在她的视线中。

而她还陷在方才那一幕中,久久回不过神来!

从一开始,她便知道,他是当朝太子,他会有很多的女人,总有一天,他会有三宫六院,会将整个东宫塞得满满当当的,全是女人。

心也会分成一瓣,两瓣,三瓣,这里留一点,那里扔一块。

可他们定情那日,是他牵着她的手,一字一句郑重许诺。

“梦儿,成婚之后,只有你我,再无旁人。”

明楼,难道这就是你许我的,只有你我,再无旁人吗?

她失魂落魄的回了东宫,至今不敢相信在宫门口看到的那一幕。

而当晚,明楼便来找她了。

却不是如往日一样带新鲜玩意儿哄她开心,而是,要纳侧妃。

“梦儿,宁嫣于我有救命之恩,我不能放任她流落江湖,可她也不能无名无分的留在东宫……”

他居然想让宁嫣进东宫。

也许是太痛了,她竟连质问的力气都没有了。

只是红着眼平静无波的看着她。

那眼神却比任何质问都有力,仿佛狠狠的扇了明楼一耳光。

他心头一紧,下意识抓住她的手。

“梦儿,你也知道,父皇母后一向不满东宫只有你一个,若立了侧妃也算给他们交差。”

交差……

痛意蔓延全身,云梦看着他,只觉得快要不认识眼前这个人了。

这还是当初那个亲口允诺,要与他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少年吗。

当初,为了娶她做太子妃,他在父皇母后面前立下誓言,说此生绝不会再娶。

天子震怒,罚了他整整99鞭。

又罚他在乾坤殿前跪了三天三夜。

他却仍然不肯松口,满身鲜血的跪在殿门口,执意后宫只她一人。

这是明楼许给云梦的诺言。

可如今,他好像全部忘了。

云梦压下心里的涩痛,半晌,才终于一字一句道:“明楼,东宫,只能有一个人,有她,便无我。”

若她真是这个时代的女子,或许就真的认命了。

可她不是。

她来自现代,她接受不了和别的女子共侍一夫!

在明楼僵滞的目光下,她又缓缓开口:“若你心意已决,我可以让位。”

说罢,她眼泪汹涌而下,绕过他去收拾行李。

明楼未曾料到她会如此坚决。

男子三妻四妾是常事,他想过云梦会难过,却没想过会有女子因为夫君纳妾而如此决绝。

他立刻慌了,连忙抱住她,又见她居然满面泪水,更是慌得不知所措。

握住她的手就往他脸上打。

“梦儿,我错了,是我糊涂。”

“不纳了,孤谁都不纳了。”

“求你,别走,你要走了,孤连命都会没了。”

他此刻颤抖的样子,就像那年终于拿到了赐婚圣旨,他跪了三天三夜,连站都站不住,却激动地抱住她说:“终于能娶你了!”

物是人非,云梦只觉眼眶一酸。

当晚,明楼留在沁芳斋,像是生怕她真的走了一般,整晚都紧紧地抱着她。

他轻拍着她的后背,跟她说起他们的过往。

而后不停在她耳边说:“梦儿,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

云梦轻笑了两声,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

明楼,你是爱我,可你如今,还爱着另一个人。

在这个陌生世界,你是我的唯一啊。

可你,如今为何做不到我是你的唯一了呢?

5

明楼再也没提过纳侧妃的事。

但宁嫣也始终没有离开。

过了几日,皇宫又阖宫宫宴,明楼带着云梦去参加。

宁嫣竟然也跟着。

他的解释是,宁嫣本就受了伤,又日日闷在东宫,想让她出来透透气。

何况她从未参加过这种宫宴,十分好奇,就当带她来逛逛吧。

说起这个时,他眼底划过一抹笑意,似宠溺一般。

云梦心中一痛,一句话也没说。

宫宴上,她与宁嫣一左一右坐在明楼身旁。

明楼像往常一样,体贴的给云梦夹菜,其他女眷都朝她投来羡慕的目光。

但下一刻,他的目光又看向一旁的宁嫣。

见她不会吃蟹,对着玉碗中那只金黄肥蟹无可奈何的模样,明楼无奈一笑。

亲手帮她剥了蟹,将蟹肉倒进她碗中。

还敲了敲她的额头:“这下可学会了?”

宁嫣俏皮的眨眼:“没有,不如殿下再帮我剥一只吧?”

明楼笑着说她贪得无厌,可却当真又剥了一只蟹。

云梦如坐针毡,只觉得吃什么都食之无味。

高位之上,皇后显然也注意到了宁嫣一个平民女子与太子妃平起平坐。

她虽不满东宫只有云梦一人,但皇后向来是最苛求礼法的,当即问道:“明楼,你身旁是何人?”

明楼起身,“母后,是儿臣的救命恩人。”

皇后蹙眉,见她一副江湖作风,冷声道:“一个平民女子,怎么能与储君同座?来人,把她请出去。”

明楼的脸色变了,但这终究是宫宴,不少王宫大臣都在。

何况皇后的做法并无不妥,他也无可奈何,只能看着宁嫣红着眼离开。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