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综合资讯 >> 浏览内容

秦淮正宋思乔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大结局_乔乔(秦淮正宋思乔)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广告

小瑶 2024-03-24 06:24:03 44
小瑶 2024-03-24 44
点击阅读全文

乔乔 》小说主要是围绕着 秦淮正宋思乔 的故事展开,是作者秦淮正精心打磨的现代言情书籍,它的内容文情并茂,文采斐然,推荐给大家。《乔乔》小说精彩试读:但当我看到遗像时,我几乎是走不动了,一步也难挪动。我开始回想秦淮正第一次冷笑里的嘲讽意味。却没有任何能力修森*晚*整*正如今的一切。从我到七年后的第一天开始,浑浑噩噩的家庭妇女身份,母亲的去世,都已经成为既定事实。从二十二岁跨越到二十九岁,中间空白。我无力更改。只能坦然接受。

封面

《乔乔》精彩章节试读

但当我看到遗像时,我几乎是走不动了,一步也难挪动。

我开始回想秦淮正第一次冷笑里的嘲讽意味。

却没有任何能力修森*晚*整*正如今的一切。

从我到七年后的第一天开始,浑浑噩噩的家庭妇女身份,母亲的去世,都已经成为既定事实。

从二十二岁跨越到二十九岁,中间空白。

我无力更改。

只能坦然接受。

但我怎么可能甘心呢!

明明在不久前,她还在替我操心我的婚礼,联络亲戚朋友,说自己的女儿长大了要嫁人了。

一下子,穿到七年后,全变了。

眼泪滴答滴答地往地上砸。

手指不自觉地攥紧。

握成了拳头。

在下一次见到秦淮正时,挥到了他的脸上。

我的疑惑终于在这一刻消散。

我终于解了,为什么现在的宋思乔会变成他口中那个不讲的“泼妇。”

这种坏境,正常人都要被逼疯了。

秦淮正并没有反应过来,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头。

但我现在的身体过于虚弱,并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实质性地伤害,就被赶来的公司的保安拦下。

我和他的婚姻早就名存实亡。

并且没几个人知道。

当初和他一起创业的那些人早就离开。

我是了解他过去的最后一个没离开的人。

有句话说得很对。

有些人只能共苦,不能同甘。

他愤怒地骂了我一句:“疯女人。”

却在我将曾经我妈妈给他熬过的汤,织过的围巾……一桩桩一件件摊在他面前后,蔫了。

“你曾经说过的,那不止是我母亲,也是你母亲。”

我泪如雨下。

他慌了神,露出几分悔恨,嘴里的话也依旧恶毒,“可不是她来找林琳,事情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心里越发苦涩。

可以确定,白林琳和我母亲的离世有关系。

母亲是我唯一的亲人。

秦淮正如今还护着白林琳,为她开脱。

他似乎意识到自己脱口而出的话有多歹毒,“我刚才……话说重了。”

他伸出手想握住我的手。

寒风凛冽。

我把露在外面的手,插回了大衣的口袋里,冷眼看他。

9

“别说这些没用的了,我们马上就要离婚了。”

他窘迫得摩挲双手。

“上次的协议,我已经找人重新拟好了。”

我淡淡地说:“好,我的律师会跟你继续谈的。”

多看他一眼,我的心里都堵得慌。

这时候,与其把时间浪费在他身上。

不如,将这些投入到我的账号运营上。

充实起来,想起那些糟糕事的时间便少了。

我怎么也没想到,七年前,只是兴趣的日常记录,如今会火起来。

并成为我的助力。

“清雨”给我的作品点赞从不缺席。

有时,她还会向我请教一些视频剪辑的手法。

氛围感的营造是需要审美的。

我若有闲散的时间,还会给她指出不足。

她还给我发私信说,自己其实是演艺公司的艺人助。

想请我给她家的艺人拍几组照片。

我本来还在忐忑,但一想到和秦淮正还要继续打官司,需要不少的钱,便答应了。

她在我出发前,还特意给我打了条消息。

内容是:小舟学姐,我们森*晚*整*这算不算是网友面基了。

还附了个可爱的表情包。

我心里也同样激动。

这是来到七年后,唯一一件能让我开心起来的事情。

可当我把拍摄器材拿到预定好的场地时,我愣住了。

找我来的不是别人,也不是什么助,不过是个借口。

她是秦淮正放在心尖上的那个女孩。

身影和我在网上看到的画面重叠。

秦淮正把她保护地很好,不给“我”见到她的任何机会。

而她,也不知道站在她面前的这个我,是那个秦淮正口里歇斯底里,乞求他回心转意的那个女人。

虽然白林琳就是“清雨”,我很难接受。

但一想到七年前还说要一辈子忠心于我的秦淮正,如今出轨养小三,我瞬间又觉得心脏不是那么痛了。

有个词叫物是人非。

但落到我头上。

物非,人心也非昨。

呵,有点好笑。

我瞬间又庆幸,幸好,现在站在这里的人是我。

不是七年后的宋思乔。

宋思乔当了几年的家庭主妇,和身边朋友的生活渐渐脱轨,看着她们离自己一个又一个越来越远。

10

如果现在发现一直以来支持自己的人,是那个破坏自己家庭的第三者。

她一定比我这个七年前穿过来的人,崩溃多了。

幸好,是我。

白林琳摆弄着拍摄道具,跟我聊她之前有多喜欢我的视频。

她说,在自己事业低谷的那段时间,都是看着我的视频过来的。

她弯起眼笑:“小舟学姐,你知道吗?当初你在vlog里提到的想型,也是我的,现在我也找到了。”

我没说话,只点了头。

白林琳继续说:“其实也不是秘密,你知道的,在我们这个圈子里不澄清就是默认。”

上次她和秦淮正被拍到了,传出绯闻。

热搜我翻看过。

我嘴角勾起讽刺的笑。

“哦?我怎么听说他结婚了。”

白林琳一愣,对我的话毫无预料。

我在她惊诧的目光里,一字一顿道:“我想,你那位秦先生应该是有妻子的。”

紧接着,我在她说出下一句话之前,直接拨通了秦淮正的电话。

他那边声音嘈杂,语气比之前好了很多。

大概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他先咳了几声。

咳嗽的起伏稍大,他顺了顺气,才说:

“乔乔,妈的忌日我留出时间了,下周三一起回去一趟……”

我在心底冷笑。

他怎么配提我母亲。

不等他继续往下说,我直接打断他。

语气里充斥着挑衅和刺。

“你猜,我见到谁了?”

他话声一顿:“谁?”

“白林琳——”

三个不痛不痒的字,我听见了秦淮正的手机落地的声音。

白林琳脸色煞白,短暂的迟疑后,报出了我的名字。

“你是阿正的前妻?”

她惊诧之余,还不忘看向地上还未挂断通话的手机。

“白小姐,我终于见到你了。”

我转向她,正式给她打了个招呼。

“下周,我母亲的忌日,你是不是得给我个交代。”

我努力让自己做到心平气森*晚*整*和。

她话语里带上了哭腔,似乎是有点惧怕我。

“是你妈妈突然来找我的,我当时还有工作,根本没见到她。”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