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综合资讯 >> 浏览内容

万界聊天群,我是女娲伏羲的关系户免费自由阅读_丛也陈皮小说名字

小婉 2024-03-02 11:24:22 19
小婉 2024-03-02 19
点击阅读全文

万界聊天群我是女娲伏羲的关系户 》大结局提前知晓,它是丛也写的一本悬疑书籍,主要讲述 丛也陈皮 之间的事情。这本书的作者语言朴实,意味悠长,发人深思,实力推荐。丛也陈皮小说章节内容介绍:丛也接受良好。【丛也】:“我的确不知道该怎么用金山。”【孙悟空一棍子敲死如来】:“要不我给你把金山变成小金条?@丛也”【丛也】:“谢谢大圣。{星星眼}{星星眼}”【孙悟空一棍子敲死如来】:“小事。”丛也把金山重新以红包的形式发给了大圣。到了夜晚的时候,大圣就把一堆数不尽的小金条用红包发给了丛也。

封面

《万界聊天群:我是女娲伏羲的关系户》精彩章节试读

丛也接受良好。

【丛也】:“我的确不知道该怎么用金山。”

【孙悟空一棍子敲死如来】:“要不我给你把金山变成小金条?@丛也”

【丛也】:“谢谢大圣。{星星眼}{星星眼}”

【孙悟空一棍子敲死如来】:“小事。”

丛也把金山重新以红包的形式发给了大圣。

到了夜晚的时候,大圣就把一堆数不尽的小金条用红包发给了丛也。

装满了金条的空格内,显示“金条10亿”。

这一晚,丛也睁着眼睛到天明。

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

丛也变成了足以蔑视亿万富翁的存在。

第二天。

丛也换上二月红给他买的新衣服,把自己洗漱得干干净净。

今天是拜师仪式,红府的丫鬟领着他和陈皮往正厅走。

抬脚踏入了门槛,正厅的两个位置上分别坐着二月红和他的父亲,红府现在的当家人。

红老爷的目光在陈皮和丛也身上打转,一个十一岁,一个八岁。

大一点儿的那个眉骨深邃,瞳孔幽深,透着戾气。

小一点儿的那个眉眼精致,凤眼格外黑亮,像是浸了水的琉璃,透着一股聪明和机灵劲儿。

红老爷不禁点了点头,算是对自己儿子选徒弟眼光的认可。

拜师流程没有多复杂。

无非是先给红老爷敬茶,聆听他的教导,也就两三句话的事情。

随后给二月红敬茶,听他说几句话。

拜师礼就这么结束了。

二月红虽然只有十六岁,但是毕竟是被红老爷作为红府日后的接班人在培养,心智稳重成熟,能力非凡,成为两个孩子的师傅绰绰有余。

红老爷的事务繁忙,见证完拜师礼就离开了红府。

丛也看了一眼坐在梨花木椅子上的二月红,提议:

“师傅,我们不去玉楼东吃一顿表示庆祝吗?”

他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

二月红请他吃饭,他即便是有了亿万金条,也没有抛弃二月红这个师傅。

从也有被自己感动到。

二月红无奈地摇了摇头,他站起身来:“走吧,你的嘴是被玉楼东勾住了。”

昨天中午和晚上吃了一顿,今天又去吃,亏他也吃不腻。

二月红眉眼染上淡淡的笑容。

人生在世,唯有美食不可辜负。

这是丛也总结出来的至高无上的真。

丛也昨天还在羡慕有钱人的生活,今天自己就坐进了包厢。

他忍不住摇摇头感叹,命运的齿轮就在思书斋遇到了二月红时开始了转动。

二月红点单干脆利落,把招牌菜一次性全点了。

惹得丛也期待不已。

二月红这么豪气,丛也自然也吃了个饱。

桌上的饭菜被他们三个人一扫而空。

三个人都是男孩儿,又都在长身体的时候,饭量自然不小。

丛也想了想,抬起自己的凳子往二月红身边挪了挪:“师傅。”

二月红挑眉,放下了筷子,看着他。

“我还想点两个菜带回去。”

这倒不是丛也自己吃。

他要给大圣尝尝人间的美味。

回馈大圣的金条之恩。

礼轻情意重嘛。

二月红点头:“可以,自己去点吧。”

他昨天也算是把丛也的背景摸透了。

得知这孩子差点儿饿死街头,顿时就解了关于食物这孩子种种不正常的举动。

从玉楼东回到红府后,丛也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展开聊天页面,点进去与了大圣的私聊。

把两道玉楼东的招牌菜麻辣仔鸡和汤泡肚尖发送了过去。

【孙悟空一棍子敲死如来】:“?”

【丛也】:“大圣,你尝尝看!”

丛也等了差不多几分钟。

聊天页面震动一下。

【孙悟空一棍子敲死如来】:“?!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能这么好吃?{震惊}{震惊}”

18

丛也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他就知道,没有人能拒绝麻辣仔鸡和汤泡肚尖。

【丛也】:“这是我们这边儿的食物,还有很多品种,以后我经常给大圣发过去!”

要说这聊天群是真好用啊。

【孙悟空一棍子敲死如来】:“好的!{星星眼}那你缺什么记得跟我说!{星星眼}我还可以给你变!{星星眼}”

丛也和大圣的联盟正式达成。

神仙也是重口腹之欲的啊。

从馋的不行的嫦娥就能看出来。

一块儿月饼她都能高兴好久。

丛也正式过上了好日子。

他四仰八叉地躺在梨花木雕刻、铺着柔软细腻的棉花大床上,等待着进入甜美的梦乡。

就在他刚闭上眼,准备酝酿睡意之际,门被叩响了。

“丛也?少爷叫你和陈皮过去!”

从门缝里传来了府上丫鬟的声音。

丛也:“……”

到底是什么事情非得在睡午觉的时候说?

他深吸一口气,感叹人生不如意。

从床上溜下去,推开门就看到了从对面房间里走出来的陈皮和自己面前的小丫鬟。

“走。”

陈皮跟在丫鬟的身后,一个眼神也不给丛也。

丛也倒也不在意,陈皮就这脾气,哪天陈皮跟他嬉皮笑脸,他才真会觉得见了鬼。

他懒洋洋地跟上去。

二月红没在前厅等着他们,反而是在庭院里。

庭院中央竖起了一个个的梅花桩,高约两米。

丛也心中有了不太妙的预感。

他和陈皮在二月红面前站定。

二月红今天穿了一件玄色镶边宝蓝撒花缎面圆领袍,衬得他肤色如白玉细腻,俊美无双。

他目光在丛也和陈皮身上打了个转儿,开口说道:

“既然你们拜我为师,那么接下来要学什么,就得好好听着。”

“第一,你们要学戏。”

他伸出一根白皙的手指,神色郑重。

陈皮眉头一皱,抗拒的神色从他的表情中透露出来:“戏?为什么要学戏?”

丛也倒是没说话,只是好奇地等待着二月红的回答。

“没有为什么,既然拜我为师,我教什么,你们就得学什么。”

二月红生了一副好皮囊。

即便还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郎,精致俊秀的眉眼,就惹得小姑娘心脏乱跳。

平日里总是眉眼含笑,此时霸道起来,浑身气势惊人,竟让陈皮也不敢反驳。

丛也点点头,他是比较喜欢被别人安排的人。

安排他学什么,他就学什么,只要给他安排好就行。

“戏有两种,花鼓戏和京剧,两种都要学。”

二月红看了陈皮和丛也一眼,伸出了第二根手指: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