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人生感悟 >> 浏览内容

最新热搜《御心:小女贼成腹黑将军掌心之物》小说免费赏阅无广告_(南衣谢却山)小说免费最新章节

小妍 2024-01-03 11:03:47 21
小妍 2024-01-03 21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 御心:小女贼成腹黑将军掌心之物 》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羡鱼珂”,主要人物有 南衣谢却山 ,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士大夫——这个词忽然没头没脑地浮上南衣的心头。她也没见过几个士大夫,只是听章月回描述过,在她心里,那代表着世上最崇高的人,像是天上的月亮般皎洁。“大哥。”他低低地开口,南衣认出了这个声音,是谢却山...

第11章


女使引着换好素衣的南衣来到灵堂院门口。

“少夫人,您便在此守夜。”

南衣往里看了看,满院的白幡在风里飘摇。

“就我一个人?”

“乔姨娘本该一起的,但她伤心过度昏厥了,大公子也没有子嗣,今晚您只能独自一人守了。”

女使行了个礼便退下了,南衣独自一人往院子里走去。稍微走了几步,她才看到灵堂里站着一个人。

他就站在灵柩前,长身玉立,阒寂无声。

白幡晃动着,那人的身影在风里看得并不真切。

士大夫——这个词忽然没头没脑地浮上南衣的心头。

她也没见过几个士大夫,只是听章月回描述过,在她心里,那代表着世上最崇高的人,像是天上的月亮般皎洁。

“大哥。”

他低低地开口,南衣认出了这个声音,是谢却山。她懊悔自己的眼拙,怎么敢将士大夫跟这个叛臣联系在一起。

“我的第一把弓,是你送我的。你说百无一用是书生,士大夫先要有自保之力,才能张口为世道说话……然后我上了战场,却降了大岐。我想问你,这么多年,你后悔让我变成那样的人吗?”

南衣第一次听谢却山用这样的语气说话,他明明是平静的,也并不懊悔愧疚,但是他的语气里却藏着某种鲜少外露的情绪,似在追忆,似在服软,似离家多年的游子风尘仆仆地回来,却在门框外踌躇了瞬间。

南衣不由愣了一下,她忽然有些好奇,这些年,他到底是如何从一个世家子变成一个卖国贼的?

一阵穿堂风吹过,扬起白幡,遮住了南衣的视线。风落下时,那个男人不知何时回了头,与她隔着满院的白对望。

此刻他周身似乎柔和下来,眼神也没有那么可怕。

“过来。”

南衣踌躇了一下,还是乖乖地挪了过去。她的目光冷不丁扫到供桌上的灵牌,她忽然觉得上面有三个字很眼熟。

上面写着:亡夫谢衡再之灵牌。南衣认得谢字,望雪坞里各处都有这个字,并不难猜,那后面两个字应该就是他的名。

明明在哪见过……

谢却山顺着南衣的目光望去,不动声色。

“他叫谢衡再,你应该见过这个名字。”

南衣想起来了,她依样画葫芦写的那封绢信上,就有这三个字。

南衣马上便猜到了大概,这说明谢衡再参与了接应陵安王的计划,很可能他就是计划的制定者。这并不难猜,沥都府谢氏是昱朝数一数二的大世家,在沥都府里更是有着绝对的影响力。

不对,谢却山怎么会知道她见过这个名字?

南衣恐惧地望向谢却山。

谢却山从袖中掏出绢信,在南衣面前展开。

南衣强作镇定,道:“大人,我不识字。”

谢却山直接念了出来:“腊月初六,谢衡再迎娶潞阳城秦氏,届时迎亲队伍将穿过虎跪山山谷,以此接应陵安王殿下。我军可于山谷中可设下埋伏,瓮中捉鳖。”

南衣张大了嘴巴,她以为自己本是个过客,没想到冥冥之中早就是局中人了。

“这个消息,是你传出去的吧?”

既然他来兴师问罪,那就说明陵安王并没有出现。南衣心里莫名松了一口气。

“大人你为什么会这么问?我就只是一个不识字的小乞丐而已,庞遇也不可能将这么重要的消息告诉我。”

“你听说过枢密院秉烛司吗?”

南衣茫然地摇了摇头。

“谍者,就如秉烛夜行,那是朝廷培养间谍的地方。秉烛司的暗网就像中原大陆上遍布的河网,无处不在。一个消息会悄无声息地同水流一般,流到你想让它去的任何一个地方——庞遇是不是让你去什么地方,传了什么话?”

“没有,”南衣否定。

谢却山笑笑,垂眸捻起点心盘里的一块糕点——南衣瞪大了眼睛,竟是一块梅花状的澄沙团子!

谢却山将澄沙团子递到她嘴边:“五瓣的梅花就好做多了,六瓣的形状要蒸成糕点就容易露馅。”

南衣手脚冰冷地僵在了原地,谢却山见她不张嘴,直接掐住了她的下巴,逼她张嘴吞下整块糕点。

南衣被噎得满脸通红,猛咳了一通才缓过来,她心有余悸地看着谢却山。

“你什么都知道……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

“杀你?”谢却山嗤笑一声“我说过要让你万劫不复,又怎么会让你死得那么容易?”

南衣愣住了,后背浮上一层冷汗。她毫不怀疑谢却山说的话,她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抓着谢却山的衣袖求饶。不求人定然一点余地都没有,她膝下又没黄金,遇事先跪先求总是没错的。

“大人,小人就是一个想活命的小百姓而已,有些事情,我只是无意间被卷了进去,但绝没有要坏大人计划的意思,求您大发慈悲,饶了我一命……”

“你很喜欢求人吗?”谢却山无动于衷。

南衣被问得愣住,眼泪停在眼眶里。

“你知道吗,”谢却山平静地叙述着,“旧都攻破时,宗室女子尽数被掳到大岐,沦为婢妾,沦为军妓,那些女子比你更高贵、更有价值,也更为美貌和楚楚可怜。她们也这样跪在地上,求别人高抬贵手……她们多活了那一时一刻之后,死得却更凄惨。因为求人,只会让人更想玩弄你。”

他说最后一句话时,语气骤然变冷,南衣毛骨悚然。

谢却山抬手托起她的下巴,用指腹拭去她脸上的泪,动作并不重,但她却能清晰地感受到他手上粗粝的茧子。他居高临下地笑了一下。

“你既然逃到了谢家,便好好地做我的长嫂吧。世家里的事,可比你想得要有趣多了。”

茧子磨过脸庞时留下痛感,既像宽慰,又像警告。

谢却山将她扔回到地上,然后起身离开。

南衣整个人脱力地坐在地上,愣愣地看着谢却山的背影。冷汗已经浸透了她的衣衫。

什么意思?他还有什么折磨人的招?世家里有趣的事……指的又是什么?

——

谢却山走出灵堂,候在门外的贺平便跟上了他的脚步,行至庭院廊桥,谢却山忽然停下脚步,转头问贺平。

“嫡母前几年殁了,太夫人年纪也大了,你去打听打听,谢家后院如今哪房掌事。再寻个机会,将秦家私生女替嫁的事告诉她。”

贺平顿了顿,似在思索主人此举的意图,但一时间没想通,不过主人所有举动自有他的妙用,不必深究。贺平拱手领命:“是。”

全网热搜《御心:小女贼成腹黑将军掌心之物》小说免费阅读无广告_(南衣谢却山)小说免费最新章节

小说《御心:小女贼成腹黑将军掌心之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