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人生感悟 >> 浏览内容

划重点推荐的《吴婧琳刘斯年》高分场景好看不狗血!

小舒 2024-01-02 21:33:39 20
小舒 2024-01-02 20
点击阅读全文

刘斯年吴嫤琳 的小说名字是吴婧琳刘斯年,这是一本更加精彩的现代言情书籍,由作者刘斯年编译程序,这本书语言朴实,文笔清新怡人,吴婧琳刘斯年的主要内容是:没等花她动作,刘斯年突然探手钳住了她的下颌,微微抬起了她的头:“你听着吴先生的那句话,就认为我是害你家破人亡的凶手,对不对——江今宜?”刘斯年并不不做不算违法的事,大概表面上是这样的——他把吴氏集团八个大股东再“请”到了家里,一句话都不用说,十几个黑衣保镖往身后一站,来的人全都乖乖签字确认卖股份。

《吴婧琳刘斯年》精彩章节王妃眼神不太好王爷要抱抱

随后她动作,刘斯年忽然间抬手钳住了她的下颌,抬起右手了她的头:“你听见吴先生的那句话,就都认定我是害你家破人散的凶手,对不对——江今宜?”

刘斯年确实是不做不违法的事,起码表面上是这样的——

他把吴氏集团八个大股东再“请”到了家里,一句话都你不说,十几个黑衣保镖往身后一站,来的人都给我乖乖签字卖股份。

他什么也没做,什么也没说,那是请人来“喝点茶”只不过,这哪一条讲出去后是正经人家,

同理可得环境使然,他去找吴景翊随便聊聊,顶多可以什么也不干,什么都况且。

但吴父敢赌。

面对刘斯年摆在台面上的威胁,算上认赌不服输,他吃力张开一双唇:“收购合同……我签,我签!你千万别去找我儿子!”

刘斯年嘴角上方扬了个很浅的弧度,仿佛是在笑。

但当然眼里根本不会就没一点笑意,全是冷冽。

他恢复坐回沙发,笔直挺长的双腿大刀阔斧的围起:“要是吴先生与我达成共识,那在签合同以前,不如你先听一个故事。”

吴氏的八个股东被助理带人给请了回去。

吴父在商业界混了这么多年,比刘斯年大二十几岁,此时一个人对付他,心底却还是不由得涌起几分畏惧——

是的,畏惧。

京圈里能说得上话的人物中,刘老太爷能排走上前三。

刘斯年堂堂刘老太爷的嫡长孙,将他祖父年轻时的杀伐果断学得八九不离十,甚至还犹有过之。

而刘老太爷传统固执倔强,说难听点也算迂腐。

所以才他第二个妻子生的儿子女儿的下一代,拿不到刘家的一分钱——

半个刘家大都刘斯年的。

权高位重你有钱,谁不担心呢?

吴父不得已在刘斯年的对面坐下来后,浑身不自在的出声问:“有什么故事?”

刘斯年打了个手势,一旁的步月歌立刻上前单腿跪在茶几旁,为他剩下的水旧茶,原先冲泡一壶新茶。

跟刘斯年的三个月,她学的最好就是的那就是泡绿茶。

刘斯年没问,望着步月歌冲调茶时的手,姿态十分慵懒。

等他她端起热水壶正欲把水倒进茶叶中时,他忽地淡淡开口说:“吴先生不打算明白是谁放的火,是谁害了了你女儿?”

步月歌手一抖,壶嘴歪挪,热水一个个洒在了她的大腿膝盖上。

“啊!”

她高声尖叫一声,立时弹跳起来,所有的人惊慌仓惶。

吴父被她吓了一跳,刘斯年却如泰山霸据,连指尖的烟都没掉落下来一点烟灰。

“怎么啦?”他掀眼见步月歌。

“谢谢你刘先生,我手滑了……我去需要清理一下。”步月歌露在外面的大腿通红通红一片,她垂著眼急冲冲就要远远离开。

不打算,刘斯年却叫住了她:“我看也也不是很疼,带过来听完吧。”

刚煮开的热水砸在皮肤上怎摸肯定会不疼?眼看着水泡都要被烫出了。

但刘斯年发了话,步月歌就都不敢走了。

她新的半跪了回去吧,心底涌上一阵阵不安。

吴父也察觉到到不对劲儿,诧异的目光落在了步月歌身上:“是她?”

刘斯年没说是,也没说不是。

他双臂抱在胸前,如天谴亲自精细的雕刻的仙魔无界五官泛着冰冷的气息:“吴先生刚才一又想到了天远集团,就得从天远集团掌握权力人家中火灾之前说起来吧。”

第18章

将吴氏集团八个股东安置好的秘书 jiāng zé 调头了过来。

在刘斯年眼神的示意下, jiāng zé 站在茶几前,结束娓娓道来:“八年前,天远集团的执掌大权人于七月十二号家中无故起火。”

“一家八口,七死一伤,唯一活下来的是天远集团掌握实权人的女儿,但她也搭进去容。”

“同年同时段,步家的小女儿忽然间生了一场大病,十分严重到当时和步家还好交好点的人都清楚这样的女儿很有可能活但是年底。”

“但就在年底,她完全痊愈了——而天远集团掌权人的女儿,被一个发邮件的慈善家现金资助出国留学,到现在都没再回来了。”

jiāng zé 看向半跪在茶几旁,脸色很显然正在发白的步月歌:“步小姐,那就是当年那个奇迹般完全康复的步家小女儿。”

步月歌仰起头看他,紧阖着牙关:“我真的是,这又并非有什么秘密,有啥?”

jiāng zé 跟了刘斯年太多年,受他渲染,也学的一副面无表情。

他从随身的文件夹里抓起了几张照片放进了茶几上:“调查会显示,当年天远集团掌权人的女儿可以办理的出国手续是真,但她本人并没坐上那趟出国留学的飞机。”

“而那年年底,有人见到步家曾将某个人的骨灰入葬——”

步月歌视线不受控制的下落,看向了放进她面前的那张照片上。

猛见照片上,步家夫妇站在一块空白区域的石碑前,但风光大葬的骨灰盒上竟是贴着一张小女孩的照片——

相貌恰好步月歌那张脸更青涩的模样!

步月歌瞳孔骤缩,脸色一瞬间惨白一片。

刘斯年吐出最后一口烟,抬手将烟蒂按灭在烟灰缸里,而后纤长手指夹起她面前的那张照片:“步家的小女儿绝密下葬,那就你又是谁呢?嗯?”

他尾音显然是故意身体拉长,像一根极细却极度锐利的线横在了步月歌的脖颈前一般。

步月歌胸腔上下起伏的幅度渐渐地变大:“刘先生,我到底你在说什么,这照片那么清晰,怎么可证明骨灰盒上的脸是我的?事实是我没死,不然的话我咋会现在在这里?”

吴父也急躁难耐:“不论步家女儿死没死,这和天远集团掌握大权人那个女儿,另外放火烧我吴家的事有什么呢关系?”

刘斯年继而看向他:“吴先生一直感觉天远集团掌握大权人家里起火冒烟的事与我无关,八年前也是,这那就是所有事情的起点。”

吴父心里一个咯噔,他的确一直那样的话怀疑。

所以我才有可能对刘斯年新生恐惧,不过八年前他才二十岁,那个岁数就能提出那样的阴狠毒辣的事,还有什么是他不能不能做的?

可这到底都哪里跟哪里?!

他等烦了,猛然站直起身来来:“你究竟有没有在说什么?”

jiāng zé 抬手拦在了他身前:“吴先生记不记得八年前,有一次吴二小姐持续高烧,您带她去医院看病吗?”

吴父怔了怔,记忆中好象确实是是有这么多一次。

那都是他唯一一次派人带吴婧琳去医院,如此关心她的时候。

jiāng zé 不再问:“那吴先生还记不我记得,吴二小姐在做检查的时候,你在四楼某间病房外说了什么?”

说了什么?

吴父的记忆不不觉被牵着拉了回来八年前的那一天。

那天吴婧琳进诊疗室检查后,有一个朋友给他再打,帮帮了他天远集团执掌大权人家里火灾的事情。

他当时十分肯定的说:“肯定是刘斯年干的,那小子阴狠毒辣,比他祖父更狠。”

吴父打了个颤:“我说了什么,又有什么东西关系?”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