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人生感悟 >> 浏览内容

总裁豪门小说中,为何说男友生日当天,我抓到了他出轨的证据的故事媲美巨制《甜文》?

小雨 2024-06-11 06:52:20 11
小雨 2024-06-11 11
点击阅读全文

爱情有保质期吗?恋爱五年,许思微以为二十六岁是她跟路驰结束爱情长跑正式步入婚姻的阶段,没想到山会崩塌人心会变,一夜之间…我在规划未来你却在计划着逃跑。

今天是陆驰二十六岁生日,我早早订好了蛋糕,买了红酒,等他回来庆祝。

这个傻子肯定又忙忘了自己的生日,亏的我早上还提醒他今天早点回来。

已经快八点了,我打了个电话过去,正在忙线中无人接听。我只好把放凉了的菜放微波炉里保温。

诶?电话响了。

“喂?”

我以为是陆驰给我回的电话,没想到是杨恬恬,我关系不远也不近的一个大学同学。

“许思微,你…跟陆驰还在一起吗?”

“在啊,怎么了?”

那边支支吾吾的,“垣歌会所,你来一下吧。”

心里咯噔一下,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一路上想了很多,怕他出事,催促着司机师傅快点。

万万没有想到看到的会是这副场景。

斜着倚靠在台球桌上的男人就是陆驰,他一如既往的慵懒帅气。

紧贴着他的那个身材姣好的女人我也认识,是我大学室友,也是陆驰现在的秘书。

眼睛干涩地的挤不出一点湿意,包间内谈笑声不断,我蹲在走道里,哆嗦着拨通他的电话。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候…】

冰冷的机械声一遍一遍的,让我的颤抖的心彻底沉下去。

抬眼望过去,陆驰手法娴熟地转动着手机,眼里没有任何温度。孙雨彤见状瞥了一眼不断震颤的手机,娇笑着俯在他耳边说什么。

陆驰嘴角扯出一个细微的弧度,是我不曾见过的凉薄笑意。

耳边的调笑声堵得我呼吸困难,仓惶地从会所跑出来,坐在外面冰凉的花坛上。脑子里一遍一遍浮现陆驰刚才那个嘲弄的表情。

我不死心地继续拨打陆驰的电话,那么好的陆驰,他不可能会背叛我的。

直到手机屏幕一点一点被泪水浸湿,我才恍惚,好像他真的没有那么爱我了,只是我自己一直不愿意承认。

我跟陆驰认识九年,在一起五年,从高中到大学再到工作,所有人都在等着我们这对神仙眷侣修成正果。

今年年初的时候我们刚拜访完双方父母,我妈没见过什么大世面,最欣慰的就是我能找着这么个靠谱的男朋友,给我照顾得无微不至。

陆驰真的对我好极了,这么多年来给足了我安全感。他的手机屏保就是专门为我设置的八个大字:有女朋友,不加微信。

他对外人的冷漠我是看在眼里的,但在我面前还是那个温柔幼稚会撒娇的大男孩。

我曾经以为我永远是那个最特别的。

不知不觉已经临近十二点了,我借手机的最后一点电量给陆驰发了句生日快乐,然后去了最近的一家酒吧。

这种声色场合最不缺的就是像我这种情场失意的男女,震耳欲聋的音乐和发酵的酒精或许会让我来不及思考这段破灭的感情。

进去之后我先对着洗手间的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哭花的妆容。

真可笑,今天为了给陆驰庆生,我还专门打扮了一番,晕开的眼妆让我看起来像个跳梁小丑。

洗手间里有个姑娘频频看向我,犹豫着递出了自己的化妆包。

“谢谢。”我不好意思让她看到我红肿的眼睛,只记得是个长相幼稚的小姑娘,跟这里的气质不符。

手机没电,我也没有带现金。但这里有的是人想灌醉我。

我就一杯一杯地喝,头一次觉得自己的酒量怎么这么好,越喝脑子越清醒,越喝心里越难受。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隐约记得身边有人发生了一些争吵。

我昏昏沉沉的被带走,第二天醒来是在杨恬恬家的床上。

昨晚的记忆潮水般的涌来,我第一时间打开手机,没有未接来电,只有陆驰发来的一条短信:对不起宝宝,今晚应酬喝多了,不用等我。

心脏被大手攥住了一样传来一阵绞痛,胃里有什么东西正在翻涌,我捂着胸口干呕了几下,一抬头看见杨恬恬惊恐的表情。

“你…你不会怀孕了吧?”

我想笑,却只能费力扯一扯嘴角。

“那个,我怎么会在你这?”

醒来会在杨恬恬这里我是非常意外的,昨晚脑子不清醒之余已经做好了失身的准备,现在想想却有点后怕。

“昨晚有个男的给我打电话,问我认不认识你,然后也是他给你送过来的。”

哪个男的?昨天我手机不是关机了吗?

“应该是给你手机充了格电,然后我不是跟你有通话记录吗,就打给我了。”

随后,杨恬恬又一脸花痴地补充了句,“送你回来的还是个帅哥呢。”

说完她小心翼翼地观察我的表情,“你跟陆驰怎么样了?”

“分了。”我回答得毫不犹豫。

没想到杨恬恬没有丝毫惊讶,反而一脸气愤,“早该分了,我看到那个孙雨彤都快坐他腿上了,两人不像是没有发生关系的样子。正好,婊子配渣男,天造地设的一对。”

这次我是真的笑了,杨恬恬自大学起就跟孙雨彤不对付,咬牙切齿的样子实在是可爱。

“大半夜把你吵醒,不好意思啊。”

“没关系,我那会儿还在看小说呢,你不用跟我客气。”

“话说回来昨晚送你回来那个男人是真的帅,要我看,也就甩陆渣男几条街吧,是你认识的人吗?”

杨恬恬挑眉看我,一脸八卦。但我对送我回来的人实在没有印象,总归是个正直善良的好人,有机会认识的话得好好谢谢他。

站在公寓门口的时候我有些犹豫,我不敢面对陆驰,尽管背叛这段感情的是他。

五年的情谊,一朝被捅破,我怕我忍不住歇斯底里地质问他,忍不住像个泼妇一样把分手搞得太难看。

我有我的骄傲,我想结束得体面一点。

“回来啦?”陆驰像往常一样穿着家居服窝在沙发上,身上还带着洗完澡的清甜桃木香。

这款沐浴露是我们上个月一起去买的,他说香味太甜了,但我很喜欢。

我沉默着去浴室洗了个澡,出来时他已经做好了早饭,一杯牛奶,两个荷包蛋,煎成了爱心的形状。

餐桌上的气氛莫名有点诡异,我一言不发,怕一开口就会破防。

陆驰放下餐盘,熟练地从身后抱住我,“怎么,生气啦?昨天跟着老板应酬不小心喝多了,生日哪天过都一样,不差这一回。”

我尽力压下心中的波澜,语气平静地问道,“你几点回来的?”

“被同事拖着在酒店里将就了一晚上,一醒来马上就回了。”

陆驰毛茸茸的脑袋搭在我肩膀上,说话声音瓮声瓮气的,这是他惯用的撒娇伎俩。

心里一阵恶心,用力推开了搭在我腰间的双臂。

“乖,别闹。”身后男人声音明显沉了下去,这是要生气的表现?

呵,以往我总觉得陆驰为我付出了太多,平时小吵架也愿意让着他哄着他,没想到却换来这么个结果。

吃完早饭我开始利索地收拾行李,现在唯一庆幸的是我在尤家买下的小房子还没卖掉,不然只怕是连个安身之处都没有。

陆驰冷眼看着我收拾,刚刚那般柔和的气质已然褪去,“许思微,你从这里出去了就不要后悔。”

哈,他好像料定了我就是在跟他耍脾气,不出三天一定会求着他复合,也不知道这男人哪来的自信。

看我没有反应,他明显透出烦躁,“我父母跟你爸妈都商量好了,让我们六月份订婚,你现在又是在闹什么?”

闻言我手上动作顿了一下,眼睛有些酸涩,愈发加快了收拾的动作,这间屋子有些让我喘不过气来。

双手被制住,“你疯了?”

总裁豪门小说中,为何说男友生日当天,我抓到了他出轨的证据的故事媲美巨制《甜文》?

“陆驰,分手吧。”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发红的眼睛直勾勾盯着陆驰,恶劣地想看到他脸上的震惊,悔恨,哪怕是一点点痛苦。

但是,都没有。

我只从他眼里看出了赤裸裸的不耐烦,还有耐心耗尽的疲惫。

果然,他揉了揉太阳穴,松开拉住我的手,表情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陌生。

“给你三天时间,咱们都冷静一下,三天之后若你还是执意要分手那我不拦你。”

“陆驰,你是不是觉得我没了你活不下去?”

他一愣,“什么意思?”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