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人生感悟 >> 浏览内容

清醒沦陷(江聿寒秦妙全文在线看)-清醒沦陷(江聿寒秦妙)免费在线阅读无删减完整版清醒沦陷

ningmeng 2023-12-05 13:00:43 12
ningmeng 2023-12-05 12
点击阅读全文

  秦妙愣了一下,还过去一些,再近一些就要贴上了。

  她不确定又贴近一点,只差一点两个人就能碰上,这种若即若离的距离让秦茂忍不住脸红,她也不想但是没有办法。

  江聿寒瞥了她一眼,伸出手,一把将她搂在怀里,让她靠近一些。

  秦妙惊呼一声,“你,你做什么?”

  他们两个贴在一起,江聿寒是想将她抱起来,坐在自己腿上的,可是看见秦妙这样抗拒,动作顿了一下。

  他冷笑一声,“你是忘了我们之间的身份了?”

  他们之间不应该是保持距离的身份吗,还想要什么身份?

  “夫妻。”江聿寒两个字让秦妙脸红到脖子根处,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秦妙咳了一声,但不等她反应过来,江聿寒一把将她抱在自己腿上。

  一时间,她四肢僵硬手无处安放,只能慌乱看着江聿寒,勾了勾唇,“那个,我还有事情,我去看看去。”

  她想找个留赶紧离开,可还不等她起身就被江聿寒拉了回来,又一次坐在他腿上。

  江聿寒指尖拂过她耳垂,眉心微微皱起,但语气却是漫不经心,好像问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什么事情,说出来我听听。”

  她哪里有事啊,不过是拒绝江聿寒的说辞罢了。

  “我,我去洗个澡,不太舒服。”她试图从他身上起来,可江聿寒根本不给她机会。

  站起身,同时将她抱起来,“也好,那就一起吧!”

  秦妙听了脑袋都要炸了,一起?

  江聿寒不是最讨厌她了,他们之间怎么可以一起,岂不是疯了?

  秦妙冷笑两声,“不用了,我很快,江总要是着急的话,您先来也行我不着急。”

  她以为江聿寒也是要洗一下,那她就不要抢了。

  江聿寒听到这话多看了秦妙一眼,仔细斟酌那两个字,“江总?”

清醒沦陷(江聿寒秦妙全文在线阅读)-清醒沦陷(江聿寒秦妙)免费阅读无删减完整版清醒沦陷

  是啊,就是江总,秦妙在公司不是经常这样叫吗?

  “在家里,为什么要叫我江总,以前可不是这样的。”江聿寒依旧抱着她,没有要松手的意思。

  秦妙在他怀里呆的不自在,身子不自觉扭动两下,想要和他打个商量能不能放下她说话。

  可她话还没有说出口,江聿寒问题就过来了,“秦妙,和我疏远了不少,为什么?”

  因为什么他自己真的不知道吗,她为什么会这样疏远,还不是江聿寒要求的,现在她照做了,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那我应该称呼江总什么呢?”

  “不应该是,老公吗?”江聿寒靠近一些,带着一股蛊惑的气息。

  让秦妙心跳漏了一拍,对于这个称呼她还从来没有说话,一回都没有,结婚这么多年了,她哪里敢说出这两个字。

  不说别的,江聿寒要是听到这两个字从她嘴里说出来,会更加厌恶。

  秦妙咳了一声,“那个,江总你还上楼吗?”

  “说一回,我听听。”江聿寒也好奇。

  以前听过徐茜茜叫过一回,但是听着好别扭,甚至厌恶,之后江聿寒就不许她那样叫了。

  再之后便再也没听过这个称呼,但是他才想到,秦妙貌似也没叫过,这让他很好奇。

  “不,不了。”秦妙感觉整个人都被燃烧了,热的喘不过气来。

  她现在就只想逃离,快一点逃离。

  “你,你放下来我,我自己走。”秦妙想要推开他,可是力气悬殊,根本就不可能。

  江聿寒也没有想放过她的意思,只是一直抱着,“好啊,那你叫一声,我就放你下来。”

  秦妙难为情的皱眉,这都是什么癖好啊,江聿寒到底在想什么?

  秦妙不肯说,江聿寒不肯放,两个人就这样僵持着,互相看着对方谁也没有说话,都等着对方服软。

  到底是秦妙身体僵住了,刚想要败下阵来,就听见江聿寒的手机响起。

  这个声音,秦妙眼神瞬间黯淡下来,好像刚刚感觉到一点恋爱的感觉,瞬间被一盆冷水泼的透心凉。

  她勉强勾了勾唇,“那个,你的手机。”

  江聿寒自然能听见,不耐烦皱了皱眉头,回头看了一眼,到底还是将秦妙放下来,去接电话。

  秦妙没有看见来电显示,但是大概也能猜到是谁,被放下来之后舒服了不少,但心里却难受了。

  她想要赶紧走,远离这是非之地,就被江聿寒叫住了。

  “等等,是老爷子来电话。”

  秦妙顿住,竟然不是徐茜茜,这个时间徐茜茜没有打过来,这不合常理啊。

  江聿寒也没想到竟然是爷爷打过来的。

第73章 努力清醒

  他只是能想到不是徐茜茜打过来的,毕竟刚刚提醒过,她还不会这样不识趣。

  “爷爷,怎么了。”江聿寒接电话声音一样低沉,对谁都一样。

  那边老爷子说了什么,秦妙听不见,但既然不能走,她也只能等在原地。

  其实她也担心爷爷身体,想要知道他怎么样了。

  一直都想要去看看,但是不知道爷爷现在在老宅还是在医院,江母不让她见爷爷,江聿寒也说爷爷情绪不稳定,让她等一等。

  可是只有她知道,自己等不了,爷爷是这个家对她最好的人,把她当做亲孙女一样看待,她担心爷爷也很正常。

  只是没有人同意。

  等了好半天,江聿寒才挂断电话,听声音应该是那边一直说话,江聿寒也只是偶尔答应几句,之后便没了下话。

  秦妙一直等着,想着可以接一下电话,没想到还没等她接过来,就已经没了声音。

  她只能疑惑看着江聿寒,江聿寒示意一下,“是爷爷,让我们后天回去吃饭。”

  秦妙眼睛都亮了,“爷爷已经好了,出院了?”

  江聿寒点点头,“身体还好,只是不想住院那就回家了。”

  秦妙嗯了一声没有再问,只要爷爷出院了,后天就可以回去看他了,她心情就好了不少。

  电话一打完,两个人对刚才的事情闭口不提,秦妙自然赶紧上楼,趁现在谁也没有想起来刚才的话题赶紧逃走。

  江聿寒当然注意到她落荒而逃的背影,只能笑一声,无奈摇摇头却也觉得有意思。

  秦妙洗完听见外面没有声音,江聿寒还没有上来?这样也好,免得出去两个人对视尴尬。

  她快速穿完出门,刚一开门就看见江聿寒在对面沙发坐着,秦妙愣了一下。

  他走路怎么没有声音,她水开的不大,要是开门关门还是能听得见的,江聿寒好像瞬间移动一样,一点声音都没有。

  “我好了,你要,洗一洗吗?”刚问完这句话秦妙脸就红了。

  她是在没话找话吗,卧室的浴室都被她用过了,江聿寒怎么可能会进去,就算是洗也只会是换个房间啊。

  江聿寒看着她没有说话,等她出来之后直接进了浴室。

  是秦妙想不到的,他竟然一点都不嫌弃,直接就进去了,江聿寒最近是怎么了吗?

  他是受了什么刺激,怎么感觉他最近不太一样了,要比以前温柔了好多,让她都要以为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江聿寒吗?

  他洗了多长时间,秦妙没有算时间,只是觉得很漫长,而且浴室里隐约看过去没有冒热气,他不会是用凉水洗的吧?

  秦妙不敢想太多,赶紧收拾好之后,打算出门去客房住。

  江聿寒才是这个公寓主人,总不能让江聿寒去客房睡吧,她还是自觉点比较好。

  正当秦妙要走,江聿寒突然从里面出来。

  他头发顺下来,额前滴着水,毛巾随意搭在脖颈上,睡袍被他穿的慵懒。

  没有平日干练的模样,顺着毛的江聿寒竟然比平时要顺眼许多,给人一种好接触的感觉。

  他擦了擦额前的水,动作随意又慵懒,是会让人心动的程度。

  秦妙赶紧低下头轻咳了一声,算是在提醒自己,不要多想了,她是不是疯了啊!

  江聿寒看着她,“想要去哪?”

  “我,你既然回来了,那我去客房住吧。”秦妙回答的乖巧。

  江聿寒却皱眉,出了浴室走到沙发前,对着秦妙勾勾手示意她过来。

  秦妙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还是听话的跟了上去。

  “干站着干什么,帮我吹头发。”江聿寒直接吩咐着。

  秦妙有些不习惯,江聿寒不让她动他头发的,从来不允许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ningme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