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人生感悟 >> 浏览内容

南泠月俞斐(南泠月俞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最新章节_南泠月俞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lanlan 2023-12-04 12:03:30 13
lanlan 2023-12-04 13
点击阅读全文

南泠月沉叹口气,心口像被压了块大石头般喘不过气。

想不到她居然想起了前世的事,更想不到今生她依旧投生在曾被遗弃的苏州城里。

可再想起俞斐,南泠月端着茶杯的手慢慢收紧:“小青,晏将军近年如何了?”

小青思索了一番:“只听说他上个月前平了西北的战乱凯旋,皇上想加封他为一字齐肩王,但是将军回绝了。”

“那……他可曾娶妻?”南泠月又问。

小青摇摇头:“这个奴婢不清楚。”

说完,她不解地看着南泠月:“小姐,您这几日怎么老问起晏将军?”

闻言,南泠月手一顿:“只是听说他妹妹和我同名,所以有些好奇。”

话音刚落,院门被推开,晏母走了进来。

南泠月放下杯子起身迎上前:“娘。”

晏母抬手爱怜地摸着她的脸,满眼慈爱:“身体好些了吗?”

南泠月点点头:“好多了。”

自被母亲抛弃后,她再没感受到一丝母爱,甚至到死都没换得母亲一句女儿。

许是上天可怜她,让她生在将她视为掌上明珠的家里。

晏母拉着南泠月进屋坐下,迟疑了会儿才开口:“昨儿你爹跟我说,想把你指给沈伯父的儿子为妻。”

======第15章======

当听完晏母的话,南泠月的笑容立刻凝在脸上。

恍然中,她想起当初俞斐擅自给她定下和谢景玉婚事的画面。

南泠月眼底闪过抹痛色,下意识摇头:“我不想嫁。”

晏母目露愁绪,她何尝想把宝贝女儿嫁去沈家。

南泠月俞斐(南泠月俞斐全文免费阅读)小说最新章节_南泠月俞斐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

虽说沈家和晏家是世交,沈家的沈少翎也仪表堂堂,但生来就是个痴呆,以致于如今弱冠,都没人同沈家议亲。

晏母深深叹了口气,揽住南泠月的肩:“好,娘再去劝劝你爹。”

南泠月诧异了瞬,她以为晏母会同俞斐那般回绝。

她不想嫁,只是想去京城看一眼俞斐,更想在晏老将军墓前磕个头……

南泠月握住晏母的手,靠在她的肩头:“娘,你真好。”

日渐暮。

南泠月趁着小青去厨房拿点心,用树枝做剑,照着记忆中的招式练起武来。

可她此生只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贵小姐,一招一式毫无力道可言。

还没一会儿,她就累的满头大汗。

南泠月无奈地叹口气,扔掉了树枝。

这时,小青匆匆跑进来,又谨慎地关上院门。

南泠月一头雾水:“怎么了?”

小青跑到她面前,急的手里的点心都似是端不稳:“不好了小姐,我刚才路过老爷书房,听老爷说一定要把你嫁给沈公子,还说婚期越早越好。”

闻言,南泠月心一沉。

晏父同晏母一样把她放心尖上疼,为何在这事上这样决断。

思索番后,南泠月朝院外走去。

刚走到书房外,晏父带着愠怒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我和沈嵇是结拜兄弟,况且孩子们的婚事早在他们出生前就定下了,说出去的话怎么能反悔?”

“可是老爷,你忍心把姝宁嫁给一个痴呆儿吗?她可是我们唯一的孩子……”

听着晏母带着哭腔的声音,南泠月蹙起眉。

她推门而入,里头正因婚事愁眉不展的两人愣住。

晏母连忙抹去眼角的泪水:“姝宁,你怎么过来了?”

晏父欲言又止,也只是深深叹了口气。

比起他们的苦愁,南泠月从容许多:“爹,娘,我嫁。”

闻言,晏父晏母目露惊讶。

紧接着,南泠月又道:“但我有一个要求,我想去京城一趟。”

与她而言,如今天下太平,只要再看到俞斐平安,再为晏老将军上柱香,她便再无遗憾。

晏母不解:“你去京城做什么?”

南泠月沉默了会儿才回答:“想在嫁人前去看看京城风光。”

听了这话,晏父的目光多了几分深沉。

不知为何,他觉得从前娇气的女儿沉稳了很多,特别是那双眼睛,透着丝历经风雨般的通透。

但面对去京城的要求,晏父还是一口回绝:“不行,京城离此千里,我和你娘怎么放心的下。”

他顿了顿,不再看南泠月的目光:“我已同你沈伯父商量好了,你跟少翎下月十六就成亲。”

南泠月没有拒绝,只是袖中的手慢慢握紧。

夜阑。

城中传来打更声,圆月高挂天空。

南泠月看了眼榻上熟睡的小青,将写好的信放在桌上。

她背起包袱,轻手轻脚地出了房间。

夜色下,南泠月费力地从后院的墙怕处府。

离去时,她不由停下回望晏府。

“爹,娘,等我了却了心中夙愿,我马上就回来。”

======第16章======

京城,将军府。

漆黑的夜下飘着雨,远处传来阵阵雷鸣。

沁春院,院门上的灯笼被风吹得左右摇晃。

才从军务处回来的俞斐一如往昔般站在院外,凝着紧闭的院门。

身旁撑伞的小厮小心开口:“将军,夜深露重,还是赶快回屋歇息吧。”

俞斐嗓音冷沉:“你先下去。”

小厮欲言又止,但最后还是行了礼退下。

“咳咳咳……”

俞斐咳嗽了几声,忍着胸口的震痛上前推开了院门。

即便丫鬟每天都打扫,他每天都来,这里始终透着股荒芜。

若说唯一的亮色,便是南泠月离开前半年在院子西北角种下的桃树,如今也有一丈多高了。

俞斐指尖轻触花瓣,满是血丝的眼睛噙着深情。

“花已经开了二十遍,你何时回来看?”

他喃喃自语,恍若想把这句不知说了多少次的话印在骨血间。

风掠过俞斐酸涩的眼角,吹落几片花瓣。

这么多年,他将满心思念的话都说给桃树听,仿佛只要这样,天上的南泠月就能听见。

半晌,俞斐将被吹落的花瓣一片片捡起收好后才转身离去。

几日后。

太师六十大寿,宴请京中各位大臣。

俞斐本不想去,却想起太师和晏老将军是旧友,且当初以军功求皇上允自己终身不娶时,太师帮忙说了几句,少不得还他这个情。

府外,俞斐准备上马车时,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回头看向总管:“我让你嘱咐你的事都妥当了吗?”

总管微微躬身:“将军放心,为姝宁小姐生辰备下的东西都已妥当了。”

闻言,俞斐嗯了一声才上马车。

目送马车远去,总管身边的小厮终于忍不住问:“这姝宁小姐到底是将军妹妹还是妻子啊?祭拜规制都按当家主母来……”

话还未说完,就被总管一个严厉的眼神吓得住了嘴。

总管警告道:“这话要是被将军听见了,仔细你的皮!”

话落,他无奈叹口气:“二十年了,将军还是没能放下……”

街道宽阔,时不时有几个孩童从巷子里窜出,在穿过人群后又钻进另一条巷子。

相比苏州,天子脚下的百姓更显富贵。

南泠月站在曾经不知走过多少遍的长街,凝着眼前熟悉的景象,眼眶发热。

今日的京城比二十年前更繁荣,连百姓们的交谈也少有战事二字。

南泠月擦掉额间的汗,照着记忆中的路朝将军府走去。

只是连日的奔波让她很是疲惫,步伐也有些踉跄。

突然,一辆马车迎面驶来。

“让开!”

驾车侍卫怒喝一声,惊的南泠月摔倒在一边,险险躲过飞驰的马蹄和车轮。

车内的俞斐掀起帘子,蹙起眉:“什么事?”

听他这么一问,侍卫眼中掠过丝心虚:“是一个不长眼的小丫头。”

俞斐眸色一暗:“停车。”

马车缓缓停下,俞斐冷着脸下了车:“我说过,若是不慎冲撞了路人,必须停下安抚,你把我的话都当耳旁风了?”

寒厉的语气让侍卫后脊一凉:“属下不敢。”

俞斐抬眼望去,之间不远处一个杏色背影艰难爬起。

那似曾相识的身影像一根针,猛地刺在他心口:“姝宁?”

俞斐紧缩的眸子颤了颤,双腿不受控制地走了过去。

======第17章======

南泠月撑起身子,皱着一张脸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京城马车横冲直撞这点倒是一点没变……”

她嘟囔着,不由想起以前前世十一岁那年。

也是在这条街,一辆马车直冲她而去,幸好身边的俞斐救了她。

思及过往,南泠月沉叹一声。

一路上她都在想,见了俞斐该说什么。

她怕琅嬛付费整理俞斐不相信自己就是南泠月,更怕他已经忘记自己了……

南泠月强提起精神,抓紧包袱看了眼身边的客栈,还是继续朝将军府走。

而她身后几尺外的俞斐,在看到她的侧脸时,眼中的光芒瞬时熄灭。

不是她……

俞斐袖中的手慢慢攥紧,看着那抹杏色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

他自嘲一笑,整整二十年,自己为何还总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lanlan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