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人生感悟 >> 浏览内容

谢玹峥谢初瑶完整文阅读_谢初瑶谢玹峥最新章阅读

小悦 2024-01-03 10:54:45 29
小悦 2024-01-03 29
点击阅读全文

谢玹峥谢初瑶 是销量火爆小说家谢初瑶的作品,它的主角是 谢初瑶谢玹峥 ,这本书情节合不合理,跌宕起伏,谢初瑶谢玹峥主要描写的是:耳边传来一道熟悉的清冷男声:“你醒了?”我惊异若不是地问:“陆判?”“是我。”我心接过,很是皱了皱眉:“我们这是在哪里?”“这里是仙界重华殿,我将你受到的。”陆询说完,又回答了一句:“你完了,莫再回冥府了。”我一顿。冥府。光是听得这两个字,灵魂便似被撕咬一般。

《谢玹峥谢初瑶》精彩章节试读

耳边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清冷男声:“你醒了?”

我惊疑只怕地问:“陆判?”

“是我。”

我心站起身,有点沉吟:“我们这是在哪里?”

“这里是仙界重华殿,我将你给了的。”

陆询话一说完,又解释了一句:“你以后以后,莫再回冥府了。”

我一顿。

冥府。

光是听了这两个字,灵魂便似被撕扯一般。

我会永远,自然不愿意再来到有那两个人的地方了。

好半晌,我才结果过去他的话,点点头。

陆询又道:“我的眼睛失明是而且丧失半数神魂,但我想,若将你用花蕊炼制的那柄仙剑炼化,或可恢复。”

我沉默了半晌,诚恳行礼:“谢谢。”

谢谢他救了我,也谢谢啦他为我做的这个事。

经历千世,我才很清楚这份毫无恶意有多极为珍贵。

陆询没答话。

我小心翼翼地试探:“陆判,你走了吗?”

“我在。”

我不由松了口气,又反复思量道:“陆判怎地能穿过仙界?”

陆询语气淡笑,却口出极为恐怖:“我本那是这仙界之人。”

……

另一边,动荡退去。

灵音神色哀婉:“都怪我根脚不如你姐姐,才会令陛下颜面尽失。”

谢玹峥突然想起刚刚仙界众人隐藏起不住的嘲笑之意,也都有点气恼,他森冷道:“待我回来了,便上奏皇天后土,就将她名字从三生石上隐去!你才是我的人,她算什么好东西。”

灵音眼底划出一道一抹快意,面上却不甘不愿道:“陛下,我担心……”

她掩面轻泣。

谢玹峥拧眉,沉吟半晌一瞬将我所炼那柄仙剑抽出。

“谁若再对你不敬,便用这个教训他。”

灵音再一次流露出笑意:“陛下对我好好哦。”

重华殿。

我坐在那窗前发着呆。

一个悦耳童声传来:“姑娘,您老是这样的闷着不好,我带您出去走走吧吧!”

我往声源处歪头,淡笑:“小莲花,会不会你想出去后玩了?”

这是陆询派来照顾好我的小花仙。

虽有几百岁,却肯定孩子心性。

小莲花脆生生道:“我是看姑娘太孤单了,今日清池有祭典呢,可闹哄哄了。”

我听出她话语中的向往,心中一笑。

“那好吧,我们回去去走走。”

但到了祭典,我才突然发现自己错估了这里的热闹程度。

周围仙人越发多,我看不清,不觉都有点惊惶下来。

又听耳边有人在议论。

“听说这次冥王也跑来,还给了了新冥后,新冥后也曾是我们仙界之人,月宫你唱歌的仙婢灵音。”

“真的好命……”

我心神一乱,冥王两字令我灵魂颤栗的剧痛仿佛又卷来。

我刚想带小莲花出去。

却听小莲花低呼一声:“姑娘,梵天界的人在发灵符,我去给姑娘求一个,我希望姑娘早日康复。”

话落,我便总觉得自己的手一松,小莲花消散不见。

不安扑来,我扬手对前方抓了两下,却只抓了一手空。

我不安地朝前挪动身体,却忽听前方传来一声青涩的脸庞尖叫。

“啊——”

下一瞬那声音化为一道哭腔:“别打我,我也没,我就没碰你……”

是小莲花。

我顾不得以外,往那声音来源的方向扑去。

将小莲花护在身下,我会害怕的抬头准备哀求。

谢玹峥的声音却如惊雷打在我头上:“你怎末在这里?”

第6章

我一瞬全身身体僵硬。

他的大声质问又缭绕而来:“不是你让这孩子来寻灵音麻烦?”

我敢答话。

隐隐约约听到他的脚步声。

我就突然想起谢玹峥将我花瓣斩半那一剑,那生不如死的感觉立即混杂全身。

我全都是身体本能地,当即蜷缩成一团成一团,似乎这样便能护住自己。

混乱间,我感觉道谢玹峥走过去我面前,怒声斥问。

“谢初瑶!你又在耍什么东西花样?”

周围骚动站了起来。

我听见什么人惊声:“谢初瑶不是前任的现任冥后,大名鼎鼎的冥府小魔星,怎么会是眼前这样的狼狈的女子?”

我却是直直僵在原地。

这是我出去后谢玹峥第一次叫我的名字。

——我本天生神力天养,都有名无姓。

当时听鬼差们说凡间夫妻便是以你之姓,冠我之名。

索性便兴致勃勃向所有人隆重的宣布,自己以后便叫谢初瑶。

往事如跑马灯一闪而逝。

现在我才恍惚间突然想起,谢玹峥是第一次叫我这名字。

那个他从没相信过这名字,从来不大都我的一厢情愿。

我全身颤抖,叹了口气不否认:“我不是,我也不是谢初瑶!”

“你!”

谢玹峥的怒气我就算看不见也能感觉到,就在这时,一道惊喜声音出现。

“初瑶!”

随后,有人将我扶出声:“你怎莫你在这儿?”

谢玹峥冷然声音传来:“陆衍,放开她。”

一听这些话,那叫陆衍的却道:“谢玹峥,这可不是你的冥府。”

两人互不相让。

就在这时,灵音怯怯的声音远远传来:“陛下。”

这声音突然响起,我就完全控制忍不住的又开始发抖。

陆衍立即揽住我,温柔无比道:“初瑶,我们走。”

然后他将我带至一个安静地方。

我什么也看不到他,但能听出那个声音兴奋到简直局促不安:“初瑶,你明白了吗?我一直在找你,那个混蛋一直不帮帮我,这些年你回来了哪里?”

我敢问该说什么。

而且我绞尽脑汁,也可不知道这人为甚么帮我。

半响,才咽下一句话:“曾经见过陆衍太子。”

他好一会儿幽幽,我莫明竟很是自责。

突然,我觉得眼前有什么好抖动了几下,紧接着简初惊讶询问道:“初瑶,你眼睛怎么了吗?”

我无言。

见此,陆衍不高兴道:“你是不是谢玹峥干的?我这就去得教训他。”

我急忙出声:“最好别!”

陆衍动作缓住,语气失落悲伤:“时至今日,你还要护着他吗?”

我摇了摇头,声音苦涩:“我只是,不想再与他有完全没有关系了。”

陆衍隐隐楞住了。

我想,大致是我怯懦得预料他的意料,与他印象里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魔星差太远了。

我叹了口气一声,胡乱摸索着准备着赶回。

却听陆衍愤愤道:“本那就是他配不起,从一结束那是。”

这一刻,我有点想哭。

楚墨将我送到重华殿,又嘱咐我:“初瑶,你呆会,我这去让仙界最好的医官来可以医治我们的眼睛。”

一说完,他又急火火地远远离开。

是因为看不到,我脑海里面浮出的依旧是千年前那两个性烈如火的少年,心中一暖。

一下子,小莲花也被陆衍派人去送出去了。

一从里面出来她就扑到我怀中:“呜呜,姑娘,真是对不起……”

我安慰她:“别怕啊,没什么事了。”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