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人生感悟 >> 浏览内容

姜明煦郑筱竹(姜明煦郑筱竹)全网首发小说-小说姜明煦郑筱竹完整版全文在线赏阅

xiaor 2023-12-05 11:21:25 22
xiaor 2023-12-05 22
点击阅读全文

郑筱竹睁大眼睛,她想问为什么,可这不是自己心知肚明的事情吗?

但自己离婚了,何静静追不到姜明煦也不是自己的错,她就不会伤害姜明煦了。

顾正辉没有答应自己。

郑筱竹拜托他不要把这些事告诉姜明煦。

自己则是去寻求更加稳定的方式。

回到家,姜明煦没回来,倒是来了位不速之客。

“郑筱竹,你找死啊!”何静静看见她的第一眼,二话没说就冲上来想给自己一巴掌。

郑筱竹死命抓住那只用力的手,平静至极:“何静静,是不是姜明煦不答应娶你啊?”

“你拼命威胁我,把我当做玩物的时候,知道不知道,猫儿也有虎性,我只是说了实话,你就如此动怒,你有没有想过,拆散我和姜明煦的时候,我有多想杀了你。”郑筱竹露出上辈子在缅甸拼命逃生时,遇到人就会露出杀意的眼神。

只有这样,她才能吓跑别人,自己才可以逃掉。

何静静只是军医,并且没有上过战场,她哪里见过这种眼神,瞬间就涌起一股惧意,但还是硬着头皮开口:“如果不是你,姜明煦不会在战场上拼命,你应该知道他身上的伤吧,最深的那道疤让他差点死了,是我把他唤回来的,可是他还在念叨着要回去见你。”

“你不是不喜欢他吗?为什么不离婚!”

差点死了。

四个字,让郑筱竹全身麻木不堪,她悻悻地收回手,脑海里又浮现起那日自己看见的画面。

“知道了,我会走的,给我买好票,我会尽快离开。”

第32章

郑筱竹一深一浅地迈着步子进屋,后面的何静静转惊为喜,激动地开口:“你说的,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姜明煦一辈子的!”

“你等着,我这就让我爸放了姜明煦!”

这句话让郑筱竹脚步虚浮,差点跌在地上。

看吧,她哪有什么资格和有权之人争夺。

姜明煦郑筱竹(姜明煦郑筱竹)全网首发小说-小说姜明煦郑筱竹完整版全文在线赏析

如果自己不喜欢姜明煦,她大可以了却佛衣去,可偏偏她最最喜欢姜明煦,所以见不得他出任何事。

过了一会儿,姜明煦果然回来了。

一进屋就把那块手帕扔在了郑筱竹身上,他拖着疲惫的目光:“一块手帕,你就怀疑我和何静静有染,郑筱竹,我在你心里,是这么不堪的人吗?”

郑筱竹咬着牙,接过那块手帕来来回回看了无数次,然后一脸愧疚的抬起头:“对不起。”

既然已经决定要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那自己还装什么?

姜明煦愣了下:“你究竟怎么了?喜怒无常的。”

“我没事,我累了,姜明煦,之前是我不好,我不该因为一块手帕就怀疑你。”郑筱竹缓缓站起身来,一夜没睡,头都有点儿晕了。

姜明煦蹙起眉心,看着进屋的背影,他以为回家了,郑筱竹又会和他吵。

好大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是进了另外一间,他急匆匆跟上去。

半响,姜明煦愤怒的声音响起:

“为什么分房,郑筱竹,你究竟要干什么!”

郑筱竹张了张嘴,面容憔悴地很:“姜明煦,我看见你就烦,我不想跟你一起睡。”

这个世界,让她太疲惫了。

姜明煦沉默了半刻,转身出了屋。

他好不容易才拿回来证明自己清白的手帕,为什么却得不到他想要的画面?

睡了两个小时的郑筱竹艰难地爬起来,屋子里空无一人,连早餐也没有。

她眼睛微微颤了下,眼神难掩酸涩。

姜明煦他应该对自己失望了吧?

这不就是自己最想要的吗?

郑筱竹在屋外转了圈,发现之前自己种的青菜已经发芽了,现在天气渐渐转热,也长不了多大,所以很快就可以拔来吃了。

但自己好像等不到做给姜明煦吃的时候了。

想到这里,郑筱竹飞快地擦去眼角的泪水:姜明煦,我做过的孽终究要还的。

从前,她以为是新生。

现在,重生只是偿还过去的罪孽而已。

郑筱竹舀了瓢水浇了点水,突然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起身进了屋子,将被子搬回了姜明煦的房间,重新把屋子又收拾了一番。

但又好像无所事事,也没什么胃口,便坐在客厅的椅子上发呆。

“姜连长媳妇儿,姜连长受伤了,你快去医务室看看吧!”

门口突然间叫了声,郑筱竹看清是隔壁嫂子,她惊的站起身来,但又很快地平复下来,冷漠地开口:“知道了,我等会儿就去。”

隔壁嫂子蹙了下眉头,摇头离开了。

郑筱竹紧绷的心脏仿佛被人千刀万剐一样,她深吸了好几口气,才缓缓起身。

脚步虚浮,在屋子里来来回回的乱转,姜明煦受伤了,也不知道伤到哪里了,她好担心好担心。

第33章

医务室

“那熊可是凶悍之物,你逞这个强干嘛!”顾正辉看着手臂咬的血肉模糊的姜明煦,强声斥责。

姜明煦眉头也没皱一下:“不然让它下山,山下全是女人和小孩。”

手臂虽然痛,却好像没有他的心痛。

自己受伤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两个小时了,他心里期待的人依旧没来。

“那也不能一个人过去啊,得亏那熊之前就受伤了,不然你早就进人家肚子了。”

顾正辉担忧的话语在姜明煦耳边响起,他默默地盯着紧紧关着的房门口。

什么时候,会有人推开它?

“咔嚓~”

小心翼翼地推门声,姜明煦的眸子里陡然升起一股亮光来。

但探出来的,是何静静的脑袋,她焦急地开口:“姜明煦,你怎么能一个人去打熊呢!”

姜明煦瞬间偃旗息鼓,麻木地移开眼神。

想见的人没见到,最不想看见的人却出现在了自己眼前。

何静静仿佛没看见姜明煦的表情一样,推开门走了进来,一边走还一边吐槽:“嫂子怎么没来,这么大的事情,她难道一点儿不关心吗?”

不过心里却激动的不得了。

“关你什么事?”姜明煦冷声怼道。

昨天他找到师长,让他别再撮合自己和何静静,可何师长他是怎么说的,他说自己如果不娶何静静,死的就是郑筱竹。

真是好笑。

姜明煦问他难道不怕自己举报吗?

何师长说不怕,他上面都是人。

拿回属于自己的手帕时,姜明煦心慌的厉害,一边是郑筱竹不相信自己要闹离婚,另一边是高高在上的师长拿人命威胁自己。

他究竟应该如何自处?

何静静不理会姜明煦的话,反而是想夺过顾正辉手里的东西亲自上药。

反正他和郑筱竹快离婚了,昨天爸爸跟自己说了,姜明煦一定会娶自己的。

姜明煦最讨厌的就是何静静的自以为是,他飞快起身:“把药给我,我自己回去上!”

只留下在原地愤怒跺脚的何静静。

出了医院门

姜明煦眼神一缩,映入眼帘是郑筱竹和小战士亲密低头说话的样子,全身的怒气席卷而来。

“姜,姜连长来了!”小战士眼尖地打了声招呼。

郑筱竹愣了下,笑着转身,看着他受伤的手,心里的担忧涌了起来,但还是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这不是没事嘛,瞧隔壁嫂子急的。”

说完,她压制悲痛转身就走。

那条手臂全是伤,血肉模糊的,比起自己当初的伤还要狰狞。

郑筱竹从小战士口中问出,姜明煦今天巡山,遇到了熊,几百斤,他一个人提枪就上了。

她都不敢想象那个画面。

姜明煦深吸了一口气,看着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r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