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人生感悟 >> 浏览内容

江枝宋之淮顾妍全新篇阅读_宋之淮顾妍江枝无删减免费阅读

小莉 2024-02-28 08:01:27 43
小莉 2024-02-28 43
点击阅读全文

江枝宋之淮顾妍 是畅销小说家宋之淮的作品,它的主角是 宋之淮顾妍江枝 ,这本书层次清晰,学富五车,本文讲述了:5宋之淮在我说完这些话之后,脸上头一次露出了空白的表情。我抿了抿唇,然后把离婚协议书递给宋之淮。「你签上字就可以了,上面的各种条件我请人专门核对过,你看看你满不满意。」宋之淮终于动了动手指,然后接过离婚协议书。他生得俊秀,二十七岁了,魅力也依旧不减,甚至比从前要多了一份成熟,更加吸引人。

封面

《他追妻火葬场了》精彩章节试读

5

宋之淮在我说完这些话之后,脸上头一次露出了空白的表情。

我抿了抿唇,然后把离婚协议书递给宋之淮。

「你签上字就可以了,上面的各种条件我请人专门核对过,你看看你满不满意。」

宋之淮终于动了动手指,然后接过离婚协议书。

他生得俊秀,二十七岁了,魅力也依旧不减,甚至比从前要多了一份成熟,更加吸引人。

他只是看了几眼,就将离婚协议书放在桌子上。

「江枝,我觉得我们之间可以共同面对这次的难题,而不是在这种关头的时候就各自离开。」

我笑了笑:「可是,宋之淮,你不爱我,为什么不肯签离婚协议书?」

现在和我在一起,这是很麻烦。

我的心,在这一刻,还是忍不住再次跳动起来。

毕竟,宋之淮,是我爱了十年的人。

难不成……

但是,回应我的,是宋之淮的叹气声。

「我不想骗你,但是你和她很像。」

我和谁很像?

这个答案,宋之淮不肯告诉我,但是第二天,妈妈就打 dian hua 来,声音里面带着窃喜。

「枝枝啊,你爸的资金现在被填补了,是宋之淮帮的忙。」

「你说他是不是喜欢上你了啊?」

「也对,在一起七年了呢,总该喜欢上了。」

我的脸色惨白, kou 着 shou ji 的手发抖。

因为,我看见宋之淮了。

宋之淮现在就在他的公司门口,他穿着黑色的西装,身旁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年轻,漂亮。

她笑得明媚,穿着白色的 qun 子,连声音好像都有着阳光的味道。

「宋之淮,大黄还在吧?」

宋之淮的脸上带着我从来没见过的笑意。

「嗯。」

我知道大黄,是一只小土狗,我以前总是喜欢和大黄在一起玩,但是宋之淮看见的时候,就会抱走大黄。

我那个时候委屈地问:「宋之淮,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是我和你养的狗玩都不行吗?」

宋之淮皱着眉,脸上全是不耐。

「不行。」

我问:「为什么不行啊?」

一连问了十遍,宋之淮才开口。

「因为是一个很重要的人送给我的。」

3

大黄被养得很好,甚至在宋之淮最穷的时候,也给大黄喂的是最好的狗粮。

我挂断妈妈的 dian hua ,然后打开 shou ji 照相机。

我仔细对照了下,发现,我和宋之淮身边的女人,长得真的很像。

无论是眉眼,还是嘴唇。

只是,女人的脸对比起我的脸,要更加的清纯和聪明。

女人蹦蹦跳跳的,终于小心地踮起脚,吻了下宋之淮的唇。

宋之淮的脸慢慢变红,像是一个刚入爱河的毛头小子。

我一向死脑筋的脑袋终于想通了。

原来我只是一个替身。

难怪当初在我说出钱想要和宋之淮结婚的时候,他明明很厌恶,甚至对我说很恶毒的话,但是同意了。

那个时候,其实还有一个富婆出更高的价钱想要和宋之淮在一起。

但是那个时候,宋之淮拒绝了。

我笑着说:「宋之淮,你可别后悔,我只有这么多的钱,那个富婆却有更多。」

宋之淮皱着眉:「我不是出来卖的。」

那个时候,他盯着我的脸,我还以为是因为我长得比那个富婆漂亮。

原来只是因为,我和他的白月光长得很像。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到家的了。

像是失去了魂魄一般。

我还是要还宋之淮的钱的,他把我爸在外面欠的钱填上,我就要还回去。

我活了二十五年,从来没有担心过钱的问题,但是就在这一刻,我开始担心钱的问题了。

我想了很久,终于开始把我原本的各种包包和所有值钱的东西转卖出去。

兑换下来的钱总共有一百多万。

我把这些钱全部放在一张卡上,然后把家里面所有的关于我的东西收好。

这些天,我还是不要在这里了。

我妈曾经说过,虽然我脑袋不太灵光,但是我有一个优点。

那就是识时务。

万一宋之淮还要和他的白月光回到这里呢?

我当然是主动给他们让位了。

只是,我在收拾好东西刚出门的时候,就撞上了宋之淮。

不仅是他,还有白天亲他脸的那个女人。

女人扬起笑脸,「你好,我叫顾妍。」

顾妍。

哦,我想起来了,这个名字,我曾经听过。

4

她出现在宋之淮那年和我放的孔明灯上。

那个时候,我愣了愣,看向宋之淮一字一顿写着的名字,然后问:「顾妍天天开心,顾妍是谁啊?」

那天,在漫天的孔明灯作为背景的天空下,宋之淮的声音苦涩。

「是我生命中一个很重要的人。」

我没有问重要的人是谁,毕竟过去了也就算是过去了,宋之淮现在的身边是我。

也就是那天,在他放飞孔明灯之后,他俯下身,吻了我。

而现在,我像是一个狼狈的小丑般,站在原地,尴尬地扯起嘴唇。

「我叫江枝。」

宋之淮看到我收拾好的行李,他皱起眉,问:「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

我眨了眨眼,努力不让自己眼眶里的泪水掉下来。

但是我太喜欢哭了,我忍不住。

「我要去外面的酒店。」

好丢人。

在出轨的丈夫面前,在小三面前,我居然没忍住哭。

宋之淮扯过我手中的行李箱:「你去外面的酒店干什么?」

我擦干眼泪:「你出轨了,我为你们腾位置。」

省得膈应我。

宋之淮的表情僵了一秒,然后对顾妍说:「抱歉,我和她单独聊一下。」

房间里面,宋之淮脸上有些冷漠。

「她已经有孩子了,我和她不会再有什么了。」

「从前没有,」他脸上的表情有些落寞,「以后也不会有。」

我抬起手,一巴掌甩在宋之淮的脸上。

「滚!」

「你真的太恶心了,我居然还喜欢你五年!」

当天晚上,我还是搬到酒店里面去住了。

任凭宋之淮说了很久,我也没有回头。

最后,他冷着脸:「你走吧,别到时候又求着让我你。」

我一哽。

宋之淮的性子很冷,从前每次生气,都是我求着让他我。

有一次我一整天和朋友在一起,没有回去,宋之淮发了好大的脾气。

其实他发脾气,也就是不我。

我哄他哄了一个星期,直到后来,宋之淮才终于对我有好脸色。

从此我再也不敢在外面玩就是一整天。

圈子里面的人都开玩笑说:「别人是妻管严,怎么你是夫管严啊?」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