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人生感悟 >> 浏览内容

孟姮齐翊(孟姮齐翊)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孟姮齐翊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孟姮齐翊最新章节(孟姮齐翊)

xiaohei 2023-12-07 17:30:48 28
xiaohei 2023-12-07 28
点击阅读全文

只要孟姮一死,落水的那点事就彻底了结了。

她忍不住笑了一声,这就是和他们萧家作对的下场,就算她只是出身萧家的一个丫头,也不是别人能算计的。

心情大好的摸出几个金瓜子给了秀秀,这是她刚刚得的萧宝宝的赏,虽然珍贵,可一想到后顾之忧要解决了,她也就不觉得心疼了。

秀秀却没能高兴起来,黯然地回了乾元宫。

这天夜里,齐翊留了朝臣在御书房议事,以往这种时候,孟姮是不许回偏殿的,齐翊对她的规矩苛刻,他不回来她就必须在这里等。

只是后来他忙的次数太多,孟姮不回偏殿也不会老老实实的等,大都是在软塌上先睡了,齐翊也就懒得再管她。

这次孟姮却难得熬到半夜还醒着,还将东西又收拾了一遍。

德春在旁边帮忙,见她十分细致忍不住笑了出来:“姑姑做事真是用心,怪不得蔡公公说,只有您在皇上身边,他才放心。”

孟姮摇了摇头,若有似无地叹了口气,德春隐约察觉到她情绪不对劲,却不好多问。

这天直到后半夜齐翊才回来,一进门瞧见孟姮坐在椅子上,手撑着头一副等睡着的样子,瞬间怔住了。

等孟姮的手一晃,要撑不住头的时候,他才快步上前,稳稳地扶住了她,孟姮却还是醒了。

在她睁眼的一瞬间,齐翊猛地抽回手,下巴一抬:“还不来伺候。”

孟姮顺从地起身跟着他进了耳房,一路上也没言语,姿态倒是十分温顺,却看得齐翊直皱眉。

他琢磨着是自己之前那句忍一忍让她伤心了,心里冷笑了一声,他当初伤的心可比这个多多了,这就忍不了了?

他半是嘲弄半是威胁:“朕还没出完气,不会让你就这么死了的。”

孟姮竟也没嘴硬说什么靠她自己,只仰脸朝他笑了笑,神情有些空茫。

齐翊很不满意,正想再说点什么,更鼓忽然敲响了三声,孟姮不再多留,躬身退了下去,只是临走之前,忽然又扭头看了他一眼。

那一眼,她看的很深很久,看得齐翊都以为她有什么话要说,可她却又沉默地走了。

齐翊看着她的背影,心里莫名的不安,哪怕第二天早朝时,得到了消息的四大世家纷纷上书让利,使江南御寒章程得以推进,也仍旧没能让他开怀。

这般心神不宁之下,他索性早早的就回了乾元宫,可宫里却到处都没能找到孟姮的影子。

孟姮齐翊(孟姮齐翊)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孟姮齐翊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孟姮齐翊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孟姮齐翊)

那股持续了一宿的不安陡然被放大,他额角突突直跳,命人去找,可人还没来得及派出去,蔡添喜却慌慌张张跑了进来:“皇上,宫门处传来消息,说是孟姮姑娘想要逃宫,现在被昭阳殿众人堵在宫门口了!”

第29章逃宫是死罪

齐翊懵了一下,仿佛没听清楚似的看了过来:“你说什么?”

蔡添喜也没想到孟姮这么想不开,声音里满是唏嘘,又忍不住替她找补:“昭阳殿那边来人传话,说是孟姮姑娘被堵在宫门口了……兴许这中间有什么误会。”

他斟酌着小声开口:“这天都黑了,说不定是看错了人。”

可既然话都传到乾元宫来了,必然是有把握的。

齐翊陡然回想起昨天孟姮的古怪,心脏一沉,孟姮八成是真的动了出宫的心思。

你竟敢又背弃朕一次……好,很好。

齐翊阴沉沉地笑起来,朕明明都答应了等你二十五岁会放你出宫,你却连这几年都等不及……朕还是对你太好了。

当初就不该留下谢家人的命,朕就该让你在这世上,除了朕,再没有任何人值得惦记!

所以这次,他会吸取这个教训的。

他抬脚往外走,蔡添喜正要跟上,就见他又顿住了脚,声音阴恻恻的:“朕不希望这个消息,还有其他人知道。”

蔡添喜心里一凛,连忙应声,一边匆匆追赶齐翊,一边言简意赅的吩咐小太监,让他们赶紧去各宫门传话,该封锁的地方都封锁起来。

只是昭阳殿的人既然先到了,恐怕这消息就封不住了。

如同他所猜测的,等他们到宫门的时候,这里已经乌压压一片人了,宫人提着的灯笼将宫门处照的明明白白。

蔡添喜忍不住叹气,偷偷觑了齐翊一眼,他脸色阴鸷的瘆人,饶是他这大半辈子伺候了两位帝王,也还是被唬的没敢吭声。

他只能去搜寻罪魁祸首,目光很快越过众人,落在那披着斗篷,用兜帽遮住脸的人身上。

对方被侍卫压着跪在地上,死死垂着头不肯抬起来,这幅躲闪的姿态,一看就知道心里有鬼。

看来是没错了。

蔡添喜叹了一声,他怎么说也和孟姮共事三年,总有几分情分在,看她走到这番田地,总是不忍的,可也只有这几分怜悯而已了。

萧宝宝兴冲冲走过来:“稷哥哥,我早就说过她不是个好东西,你还不信,你看,你开恩免了她流放滇南,她却想自己逃,这次你可不能放过……”

她说着说着,声音就低了下去,是被齐翊的脸色吓到了,她打小就在齐翊跟前长大,还是头一回见他露出这般骇人的神情来。

就连当初被谢家退亲又遭遇灭口的时候,他也只是悲痛,可现在狰狞的恨意仿佛要凝成实质一样,活像头凶兽。

然而他一开口,声音却古怪的平静:“朕当然不会放过她。”

萧宝宝轻轻吞了下口水,没敢再开口。

齐翊也没在意她,自顾自抬脚。

宫人分海般让出了一条路,由着他走到了跪着的人跟前,蔡添喜想去摘那人的兜帽,毕竟这般遮遮掩掩面圣,很是不敬。

可齐翊一摆手拦住了他,蔡添喜不明所以,却十分识趣的退了下去。

齐翊此时才蹲了下来,声音柔软低沉,仿佛夫妻间在低语,可说的话却惊得人寒毛直竖——

“是不是你家里人都死绝了,你才能安分?”

跪着的人一抖,缩成一团不敢说话。

齐翊一声轻笑:“现在知道怕了?晚了,这次朕就好好教教你,什么叫悔不当初。”

话音落下,他声音骤然狠厉:“把她带回去!”

禁军连忙高声应答,上前就要拖着那人走。

沉光却慌了,她费心思谋划这么一出,可不是为了让齐翊把人带走的,犯了这么大的罪,皇帝不该直接杀了她吗?

她猜不透齐翊想干什么,却很清楚人一旦被带走,变数就不是她能控制得了的,万一孟姮真的活了下来……

对上萧宝宝那人都不肯吃一点亏,何况是她?

后患无穷!

沉光心下狠狠一沉,紧紧抓住了萧宝宝的手:“主子,不能就这么让她走,这么好的机会不能糟蹋。”

萧宝宝被说动了,连忙上前拦住了齐翊:“稷哥哥,打从我进宫你就告诉我要守规矩,怎么现在她犯了错,你反而不按宫规处置了?”

沉光趁机开口:“按宫规,这些逃奴是要杀头的。”

齐翊不为所动,目光阴冷的扫了过来:“你在教朕做事?”

沉光浑身一抖,慌忙跪地:“奴婢不敢,奴婢只是想起了宫规……”

“滚开。”

沉光不甘心,却扛不住压力,哆哆嗦嗦让出了路。

齐翊却又没走,目光仍旧沉甸甸地压在她肩头:“你怎么会知道今天有人逃宫?”

沉光一时哑然,眼神游移不定,有心编个理由搪塞过去,却不知道为什么生出来一股预感,总觉得她一开口就会遭殃。

萧宝宝只当她是被齐翊吓到了,很有些看不过眼:“我闲着无聊出来走走,瞧见她鬼鬼祟祟的,就把她拿下了……稷哥哥,我们立了功,你怎么还凶我们?”

她不高兴的撅起嘴,齐翊刀子似的目光在她脸上来回搜寻,却没瞧出撒谎的痕迹来,末了只能作罢。

“回去吧。”

萧宝宝不依不饶:“我不回去,我一走你就会放了孟姮的,你今天必须当着我的面处置了她。”

齐翊眼睛慢慢眯了起来:“她犯了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he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