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人生感悟 >> 浏览内容

满星卫承宽【已完结】_穿成极品老妇之后只想当咸鱼全新篇阅览

小芊 2024-01-03 20:42:01 20
小芊 2024-01-03 20
点击阅读全文

火爆新书《 穿成极品老妇之后只想当咸鱼 》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寸寸金”,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娘,是王公子叫我偷的”卫承佑赶紧解释:“王公子说了,只要我偷了金公子的银袋就给我加月银”“他让你吃自个的屎加月银,你吃吗?”卫承佑:“......”想到自己吃屎的模样,呕~差点没吐出来“这边没人,他肯定在那边”喊声隐隐从不远处传来满星狠狠瞪了卫承佑一眼:“赶紧跑,等我到了王家,你要是还没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卫承佑也不敢耽误,快速的消失在弄堂里“喂,有没有看到过一个少年朝这边跑过来...

满星卫承宽【已完结】_穿成极品老妇之后只想当咸鱼全新篇阅览

第27章


红绣坊在第二大街的中央,占了三间门面,一间是几位绣女们在绣着东西,一间挂满了绣样与布料,另一间则是时下最为流行的成衣样式。

满星来到第一间铺子里,女管事的迎了上来:“这位大娘是来选绣样吗?”

“我找你们掌柜。”满星淡淡笑着说。

“不知找我们掌柜的有什么事?”女管事一边笑着应,一边打量满星和小菱儿的穿着。

小菱儿长得可爱,打扮起来更招人喜欢,加上这些日子满星的疼爱,完全不同于以前怯懦的模样。

至于满星,原主从来不会亏待自己,一箱子的衣裳都是六成新。

“听说红绣坊在招学徒,我便带了我孙女过来。”满星道。

“请跟我来。”一听是来学绣活的,女管事热情了许多,能学得起绣活的人家可不多啊。

红绣坊的掌柜是和满星差不多年纪的妇人,眉目温婉,身上所穿并不是绫罗绸缎,而是和满星身上差不多的衣料。

满星道明了来意,妇人便打量起小菱儿来。

小菱儿有些怕生,不过见阿奶一直鼓励的看着自己,也壮起胆子回视着掌柜。

女掌柜笑了笑:“是个乖巧的孩子,不过要入咱们红绣坊学绣活,每个月要交一两的银子。”

说完,看着满星的的反应。

满星依然挂着淡淡的笑容:“学识和手艺都是无价的,我孙女要是能学到一些傍身的技能,也是值得的。”

女掌柜有些惊讶小小妇人,还能有这般的见识,一般人只会心疼银子。

“说的可真好,不知家住哪里?”

“东王村。”

“东王村有户秀才人家,其父子都中了秀才,在咱们镇上很是有名啊。”

“掌柜说的正是我家。”

女掌柜愣了下,高兴道:“原来如此,这就难怪夫人有如此见识了,菱儿这徒弟啊,我收下了。”

满星松了口气,这掌柜的举手投足一看就是个精致的人,这样的人要求也高,她还真担心不会收了菱儿,看来秀才之家的作用还挺大的。

满星先交了两个月的学费,两天后开始正式学绣活。

到时菱儿是要住到绣坊里来的,五天回家一次。

“卫夫人。”女掌柜柳氏笑送满星到门口时说:“绣女的手是很金贵的。”

一句话,满星就懂了。

小菱儿虽还是个孩子,皮嫩的很,但常年劳作的手,与真正孩子的细皮嫩肉,明眼人哪会看不出来。

绣娘的手要时常接触光滑的布料,手糙易勾丝。

小菱儿难得来镇上一趟,满星给她买了一些吃食和零嘴。

到家已近午时,方荷刚好烧好饭,烧了一桌子婆婆喜欢吃的菜。

“一两?”方荷听到学绣活的学费时,心都凉了,觉得这事肯定要黄。

没想婆婆竟然同意不说,还直接付了两个月的学银,当下抚着肚子,就要跪在满星面前。

“你这是干什么?”满星眼尖,赶紧扶她起来。

“娘,谢谢您让菱儿去学绣活。”方荷控制不住的哽咽起来:“儿媳妇以后一定会好好孝顺您的。”

“有这份心意就好了,别动不动就跪,你都快临盆了。”满星笑笑。

“对了,这几天别让菱儿干活,绣娘的手不适合做这些粗活。”

“暧,好。”方荷擦去脸上的眼泪。

卫承宽回来时听到这学费,娘还付了两个月,怔愣了好久。

当初妻子生了女儿,出了月子还被娘每天骂着,因此他也不疼女儿。

但娘突然对菱儿好起来,看着女儿小脸甜甜的笑容,他心情复杂的很。

两天后,是送菱儿去红绣坊的日子。

满星没有让卫承宽下田,而是让他穿上新衣裳,一家人先把菱儿送去绣坊。

看着爹和娘都穿上新衣裳,爹爹的眼神也不是厌烦的,菱儿心里头第一次对爹爹有了股亲切感。

正当一家子人高高兴兴的要出门时,卫承启回来了,身后跟着面色苍白,脸上带着泪痕的方杏儿。

得,去不成了,至少她是去不成了。

满星对着大儿子和大儿媳妇说道:“你们送菱儿去吧。”

卫承宽一家子刚走,院子里就安静了下来。

卫承启沉着脸,没说话。

在小树林里看到方杏儿时,他吓了一大跳,以为她又要阴他,直接快步出了林子。

没想方杏儿竟然在后面说,要和他成亲,还说这是他娘允了的。

娶方杏儿?怎么可能!

“承启哥哥,你喜欢我的,我知道你喜欢我。”方杏儿哽咽着说。

“胡说什么!我何时说过喜欢你?你一个女孩子家,说出这种话不害臊吗?”卫承启心里颇有火。

满星坐了下来,今天是卫承启回来的日子,她都不知道哪个时间点回来,方杏儿应该是一大早就去守着了,精神可嘉啊。

“承启哥哥,你怎么能这样说我?”

方杏儿一脸受伤的看着卫承启:“你若对我无意,那天小树林里为何这般体贴?”

“那天不过看你可怜而已,你别搞错了,我可什么也没做。”卫承启厌烦的道。

“是不是卫大娘让你不要娶我的?”方杏儿突然一手指向满星,秀气的小脸怒气腾腾。

满星无语的看着方杏儿,情感不顺就迁怒到旁人身上,格局能不能大点?

“你不要胡搅蛮缠,赶紧走人,免得丢人现眼。”卫承启原本心里对方杏儿确实有些喜欢,小树林里一见她湿身,心猿意马起来。

谁想竟是在算计他?简直可恶。

“你对我如此绝情?”方杏儿的眼泪大颗大颗落下:“卫承启,你若对我无情,我也不会客气,我现在就去族长那儿说小树林里的事。”

卫承启脸色一沉,见她还真的要去,拦在她面前,放软了声音:“杏儿,你这又是何苦呢?”

“我只问你,娶不娶我?”

卫承启脸色瞬间难看。

一旁的满星翻了个白眼,知道该自己来主持一下了:“那就娶了吧。”
"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