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人生感悟 >> 浏览内容

总裁豪门新星崭露头角,《宁靳洛婉》或被超越,云乔沈砚的故事引爆追捧!

小娟 2024-04-02 09:01:14 12
小娟 2024-04-02 12
点击阅读全文

《宁靳洛婉》精彩小说内容全文在线读,是大神作者云乔写的一本爆款小说,这里边的主要角色是 云乔沈砚 。本书才思敏捷,思路开阔,推荐给大家。全文主要讲的是:动作之时,颤着眼帘抬首,顺着那玄色长靴看去。这一瞧,便看见了萧璟的脸。她这辈子都忘不了这个欺辱自己的歹徒,一眼就认出了他。又慌又急,噙着泪骂他道:“怎么又是你这登徒子,还不快移开你的鞋履,放开我衣裙!”萧璟听着她的骂声,心想,到底是深闺养出的娇娇女娘,羞怒至极时,来来回回骂的,也就是那几句恶言恶语。

封面

《宁靳洛婉 》精彩章节试读

动作之时,颤着眼帘抬首,顺着那玄色长靴看去。

这一瞧,便看见了萧璟的脸。

她这辈子都忘不了这个欺辱自己的歹徒,一眼就认出了他。

又慌又急,噙着泪骂他道:“怎么又是你这登徒子,还不快移开你的鞋履,放开我衣裙!”

萧璟听着她的骂声,心想,到底是深闺养出的娇娇女娘,羞怒至极时,来来回回骂的,也就是那几句恶言恶语。

他眸底光影晦暗,低低笑了声,踩着她裙摆的锦靴半点未松。

眼看着云乔拉不到衣裳,急得直掉眼泪,才俯身近前,捏着她肩头把人拉了过来。

她身前都是方才那一跌后从自己身上溅出的东西。

乳白色的水意混着他留在她身上的青紫掐痕,美得让人难免在心底生出将眼前女子捻碎了的心思。

萧璟眼底浓沉,从身上抽出了个青竹色的帕子,给她细细擦着。

他的布帛素来是偏硬挺的质地,来来回回的在她娇嫩的皮肉上磨。

不像是给她擦拭,倒像是存心折腾她。

明明早就擦的干净,他却没有停手。

云乔身前又落了几道红痕,疼得嘤咛,扭着身子挣扎,又羞又怒得让他放开自己。

那痛哼嘤咛声,同昨日情缠时的哭喊,倒是异曲同工。

许是隔着帕子到底失了几分趣味,萧璟将手中那沾满她身上水意味道的帕子,收进袖中。

取而代之落在她身前红痕指印上的,是他带着茧的粗粝的手。

那是一双常年提笔握剑的手。

同云乔的夫君沈砚,截然不同。

云乔又怕又羞,身子颤的厉害,一个劲的掉眼泪。

一滴泪珠砸在萧璟手背,温热滚烫。

萧璟视线从她身前抬起,落在她满时泪痕的脸上。

眉心微蹙,笑意风流道:

“哭什么?不是你宽衣解带半褪衣裙,在这佛殿之中,做着见不得人之事吗?

我好心替你收拾,为你擦拭清理,却落得你句句责骂,我还未曾委屈,你倒先掉起了眼泪。

夫人瞧,这蒲团都被你染污了,让往后来这寺里拜佛敬香的人,怎么跪是好?

此处,可是佛门清净地,夫人这般放肆,就不怕神佛降雷,劈了你吗?”

他眉眼带笑,话音低缓。

最后竟把昨日厢房里,云乔被他欺负后,骂他的话语,笑着同云乔说了遍。

云乔又气又羞,想再骂他什么,却又想起的确是自己,在寺庙香殿里,威严佛像后,做了衣衫半褪的事……

萧璟眼底笑意更浓。

俯首贴在她耳后,下颚抵着她锁骨下丘壑。

肉挨着肉,骨贴着骨。

哑声低笑道:“怕什么,佛像未曾睁眼,又瞧不见你此刻模样。”

第6章不甘心

萧璟话说的过分,云乔羞恼至极,猛然将他推开。

她脸上挂着泪,匆匆拉起衣裙穿戴整齐,慌忙抱起女儿,抹了眼泪后脚步急急就往殿外跑去。

那去端米汤的小丫鬟这时候总算回来,正好和急急走出佛殿门口的云乔撞上。

小丫鬟见云乔神色不对,先是一慌,忙要问缘由,却瞧见了佛殿里头,正靠在佛像一侧,倚坐在蒲团上的萧璟。

当即猜出了事由,不敢多问。

云乔抱着孩子,扶着小丫鬟急匆匆的往落霞寺山下跑。

连今日婆母叮嘱的拜佛敬香都抛在了脑后,甚至没顾忌那个受婆母吩咐来盯着她拜佛的嬷嬷。

*

佛殿里,萧璟倚坐在方才被她染污的蒲团上,瞧着她慌不择路的往外跑,低笑着揉搓方才碰过她的指腹。

到底是生养过的妇人,情事上再生硬,也掩不住春情。

待云乔走远后,萧璟手下人进了内殿,同他禀告查案的正事。

云乔的公爹扬州知府沈延庆是私盐案中牵扯的重要官员,萧璟未曾立即查办了他,就是想着借扬州知府顺藤摸瓜,将这江南官场的蛀虫,一个个都揪出来。

手下人来禀告,说的便是沈家之事。

侍卫道,沈家嫡出公子,家中排行第三,是扬州出了名的纨绔,整日流连青楼楚馆,还养了个妓院赎身出去的女人做府上妾室,每日花销都在千两白银,绝不是寻常知府俸禄可以供养的。

萧璟略一沉吟,突然问:“这沈家三公子,是她夫君?”

他虽未指名道姓,下人却也知晓他问的是谁。

除了那方才神色匆匆从佛殿跑出去的沈家少奶奶,还能有谁。

“回主子,正是。”手下人点头道。

萧璟听罢,嗤笑了声:“安排一下,我亲自见一见他。”

话落后起身,将身下那被云乔染污的蒲团拎在手上,带出了佛殿。

另一边,晚凝急匆匆跑下山,抱着孩子上了马车。

人坐在马车里好久,都还没缓过神来。

小丫鬟紧挨着她,语气担忧,小声的问:“少奶奶,那歹人可是又对您做了什么不轨之事?”

云乔低垂着头,咬唇未语,哭过后的眼尾红得厉害。

接连两天在这佛寺里遇见那登徒子,云乔虽不知道那男人姓甚名谁是何身份,却也猜了个大概。

只觉得他不是带发修行却妄自破戒的淫僧,就是长居此地的哪家公子。

无论哪个身份,都定然和这落霞寺脱不了关系。

云乔如此想着,半晌后咬牙道:“这落霞寺,我是决计不会再来了!”

丫鬟吃了一惊,正要追问,那气喘吁吁跟下来的嬷嬷听得云乔这话,当即怒骂出声。

“好啊!夫人可是交代了,必定盯着少奶奶您一连跪上半月敬香,才算是诚心求子,如今这才第二日,您就叫嚷着说不出了,难不成是要老奴再请出夫人赐的戒尺?”

老嬷嬷话音跋扈嚣张,云乔听得戒尺二字,身子不自觉的颤了下。

云乔嫁进沈家五年,明面上是沈家少奶奶,实则却过得无半分体面,婆母对她动辄打骂,那戒尺,更是时常抽在她身上。

若是寻常时,云乔忍忍也就过了,再委屈总也会依着婆母吩咐办事。

可今日之事,非同以往……

这落霞寺,她是万万不肯再来了。

想到这两日遭受的欺辱,云乔红着眼抹泪。

难得硬气了次,回击道:“我说了不会再来这落霞寺,便绝不肯来,嬷嬷就是打死我,我也不来!”

嬷嬷闻言拿着那戒尺动手拽着她头发,就要把云乔扯下马车去打,

小丫鬟忙去挡,却被推在一旁。

云乔人被扯拽下去,匆匆将孩子送到丫鬟手上。

孩子被丫鬟抱在马车上,云乔却被嬷嬷扯着头发拽了下来,摔在山寺门前的雨后淤泥里。

暴雨后泥泞的路上,脏污不堪。

一身白净衣裳,生得姿容绝艳的小妇人,被人拉扯的掼在地上。

淤泥染污她衣裙,像是洁白神女像,被人硬生生砸烂。

嬷嬷满脸蛮狠,拿着戒尺使了十成的力道。

云乔背脊上挨了一道又一道戒尺抽打,疼得她噙泪颤抖。

那嬷嬷边打边要她乖乖去寺里上香拜佛,好好的给沈家求个嫡孙。

云乔咬牙忍痛,就是不吭声。

嬷嬷打得手都发麻,云乔疼得煞白了脸,也不应声。

好在,那正要下山的景慧和尚途径此地,瞧见后出言阻拦。

“落霞寺山门前,哪家的仆妇这般放肆,还不停手!”

那嬷嬷知晓自家夫人对着佛门人最是虔诚,唯恐这和尚去府里告状,忙扯着被打得狼狈可怜的云乔,将人拽上了马车,吩咐车夫立刻回府。

车夫不敢多言,依言驾马离开。

小丫鬟忙近前查看云乔伤势,连襁褓里的孩子,都被这阵仗吓得哭嚎。

那嬷嬷在车厢里,听得孩子哭声,烦不胜烦,伸手直戳在孩子额头,将小孩子嫩生生的脸蛋都戳红了,恶声恶气骂道:“赔钱货,哭什么哭!”

云乔的婆母沈夫人,常当众骂云乔女儿是赔钱货,从不避人,下人们有样学样,自是对云乔母女,没有半分尊重。

眼见女儿被那嬷嬷的手戳得疼哭,云乔慌忙护在女儿身前,心疼的揉着女儿额头。

那嬷嬷在一旁,竟还咬牙切齿冲着晚凝威胁道:

“小丫头片子而已,夫人早说了这孙女是个赔钱货,偏生少奶奶你还心疼的跟眼珠子似的,我可告诉少奶奶,您不肯好端端的在寺里拜佛给这贱丫头求个金贵弟弟来,回去就等着老夫人责罚吧!”

嬷嬷话说得嚣张,句句都戳在云乔心坎上。

云乔攥紧手掌,抱着女儿紧挨着车壁,拿手捂着女儿耳朵,气得浑身发抖。

不过数月的孩童,哪里听得懂什么言语,也不会记事。

可云乔,还是下意识紧紧捂着女儿耳朵,不愿让她听到这些轻贱她的恶言恶语。

自嫁进沈家后,夫君不堪,婆母不慈,公爹遇事三不管。

这些年来,云乔每每忍无可忍回到娘家和自己至亲倾诉,娘亲和哥嫂,却总逼她忍让求全。

他们都要她以夫为天,要她事事恭顺,要她温婉贤淑。

逼着云乔,活成了那吃人的规训里长出的女子模样。

将最初鲜活的她,刻成温婉贤淑处处忍让的泥塑。

又把原本有喜有怒性子倔强的云乔,雕成泥人脾性,不配悲喜,处处要忍受礼法训诫的提线木偶。

这样的日子,云乔苦熬了五年。

至今,也瞧不见尽头。

娘亲总同她说,世间女人的日子,都是如此苦熬。

还说她能高嫁给知府公子,已是撞了大运,更该事事迁就忍让,便是被夫婿打落了牙齿也要往肚子里吞。

可云乔总是忍不住想,

难道,她一生都注定要如此艰难如此屈辱,如此不得自主吗?

难道,世间所有女子的日子,当真就都如母亲所言,事事以夫为天,半点快活恣意都没有吗?

若果真如此,她真的好不甘心……

第7章学房中事

从落霞寺下山后的马车里,云乔听了那嬷嬷一路的冷嘲热讽。

马车总算到达沈家。

那老嬷嬷冷哼了声,便去寻了云乔婆母告状。

云乔瞧着那嬷嬷走远,抱着女儿回到自己院中,进门后将女儿妥帖放在摇篮上,低声给她唱着安眠的曲儿。

总算将孩子重新哄睡,她浑身强撑着的那股心气儿,才能松软了下去几分。

安静的内室里,一身狼狈的云乔,连干净衣衫都没来得及换。

女儿睡下后,云乔指腹轻轻落在女儿额上,一下下揉散女儿额上淤痕,脸上都是心疼之色。

小丫鬟瞧着云乔动作,叹了声后忧心忡忡的问她:“少奶奶,那嬷嬷可是夫人跟前的亲信,她若是在夫人那处给您上了眼药,您可如何是好。”

云乔眼帘低垂,自嘲一笑,回道:“还能如何,左不过是又一顿打骂羞辱。”

话音刚落,便听得外头传来那嬷嬷得意的话音。

说是夫人吩咐,传云乔过去见她。

云乔看了眼睡着的女儿,叮嘱丫鬟守着孩子,理了理衣裙,便同嬷嬷去了婆母院中。

沈家夫人信佛,院子里常年熏着佛香。

云乔人一踏进房中,便被那烟香呛得厉害,熏出了眼泪。

当初沈夫人原想着将自己娘家侄女许给自己儿子,没成想沈老爷却执意要履行云乔和沈砚这段二十年前的娃娃亲。

沈夫人算盘落空,又无法埋怨夫君儿子,便把怨气全发泄在云乔这个不满意的儿媳身上。

多年来变着法的折磨云乔。

此刻见她进门,沈夫人登时脸色阴沉,猛得抬手,一把将手中佛珠砸在了云乔额上。

那佛珠狠狠砸在云乔额上,瞬时就让云乔破皮渗血,疼得她眼中泛起泪花。

血痕落在净白如玉的面庞上,分外惹眼。

沈夫人这一砸用了十成的力道,云乔疼得难忍,咬唇强压下眼眶的泪意。

“跪下!”

沈夫人厉声叱骂,一旁那个她的亲信嬷嬷闻言,一戒尺就打在云乔膝上。

这一戒尺打得力道十足,疼得云乔双膝发麻,直直跌跪了下去。

云乔额上带着血痕,忍着眼泪,抬首望向自己这个婆母。

她本就生得容色娇美,这般染血垂泪的模样,更是惹人怜爱。

可瞧她这副模样,沈老夫人却满脸厌烦,话语刺耳难听,骂道:

“贱妇!白生了一副狐媚样,嫁进我家五载,却只生了个赔钱货的丫头片子,我们砚儿娶你进门,真是倒了几辈子血霉!”

沈夫人好一通骂,跪在地上的沈凝咬牙将眸光低垂,掩盖她眼底那抹藏得极深,却又无比浓重的倔强不甘。

云乔始终安静无言,心底却发苦。

她嫁给沈砚五年,自问处处守礼处处规矩。

五年来,谨记娘家教诲,对婆母恭顺,对夫君顺从,连夫君花了几千两银子,为个妓子赎身纳进府中,纵着个妓子没规没矩欺压主母的事都咬牙忍了。

而今,却要被婆母指着脑门辱骂。

就是泥人,也有几分气性。

云乔又如何会不委屈。

沈夫人骂了好一阵,言语一句比一句刺耳,跪在地上的云乔面色也愈加苍白。

不知熬了有多久,那沈夫人总算发泄完怒火。

骂声终于止住,云乔还没来得及松上一口气。

突听得婆母带着怒火,质问她道:“今日我吩咐你去落霞寺敬香拜佛,跪求神佛赐我沈家个嫡出的男嗣,你却半道下山,不顾我的吩咐早早回了家,还说往后绝不会再去一趟落霞寺,是不是如此?”

云乔自知这事绝不可能瞒得过婆母,闻言点头应是。

沈夫人见她还真敢应,拿起手边茶盏就又砸向云乔。

茶盏就砸在方才佛珠砸向的地方,云乔疼得下意识蹙眉。

茶水顺着云乔额头流下,将她眉眼睫毛都沾湿。

杯盏应声落地,砸得四分无裂。

沈夫人拍着桌子,怒声问:“你好大的胆子!我让你去,你为何不去!”

云乔闭了闭眸,抬手擦去脸上茶水。

咬唇忍下情绪,话音平静道:“母亲,您知道的,我怀不上,是夫君积年累月不肯入我房中的缘故,难道求佛,佛祖还能逼着夫君亲近于我吗?”

云乔生得绝色,原该是极为讨男人喜爱的。

可她的性子,却被她母亲养得实在古板无趣。

当年沈砚原本压根不想娶商贾之女,又早和表妹私下有了苟且,也是准备依着母亲的意思,娶了那惯会在榻上伺候人的表妹进门。

可那沈砚惯是个贪花好色的,只见了云乔一面,就被迷得变了心思,转而听了父亲的话,娶了云乔这个此前从未见过的‘未婚妻’。

云乔嫁进沈家后,沈砚得了朝思暮想的美人,初时待云乔,倒也算过得去。

可时日渐久,云乔性子古板,又不肯依着他的浪荡性子,学那些花柳巷女人的讨巧手段。

自然,也就不得沈砚喜爱。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