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韩钦之裴澜玥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韩钦之裴澜玥全本免费阅读全文(韩钦之裴澜玥)

小文 2024-03-09 06:13:47 15
小文 2024-03-09 15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 韩钦之裴澜玥 中的主角人物有韩钦之裴澜玥,这是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由作者韩钦之编写,这本书一气呵成,身临其境,韩钦之裴澜玥的主要内容是:韩夫人站起来,着急打圆场。“钦之,澜玥还怀着孕,你”她话还没说完,韩钦之拦腰抱起我,走了出去。他走得很快,我害怕,手指紧紧 kou 住他的衣服。他低头看了我一眼,放慢了脚步。把他放进后座,他欺身压上来。怕伤着孩子,拿了个靠枕垫在我的肚子上。“和母亲合起来骗我,这是第二次。”声音听不出喜怒。

封面

《这次我不想带球跑》精彩章节试读

韩夫人站起来,着急打圆场。

“钦之,澜玥还怀着孕,你”

她话还没说完,韩钦之拦腰抱起我,走了出去。

他走得很快,我害怕,手指紧紧 kou 住他的衣服。

他低头看了我一眼,放慢了脚步。

把他放进后座,他欺身压上来。怕伤着孩子,拿了个靠枕垫在我的肚子上。

“和母亲合起来骗我,这是第二次。”声音听不出喜怒。

我张口急于分辩,他食指抵住我的唇,不准我开口。

“我若是这次找不到你,你准备逃到什么时候,韩太太。”他抚摸着我的脸。

我不敢看他的眼睛,他勾起我的下巴,逼我直视他。

“躲什么躲,不是很能耐吗?不是找了赵峥涵做下家吗?”

他越说越气,眼圈都烧红了。

“我的孩子怎么能让赵峥涵做后爸!”

“是你先招惹我的,怎么敢跑。”

他环抱住我,头靠在我的颈窝,委屈地说。

他还委屈上了。

我使劲推开他,“发什么疯,我们离婚了。”

他勾唇一笑,“谁说的,我没签字,我们就是合法夫妻。”

我拗不过他,随他去了。

韩钦之强迫我说出现在住在哪里,带我去收拾东西。

我说我可以自己去。

他怕我跑了,非要今天就搬。

车停在小区门口。

韩钦之得意地笑了,“还以为你跑多远,原来舍不下我,一直住旁边呢。”

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赵峥涵来了。

“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前夫哥。”

“多谢你把澜玥送回来。”

赵峥涵提着一大堆菜,还不忘挑衅韩钦之。

“这么多天都是他照顾你?”

韩钦之看到赵峥涵手上的东西,又犯病了。

不等我解释,他就冲上去给了赵峥涵一拳。

赵峥涵不是吃素的,丢下东西,扭打成一团。

我顾忌着肚子里的孩子,不敢上前阻拦。

情急之下,我假装肚子疼,痛呼一声,蹲在地上。

韩钦之一把将赵峥涵推到在地,快速将我抱起,疾驰向医院。

前脚刚到医院,后脚赵峥涵就来了。

“医生,她怎么样?”韩钦之一脸焦急地问。

8

我心虚地低着头,能有什么事,我是装的。

医生将检查报告合上,扶了扶眼镜,“没大事,一切指标都正常。不过,在孕期一定要注意孕妇的情绪。”

韩钦之用手背试了水温,喂到我嘴边,“喝点水。”

赵峥涵走到病床边,无视韩钦之恶狠狠的眼神,他说:“澜玥,我先走了,你注意身体。”

说完就走出病房,带上了门。

我就着韩钦之的手喝了口水,手死死绞着被角,不敢说话。

一时之间,尴尬的气氛在病房内弥漫开来。

忽然,韩钦之揽过我,把我抱在怀里,我的下巴枕在他的肩上,鼻尖都是他的味道。

“对不起。”他弱弱地说。

从小我们吵架,他就没服过一次软,即使韩姨摁头让他道歉,他也都是拽拽的样子,不情不愿。主动道歉,倒是头一回。

我愣愣地说:“什么对不起?”说实在的,之前没告诉他我不是裴家的亲生女儿就拉着他结婚,这是我的错。韩钦之最讨厌别人骗他,我也算是骗了他。

韩钦之松开我,捧着我的脸,认真地说:“哪里都错了,我第一次不该质问你,第二次不该责怪你和母亲联合瞒我,第三次不该和赵峥涵打架。”

“你跑出家门,我担心坏了,那天全怪我,我从小就这个德性,你知道的。但现在毕竟不一样了,我是你的丈夫,是孩子的父亲。”

我深深地望着他的眼,记忆里的韩钦之总是放荡不羁的,眼里满是高傲与戏谑,如今的他眼中有一个小小的我。

“我刚刚也不该与赵峥涵打架,把你吓坏了吧,这都赖我。”他将我的头发挽到耳后,右手轻轻摩挲着我的脸颊。

我垂下眼,“嗯,我不怪你。”他突然这样,搞得我很不习惯。

其实自从得知我怀孕,与我结婚以后,他与以前就不一样了。

曾经一周都不见得回一次家,却每天准时回家陪我吃晚饭,即使不能回家也会给我打电话解释。孩子的事比我都上心,我经常看见他在手机上看母婴护养的网课。

9

韩钦之紧张地看着我的神色,以为我还没原谅他,立马将三指并拢发誓,“我以后再也不会了,我发誓。”

我噗嗤一声笑了,天不怕地不怕的韩钦之也有今天。

看我终于笑了,他双手使劲搓着我的脸颊,直到我说疼,他才撒手。

他的大手裹着我的手,说:“我们一直不离婚,好不好。”

我沉默了,现在的我根本不是裴家千金,失去一切的我,还能做这个韩太太吗?

他见我不说话,复又紧张起来,死死地拽着我的手,像个护着心爱玩具的小孩。

我叹了口气,“韩钦之,我现在已经不是裴家的大小姐了。”

他不解地歪头,“那又如何?”

我深吸一口气,“娶我对你没有任何助力,对韩家也没有。”

虽然我不再是裴家千金,可他还是韩家少爷,假千金和真少爷,哪里相配呢?

他屈指弹了一下我的脑门,很轻,像是挠痒痒。

“想什么呢?我韩钦之什么时候需要靠女人的 qun 带关系。”他恨铁不成钢地说,也许他心里在想,我又将他当成什么人了吧。

我心里没有安全感,任谁知道养育自己多年的父母不是亲生父母之后,都会陷入无限的自我怀疑之中。

他勾起我的下巴,让我看着他,“对我来说,你姓不姓裴都好,你是澜玥,就行。”

就这样,我又和他回了家。

我的房间的格局一点都没变,甚至还多了许多毛绒玩具。

韩钦之让我坐在床边,伸手拿了一个玲娜贝儿递给我,“你最喜欢的,圣诞款我给你买到了,你知道这个圣诞款多难买吗?可不是人人都像你一样有个这么厉害的老公。”

我看他嘚瑟的样子,接过玲娜贝儿。我如每个女孩一样,从小就有一个公主梦,迪士尼的年卡续约了一次又一次。

我一直以为我是父母最宠爱的公主,后来发现我是一个鸠占鹊巢的坏人。

在我生日那天,我无意间听到父母的谈话。原来他们的亲生女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他们想找机会接回她。

我想一定是弄错了,我与母亲那么相似,怎么会不是她的亲女儿呢?于是我偷偷去做了亲子鉴定,结果在情之中又在意料之外,我果然不是母亲的亲生女儿。

10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