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病娇金主爱上我全文阅读全本_袁嘉辰方远雪滢雨珂小说阅读

小蓉 2024-03-01 02:08:21 23
小蓉 2024-03-01 23
点击阅读全文

病娇金主爱上我 是一本现代言情书籍,由热门作者“袁嘉辰”倾力执笔,讲述了主人公 袁嘉辰方远雪滢雨珂 之间的感情纠葛,备受粉丝们的追捧。回到方远身边,我大病一场,连烧了五天。方远十分无语:“喂,我五万一个月养着你,你好好保重身体行不行?我可亏死了。”我钻进他怀里,“那后面半年,我给你打个九五折?”“去 ni nai nai de 。”方远轻咬了一下我的耳垂,“给你放几天假,好好养你的病。”下半年,方远的生意忙了起来,我要经常陪他应酬。

封面

《病娇金主爱上我》精彩章节试读

回到方远身边,我大病一场,连烧了五天。

方远十分无语:“喂,我五万一个月养着你,你好好保重身体行不行?我可亏死了。”

我钻进他怀里,“那后面半年,我给你打个九五折?”

“去 ni nai nai de 。”方远轻咬了一下我的耳垂,“给你放几天假,好好养你的病。”

下半年,方远的生意忙了起来,我要经常陪他应酬。

酒桌上,他自己不怎么喝,要我替他挡酒。

他甚至任凭客人们灌我酒,微笑着欣赏我醉咕隆咚的丑态。

我喝得愈痛苦,他愈发享受。

有钱人的变态,我实在不懂。

又一次酒宴上,我遇到了最不想遇到的人。

袁少,也就是远峰集团新晋的小韩老板。

他已经正式接替了父亲的位子,嘻哈潮服换成了西装革履,乱蓬蓬的头发梳成大人模样。

气质沉稳,举止得体,目光深沉。

已不是当初少年模样。

这一晚,方远异常兴奋,不停地让我喝酒,给王老板敬酒,给杨总裁敬酒,给刘部长敬酒……

当然,还要给韩嘉辰小韩老板敬酒。

和他酒杯相碰时,我微笑着说:“小韩老板,我干了,您随意。”

他说:“你少喝点。”

他又对方远说:“你让她少喝点行么?”

方远说:“我的人,小韩老板说了不算。”

嘶,好浓的火药味。

我赶紧把酒喝光。

他看了我几秒,也一饮而尽。

后来我就断片了。

早上醒来,我发现自己被方远糟蹋得不成样子。

他抽着烟,餍足地说:“袁嘉辰抢我生意,我抢他女人,算是扯平了。”

我迷迷糊糊地问:“谁是他女人?”

他扯了扯嘴角,掐灭烟头,望向我,“他心里的女人,还能有谁?”

方远和袁嘉辰在生意场上刀光剑影,我的日子也越来越不好过。

方远时不时用各种损招折腾我,还故意让袁嘉辰知道。

干扰他的心神,挑动他的怒火。

终于有一次,方远把我弄怀孕了。

他问我:“生不生?”

我窝在沙发里,用遥控器换着电视频道,木然说:“我们的合同里,不包含给你生孩子这项条款吧?”

10

方远说:“可以追加条款嘛,我加钱。”

我问:“这个‘条款’,也是用来对付袁嘉辰的吗?”

方远一呆,接着哈哈大笑:“小美人儿,我在你心里那么下作呀。”

在我的坚持下,方远带我去医院做了流产。

全程他阴沉着脸。

几天之后,我收到一条添加好友申请,居然又是袁嘉辰。

这次,他附加的验证消息是:“别再糟践自己了,离开方远。”

我依旧没有通过他的申请。

我也没有离开方远。

直到一年“合同”到期,我才终于和方远说再见。

此时,方远要出国了。

他失败了,国内的生意被袁嘉辰抢得精光,只能出国发展。

分别前,方远问我:“如果袁嘉辰再来找你,你会回到他身边吗?”

我说:“您多虑了,他不会来找我,我也要回学校读书了。”

我想专升本,以后还想考研。

“真是个好学生。”他揉揉我的头发,“小美人儿,我可能会想你的,以后回来找你哦。”

“小方总,拜拜,祝海外生意兴隆。”他瞪我一眼,转身进了机场安检口。

几天之后,我接到一个好消息,还有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我弟弟战胜病魔,彻底痊愈,已经回学校备战高考了。

坏消息是,我因为超出了休学期限,被学校退学了。

校园,我再也回不去的地方。

什么本科、研究生,这辈子也读不了了。

我回到紫晶馆上班。

我这才发现,一旦进了这种地方,就如同陷入泥淖。

再也爬不出来了,沉沦,只能继续沉沦。

拿我拥有的,换我想要的。

趁着尚有青春,挣得一些积蓄,余生不至于太过凄凉。

一年后的某天,某位故人大驾光临。

袁少,他点了我。

此时的我,已经相当职业化。

职业化的微笑,职业化的服务,不夹杂一丝情绪。

挣钱嘛,不寒碜。

袁少也成熟了很多,大大方方跟我喝酒聊天玩骰子,一晚上竟很是轻松快乐。

快结束时,他忽然说:“哎,给我唱首歌吧。”

我没问他想听啥歌,直接点了那首歌。

熟悉的伴奏响起,我悠悠唱道——

来日纵使千千阙歌

飘于远方我路上

来日纵使千千晚星

亮过今晚月亮

都比不起这宵美丽

亦绝不可使我更欣赏

……

唱到这里,我忽然发现,这是一首关于离别的歌。

临别在即,一切要讲的话也不知从哪里开始。

袁少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面无表情地听着。

那个曾经躺在我腿上哭泣的男孩,到底一去不复返了。

一曲唱毕,他没有再让我单曲循环。

却突兀地说道:“我马上就要结婚了。”

我一愣,立马笑道:“哦!那恭喜你啊!”

他盯了我半晌,拿起手机,“加个微信吧,我给你转小费。”

“不用啦,小费从前台走酒水单就行。”

“你不希望我再找你?”他的眼眸晦暗下来。

我保持微笑,问他:“你希望你未来的妻子,再遭受和你妈妈一样的痛苦吗?”

他微微一震,眼里满是不可思议。

但很快,他就恢复常态。

迅速站起身,走出包厢。

他走后,我又点了那首歌。

自己唱给自己听。

一遍一遍,循环往复。

这夜之后,袁少再没来过紫晶馆。

我接了一茬又一茬的客人,喝了一夜又一夜的酒,唱了一首又一首的歌。

却再也没有唱过,那首关于离别的歌。

和老爸的情人“表白”时,袁嘉辰恶心透了。

那女人还一副清高模样:“我只陪酒,不卖身。”

他更觉得恶心到家。

他是亲眼目睹过,她和老爸在车里怎么震的。

11

好在,旁边那个女孩的歌声,缓解了他的心不适。

她的粤语不太标准,音色却是极好的,把他最喜欢的歌曲,唱出了天籁的感觉。

他让她一遍遍单曲循环,她一脸委屈的小模样,还是乖乖地、认真地唱。

他来紫晶馆,目标很明确,就是要撬他老爸的情人,恶心一下这对“ gou nan nü 。”

老爸身家高贵,口味却很低俗。

十几年来换了无数情人,无一例外都是夜场陪酒女。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