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江莞贺淮琅免费小说(江莞贺淮琅)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江莞贺淮琅免费小说最新章节(江莞贺淮琅免费小说)

junma 2023-12-06 16:12:37 16
junma 2023-12-06 16
点击阅读全文

“妈你这么做是对的,怎么挽回也不可能恢复成从前那样了,有些伤害是无法抹去的。从前那些事,我都不放在心上了。现在呀,我就想过好以后的每一天。见不见面的,谁也影响不了我。”

爸爸从书房里钻出来,赞赏的说,“这才是我老宋的好女儿呢,可惜的是,这么好的女儿啊,还是被老卫家的大猪给拱了。想想我这心里就不愤劲儿,凭什么!”

想到老卫家那只大肥猪就快回来了,心口甜丝丝的。

有什么办法,世上男儿千千万,就那口大肥猪对我的心思。之前对他和滕静之间的事情产生的怀疑,都被大猪的各种撩给成功驱赶。剩下的,只有一日多于一日的喜欢。

这就叫孽缘。

晚上和妈妈说完悄悄话,在爸爸开口赶人之前,我自觉性特别强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也不知我妈给我爸下了什么迷魂汤,二十几年如一日,甜蜜如初。

洗过澡躺在床上看小说,大哥发来视频申请,他见我在自己家里,先是惊讶了一下,随即很邪气的说,“这么快就回家了?是不是为我回去准备时间呢?看来,我的小宝贝真是想我想坏了。”

一语中的,我有点羞羞的,也美美的。

“是啊,想得都记不起来长什么样了。大哥,你一天按三顿饭给我发视频,是不是就怕我忘了你的样子呢?”

就你会逗人玩儿啊,我也会的。

第236章活该

大哥扯起唇角给我来个邪邪一笑,“当然是,不然我这一夜脏三次就要找别人解决了,我可不想弄脏了自己,宝贝会嫌弃我的。”

又来,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赶情一夜脏三回还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光明正大的拿出来说。

卫老师的脸皮咋这厚。

我讷讷的接不上话。

本来是想要调侃他的,结果被他反调侃,把自己弄得难为情。

在打嘴炮这方面,我的水平确实有待提出。不论反击多少次,都以失败收场,我也是绝望了。

听说我回来,青青和小梓一大清早就来砸我家的门,非拉着我出去玩儿。

江莞贺淮琅免费小说(江莞贺淮琅)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江莞贺淮琅免费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江莞贺淮琅免费小说)

昔日的好朋友如今连见面都很难,太多沟通都是通过网络完成的。好容易真人相聚,着实应该出去狂浪一番。

我们这种年纪的女孩出去玩儿,已经很少去什么游乐场啊、海洋馆啊这类小儿科的地方,毕竟不是十几二十岁的年纪。现在我们的主要目标是各大商场超市购物中心,去了就是血拼,拼够本了就去品尝久违的美食。

整整一上午的时间,逛得脚都酸了,收获颇丰,中午饭准备去拐过弯新开那家泰国菜。

小梓开了车,我们把数以堆计的各种购物袋放在车里。因为停车的位置距离饭店距离不算太近,准备步行去吃饭,却在一个角落里看到一个特别不想见的人--花蕊。

多久了呢,要不是今天偶遇,我几乎已经忘记了她这个人,没想到她还在南城。

八月份的南城热得能要人命,花蕊却穿着拉链款长袖运动衫,下边的麻灰色运动裤一直盖到脚面,捂得严严实实,看着就热。她的长发剪短了,乱七八糟的披在肩头,那张娇弱的脸上挂着狼藉的泪痕,毫无美感。

我们经过一条狭窄的小巷时,她正拉着对面那个男人的衣袖哀哀的哭,嘴里不住的说着什么,离得稍远,也听不清都说的是什么。

只看到那男人似乎很不耐烦,一把打落她的手并推了一把,提高声音来了句国骂,让她滚远点。

花蕊一个踉跄,倒退几步差点摔倒,勉强稳住身子后又冲上来,毫不气馁的继续往男人的怀里钻。

这次男人是真火了,抬手就一个大逼斗,啪的一声听得我耳朵根儿都疼。

“花蕊,我最后和你说一次,想嫁给我,没可能。我爸妈不同意,我也不愿意。你这种唯利是图、阴险狡诈的脏女人,我就是一辈子不娶也不可能娶你。别再想办法纠缠我,很烦,很恶心。再有下次,我不介意把你干过的那些龌龊事发到你学校让大家都知道知道。”

说完,男人拔腿便走,经过我身边时我才看到正脸,是张双泽,那个花蕊从小私定终身的竹马。

半年多不见,他似乎瘦了不少,像根竹竿。

他应该也没想到会和我碰面,讶异的瞄了我一眼,脚步没有半分停顿的走远了,背影干净利索,没有半分不舍。

从前他见到我是那种恨不能弄死我的眼神,今天的他,对于我的出现选择了无视。

由此可见,花蕊和张双泽之间发生了不为人知的大事。就是这件事,让张双泽不再恨我。

从张双泽的话里分析,和花蕊纠缠的男人不仅贺淮琅和张双泽两个人,在不为人知的背后,花蕊的私生活相当的混乱,不然张双泽不会用到恶心这样几乎等同于侮辱的词汇。

当年的张双泽对花蕊其实是有几分真心的,不知道花蕊做了什么把难得的真心给作没了。

看着花蕊坐在地上掩面痛哭的一幕,我不由感叹,三十年河东,三十河西,当年她背着贺淮琅做出那种勾当,把贺淮琅当成野狗一样的抛弃。如今也尝到被抛弃的滋味儿了,山水轮水转,挺不错的。

没想过落井下石,但我所遭遇的所有不好的事情,基本都和花蕊扯得上直接或间接的关系,我实在对她生不出好感,更不会有怜悯。

“嗳,我没看错吧,那不是花蕊吗?”小梓这烈脾气,看不顺眼花蕊多少年,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整治她的机会。

张双泽那一耳光打得不轻,花蕊摔倒在地,像是摔得还挺重的,哭着正努力往起爬的时候,听到小梓故意抬高的声音,原本苦瓜似的脸直接变成难堪和屈辱。

她鼓着嘴想回骂几句什么,又觉得以一敌三不是对手,而张双泽早已走得连影子都不见了。索性连爬也不爬了,直接坐地上转身背对着我们。来了个破罐子破摔。

没事找事,遇事就躲,是她的风格。

“哟,这是哭了?还有脸哭呐,也不简单了。”青青温温柔柔的,小舌头淬了毒似的狠。

花蕊的脊背一抽一抽的,显然是还在哭。

落井下石不是我们这种善良的姑娘会做的事情,说了两句,在花蕊被气疯之前,我们三个互相拉扯着离开了。

她今天的下场是她自己作妖的报应,没人同情她。

坐在饭店里还在讨论,花蕊肯定是背着张双泽又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了,不然张双泽不能打她。想当年,张双泽为了她,可是把贺淮琅打得够惨。

要不是因为这,我和大哥怎么可能受那么多的罪。

想想就生气,这个始作俑者。

“依我看吧,张双泽对花蕊倒是真喜欢,要是花蕊能一心一意的跟着他,没准也能有个不错的结局。可惜她太贪婪了,心还那么花,难怪没有好下场,也是活该。”

“可不是吗,当年她横刀夺爱把贺淮琅给抢走了,以为能修成正果呢,结果给贺淮琅戴顶翠绿的大帽子。小月我跟你说,也多亏花蕊抢着收了贺淮琅那坨垃圾,不然咱也想不到贺淮琅那种小鲜肉可以渣到那种程度。”

“就是,听说贺淮琅和花蕊成了那天,我差点气死。现在想想,真是多亏他们俩成了。渣男贱女,绝配,没能锁死,好可惜。”

渣男贱女没能影响我们的胃口,这顿饭吃得还是满开心的。

吃喝玩乐一整天,晚上拎着大包小裹回家,我妈说贺淮琅又来了,还坐了好一会儿,可能是在等我,见我没回来,回去的时候挺失望的。

等我?

有病。

我耸耸肩,不以为然。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junma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