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南舒江斯年(江斯年南舒)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南舒江斯年无弹窗)江斯年南舒最新章节阅读

2023-12-07 20:15:05 8
2023-12-07 8
点击阅读全文

《南舒江斯年免费》 小说介绍

否则就算暂时死不了,身体都得垮。替躺着的人捏完全身,别说苏宜佳身上了,就连江斯年身上都起了层细密的汗珠。她直起身揉了揉腰,这才发现男人的目光里闪烁着急切,还有不确定的询问。“你那是什么眼神,我还能在这种事上骗你?没有大把握治好你,我也不至于傻到把一辈子都搭你身上。”苏宜佳弯起的眼眸,闪烁着小狐狸般狡黠的坏笑。...

南舒江斯年(江斯年南舒)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南舒江斯年无弹窗)江斯年南舒最新章节阅读

《南舒江斯年免费》 第16章 免费试读

  挣扎了会,他才开口:“佳佳啊,应该是他们没有跟你说清楚,小泽这是中了国外的新型毒剂,神经造成了永久性的损伤,以后都只能是这样了。”
  虽然他心底是一直抱有期望,也是这样安慰小泽的,但他也怕最后都是一场空。
  万一眼前的小姑娘守着这么个希望,最后变成了绝望,那肯定是没办法跟小泽继续过下去的。
  “华国医术博大精深,我相信凯泽一定会好的。”苏宜佳话说的依旧很肯定。
  既然系统把她和江斯年绑定在一起,那就证明江斯年肯定是有救的。
  随机任务只要一直做下去,必然会出现治好他的方法。
  这就是个开卷考试,只要勤快点就能拿满分。
  不过看着面前两个男人,都是副想说什么,又不知道如何开口的模样,她才笑道:“不过就算凯泽以后都是这样,我也会一直和他在一起的。”
  夏卫国很想问她,为什么愿意和小泽在一起。
  但最终还是不想把一些虚假的理由,或是真实的身不由己放到台面上来说。
  “谢谢!谢谢!”夏卫国眼眶微涩,睁了睁眼,才将那股湿意压了下去。
  高华彬赶忙把刚刚买完浴桶和五斗柜,剩下的五十四块还给了苏宜佳。
  他们回房前,还把浴桶擦了遍,又倒上了清水。
 南舒看热水还有等一会才烧好,便回到床边,把江斯年放平。
  “你一直躺着,全身的肌肉都得按摩,不然会萎缩。我们以后每天吃完饭,休息会就按。刚好会出一身汗,再帮你洗个澡。”
  江斯年不会拒绝,也没办法拒绝。
  看着昏黄的灯光,在小姑娘的侧脸落下一层光晕。
  那毛绒绒的小汗毛,看起来可爱的像颗桃子,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他的心越发温软了。
  “其实我以前跟个逃荒过来的老乞丐,学过点医术。我有个头痛脑热就都用他教的方法,康复的速度比去医院吃药打针都来的快。可后来沪市查人口,他没有介绍信,怕被抓起来,只能急匆匆的跑了。
  他也说过他的医术都教给我了,接下来就要看我自己的觉悟。所以我刚刚说你的身体肯定能好,并不是在开玩笑。只是你中了什么毒,血液里有没有残留,还有你的身体适不适合治疗,都得慢慢看。
  像你这种情况,下药都得用猛药,身体要养好了才能治,不然真要伤到根本。但这话我又不能跟夏叔叔说,我怕他太急了,在部队里容易分心。而且你这身体没好,万一秦家的人狗急跳墙,那我们就防不胜防了。”
 南舒絮絮叨叨的像个小话痨。
  事实上她只是故意趁着江斯年还不能动,努力给他洗脑。
  以前收成不好,确实有不少人来沪市讨饭,然后又跑了。
  这些人就算江斯年和夏卫国再有本事,也不可能查得到。
  用来解释她那越来越多的本事,是最为合理的。
  但她现在不能告诉夏卫国,要不然以夏卫国对江斯年的在意,怕是要盯着她看病、开药。
  那她很有可能会露馅。
  不过先告诉江斯年是让他心里好受些,并对以后的生活多些希望,人的精气神才不至于散了。
  否则就算暂时死不了,身体都得垮。
  替躺着的人捏完全身,别说苏宜佳身上了,就连江斯年身上都起了层细密的汗珠。
  她直起身揉了揉腰,这才发现男人的目光里闪烁着急切,还有不确定的询问。
  “你那是什么眼神,我还能在这种事上骗你?没有大把握治好你,我也不至于傻到把一辈子都搭你身上。”苏宜佳弯起的眼眸,闪烁着小狐狸般狡黠的坏笑。
  她的手指在江斯年的腹肌上戳了戳。
  虽然病了也有一段时间,但那让人尖叫的身材,却并没有多大改变。
  趁着躺着的男人没感觉,她还特别好意思的流连忘返了下。
  江斯年眼底的光变得有些幽暗,看的苏宜佳呼吸有点急促。
  他应该看不见吧?
  她就只动了手腕,胳膊可是纹丝未动的。
  从这个角度,应该只看的出来她手停在了哪,看不出来她又摸又掐了。
 南舒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可她也不想想江斯年是什么人。
  从她那拼命颤抖的睫毛,还有嘴角克制不住向上扬起的弧度。
  甚至吞咽口水的那么明显的喉咙,想猜出她做了什么,心理活动又是什么,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江斯年感觉心里涌上股滚烫的热流,似乎是想要去回应什么。
  只不过那毫无知觉的身体,让他所有的冲动都禁锢在了心里。
  像是只被关在牢笼里,急切咆哮的凶兽。
  “你身体怎么有点烫?是热的吗?那我们先去洗澡好了。”苏宜佳有些担心他这反应,赶忙起身去了厨房。
  也不管秦母那快要吃人的眼神,提着两个开水壶,还有一大木桶的热水就回了房间。
  肥皂是刚刚新拆封的,原本是秦母特意给夏卫国准备的,好拉拉关系。
  可苏宜佳却毫不客气,也顺回了房。
  她先抱着江斯年坐到轮椅上。
  捏开他的嘴,让头微微朝下。
  又拿盆子接着,简单给他刷了个牙后,才褪了那才换上的衣服,放进温热的浴桶里。
  已经大半个月没有好好洗澡的他,就算全身没了感觉,但浸泡在干净的水里,还是让他的心里有种舒畅的清爽感。
  就是他这媳妇下手太快,扒的过于干净了,让他多少有些尴尬。
  连耳根都不受控制的红了。
  然而这样的折磨远远没完,苏宜佳竟然也进了浴桶,还就坐在他的正对面。
  虽然有水隔着,但她坐下来的时候,不该看的江斯年是一样没少看。
 南舒刚找好舒适的角度,便看见江斯年的鼻子流下了两道滑稽的血迹。
  甚至连眼睛都泛起红色的血丝。
  “你这也太激动了,都还没给你进补呢,就流鼻血了。”苏宜佳用毛巾替他擦了擦。
  那猛然拉近的距离,让他的气血翻涌更甚。
  毛巾都被浸透了一块。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