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江枭肄林意免费小说 江枭肄林意全文在线看

dong 2023-12-02 18:18:43 13
dong 2023-12-02 13
点击阅读全文

她一直都在让,可谁在乎过她的感受?

是不是只要还是江枭肄的妻子,她就要一辈子让下去?

像是受到某种牵引,林意忽然停下脚,抬头看去,眸光一震。

面前停着辆吉普,江枭肄和于英楠共撑一把伞,谈笑风生地走了过来。

他将伞偏向于英楠:“孩子的户口已经迁到我名下,你可以放心了。”

说完,拉开车门准备上车。

可转目间,不偏不倚撞上林意深深的眼神。

第9章

‘轰!’的一声雷鸣,顷刻大雨。

林意红着眼,怔望着几步外将于英楠护在伞下的男人,指甲深陷掌心的手隐隐渗出血丝。

他竟然把于英楠孩子的户口迁到了他的名下?

他帮对方抢了个工作,三天两头的照顾还不够,竟然还要给于英楠养孩子?

既然这么爱于英楠,为什么不跟她离婚?!

江枭肄敛去眼中诧异,让于英楠上车:“你先走,一会儿我再去跟你商量。”

于英楠温柔点头,余光朝林意瞥去,满是嘲弄。

但林意的视线只在江枭肄身上,眼见他朝自己走来,双腿就像不受控似的,转身就跑。

雨越下越大,她看不清前路。

‘嘀——!’

刺耳的喇叭和刹车声骤然响起,她都来不及反应,胳膊便被狠狠一拽,一辆黑色红旗车在身前险险擦过。

江枭肄林意免费小说 江枭肄林意全文在线阅读

“你疯了吗?差一点你就被车撞了!”

林意望着江枭肄盛怒的眸子,积压了两辈子的委屈、不甘和愤怒彻底爆发。

“我是疯了!快要被你逼疯了!”

她用力甩开他的手,哑声哀诉:“你不喜欢我为什么不离婚?是要拖我一辈子,让我看着你对于英楠有多好吗?”

“因为你是政委,我是你妻子,我事事都要让着别人,让了工作,让了去首都培训的机会,我这条命是不是也要让出去?”

“……我受够了,再过下去,我怕我会变成真的疯子!”

林意从没有这样歇斯底里,江枭肄心头的火就像被冷水浇灭。

他本能地要去扶几乎快瘫倒的女人,对方却好像在躲避猛兽,连退了好几步。1

林意脸上已经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放低的声音几近哀求:“我真的快活不下去了,江枭肄,求求你离婚吧,放了我……好吗?”

她眼眶通红,流露出的卑微绝望,像针一下刺在了江枭肄心头。

在他的记忆中,林意从来都是温柔内敛、不争不抢的女人,他总以为,她所有的不痛快都是在闹情绪。

可当面临像是崩溃了她,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雨越来越大,林意就这样看着江枭肄,她满眼的破碎,浑身的死气。

江枭肄死死握紧双拳,望着她的黑眸一眨不眨。

很久,他才无力般挤出一个字:“……好。”

这天下午,民政局。

他们就领了离婚证。

加上上辈子,几十年的婚姻用了半个小时就结束了。

出了民政局,林意捏着离婚证,心中百感交集,恍若隔世。

此时此刻,她才切实有了重生的感觉。

转过头,她看向身旁从头到尾就一直沉默的江枭肄,千言万语都已经说不出口,也不再有意义。

半晌,她只是轻轻说了句:“谢谢你,祝你幸福。”

说完,林意转身离开,再没回过头。

望着那消瘦许多的背影,江枭肄攥着离婚证的手缓缓收紧,深邃的双眼翻涌着复杂情绪。

但直到她的背影消失不见,他都没在喊她。

一场雨过后,树叶滴着残余的雨水。

林意抬起头,遮住穿过云层的阳光。

阴霾散去,从这一刻,她的未来不会再有江枭肄,她的人生只属于她自己……

就在林意准备去跟婆婆道别时,身后突然传来女人的尖叫。

“救命啊!有没有人救救我的女儿!”

她望去,只见一个妇女站在桥上哭喊,河面上一个挣扎的小女孩正被水流冲向下游。

林意脑子还没反应,双腿已经率先跨出去。

纵身一跃,跳进了河里。

河水湍急,林意把人推上岸已经是半个小时后。

“同志,谢谢!太谢谢你了!”

林意也有些力竭,笑着微微摇头,正要上岸时——

“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轰响传来,上流定时开闸的闸道忽得打开,奔腾的河水水龙帮急速涌来!

“同志!快上来!快——”

岸上的人伸出手,林意刚一抬手,河水却已经涌来!

“同志——!”

像落叶般,林意消失在湍急的水中!

第10章

冰冷的河水,钻入林意的心肺,挤压着最后的氧气。

她想挣扎,可早已没了任何力气,只能任由身体往漆黑的河底沉。

窒息一点点袭来,意识慢慢昏沉。

两辈子的记忆在脑海交错,她恍然回到了跟江枭肄的初见——

她被打的遍体鳞伤,缩在潮湿的屋檐下乞讨,一身军装的江枭肄像书里写的天神,带着光,微笑向她走来。

他说:“就算是一个人,也要坚强的活下去。”

林意颤了颤,缓缓抬手,想抓住光。

她想活下去。

她才重生,才准备开始新的人生,她怎么舍得死……

可惜,老天爷好像不会再给她机会了。

四周越来越暗,林意慢慢闭上眼,和河底死一般的沉寂融为一体。

寂静的街道,江枭肄心不在焉地往军区走。

看着手里的离婚证,江枭肄莫名觉得喘不过气。

这时,通讯员开着车过来了。

“政委,户口本拿回来了,于同志的孩子临时靠挂在你的名下一个月,等下个月入学后就能迁回于家。”

“嗯。”

江枭肄敛去低落,不露声色将离婚证藏进口袋。9

他接过通讯员递来的户口本后,又吩咐:“去电视台。”

军绿吉普缓缓朝电视台驶去。

看着车窗外倒退的街景,胸腔那股压抑的窒息感越来越严重,他伸手按住心口,深呼吸几次,但不安却散不去。

他拧了拧眉,很快,车在电视台门口停下。

江枭肄拿着户口本往播音部门去,可路过化妆室时,就听见里头传出于英楠的声音。

“没错,是我故意让广播站的小林抢走林意去首都培训的机会,我也是故意抢了林意的工作,又偷拿她的准考证。”

“可我也是没办法啊,泽东说我们已经是过去了,对我照顾只是因为我得了抑郁症,绝对不可能跟林意离婚,既然如此!那我只能想办法把她逼走了。”

“我离婚还带个孩子,总不能一直装病麻烦泽东,妈,你难道不想做军区政委的丈母娘?”

一字一句,像是引爆了江枭肄心底的雷,轰响过后,硝烟弥漫。

蓦然间,他脑子里闪过不久前林意在雨中哭着控诉的模样。

直到此时回想,他才看懂她眼中的失望。

隐隐的,胸口口袋的离婚证似是在发烫,灼烧着他整个胸膛。

“行了妈,挂电话吧,一会儿泽东要来了。”

一声轻响,座机听筒被放下。

虚掩的门被拉开,当看见外面黑脸的男人,于英楠的笑容顷刻在脸上凝固,反应过来后,连忙打招呼:“泽东,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也不说一声?”

江枭肄沉默,一双墨眸噙着从没有过的阴寒,冷飕飕地盯着她。

于英楠意识到他一定是听见了刚才的话,脸霎时白了,慌忙抓住他的胳膊解释:“你听我说,刚刚我说的都是敷衍我妈,都是误会……”

话还没说完,江枭肄便抽出手,将户口本扔到她手里,嘲讽:“不急着解释,等我把华颖找来,你再好好说这些‘误会’!”

寒风般的声音像是从牙缝间挤出来的,让于英楠哆嗦了一下。

她从来没见过他这样冷酷,似乎要杀人的一面。

江枭肄也无心再跟她纠缠,转身大步离开。

想见林意的念头瞬间膨胀,伴着愧疚不断泛滥。

掏出口袋的离婚证,一把撕碎。

是他错了。

他竟然一次次误会她,她受了那么多委屈,自然要跟他离婚……

江枭肄越走,拳头越握得死紧,却怎么也压不下心头的慌。

林意……

从前被压抑的感情好像突然冲破了雾霭,他头一次如此清晰认识到——

他心里不是没有她。

他想快点见到她,想跟她道歉认错,她比他小了6岁,他以为照顾家就是照顾她,没必要说那些肉麻的情话……

但如果她想听,他说多少都行。

而就在他跨上车,准备开车去找人时,原本在值班的干事蹬着自行车冲了过来,嘭的一下,摔到在他面前!

江枭肄眉心一跳,接着就听地上的人哆嗦着急切通知:“政委,出大事了!刚刚公安局来电话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do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