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季匪陆岑溪全文(陆岑溪季匪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陆岑溪季匪免费最新章节(季匪陆岑溪小说)

2023-12-10 11:00:23 20
2023-12-10 20
点击阅读全文

《陆岑溪季匪》 小说介绍

第二个是姜曼在学校总是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听她诉苦,给她做心理辅导,想方设法的接近她,博得洛海生的关注,进到洛家,然后联合季匪悄无声息的杀了洛海生。第三个宋萋萋,她曾以为她们会是最好的好朋友…假的!...

季匪陆岑溪全文(陆岑溪季匪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陆岑溪季匪免费最新章节(季匪陆岑溪小说)

《陆岑溪季匪》 第16章 免费试读

陆岑溪放慢脚步,疑惑着回复了消息:发生什么事了?
对方很快的就回复说:你还是去看看学校论坛的帖子吧!
陆岑溪的心突然涌上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她很少关心学校的八卦,这次是她首次点开学校的论坛。
看见被顶置的几条帖子,她的课桌,还有其他的练习册都被扔进了垃圾桶里。
还有她放在抽屉的饭盒,滚到了角落里。
这饭盒是吴妈给她买的,还有饭盒袋,也都是吴妈一针一线给她缝制的。
陆岑溪大步走去教室…
过了会儿,有人站了起来,看到了不远处走来的人影,激动的喊了几声,“来了来了…陆岑溪来了…”
“笑死了,她还有脸回来。”
“这下有好戏看了,她肯定是要被气死。”
“平时谁让她这么嚣张。”
本趴着睡着的江野,暴戾的直接丢了本书过去,“吵什么吵!再吵都给我滚出去!”
一瞬间,立马就没有人敢在说话。
江野看到了后门,渐渐走来的人影。
教室里所有的人,也全都看好戏似得转过头,所有人都想看看陆岑溪怒而不敢言,跟江野对峙,然后被教训时狼狈的样子。
陆岑溪出现在教室后门,可是并没有他们想象那样的生气,也没有找江野,而是一副很冷静超乎平静的模样,走到垃圾桶旁边,捡起那个可笑的饭盒,拍了怕上面的灰。
陆岑溪拉开饭盒里的拉链,看看有没有破损的时候,突然陆岑溪发出尖叫声,手里的饭盒丢在了地上,一只带血的老鼠从饭盒里滚了出来。
陆岑溪被吓得脸色惨白,身体在颤抖。
班里的人看到,陆岑溪胆小害怕的模样,达到了他们恶作剧的效果,全班哄堂大笑了起来。
还有人笑着拍桌,“笑死我了,你们看她那样子。”
褚文静手里拿着一本书,心里担心陆岑溪,她却装作自己在看书,不敢转过头。
江野在学校,没有人得罪的起,就连校长都把他当祖宗一样供着。
恰好就在这时,班主任拿着书从外面走进来,姜曼异样的目光在陆岑溪身上停留了会儿,随后便收回了目光,打开了书本,“行了,你们这帮小兔崽子又在欺负同学?都快高考了能不能收收心,现在整个班级就你们最差。”
“诗涵,还站着干什么,赶紧回到座位上去!上课了!”
拿起手机,假装看时间,随后将面前的一幕拍了下来,很快的给一个黑色头像的联系人,将这张照片发了过去。
陆岑溪转过头,无声的看着穿着性感的女人,身上有种成熟干练的韵味。
重生后,再次看到姜曼,陆岑溪眼里有了意味不明的打量。
因为这个女人,不止是她的班主任,在以后还会成为她未来的后妈,洛海生后宫中唯一能够嫁进洛家的女人。
而她跟季匪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说不清楚,但是很暧昧!
暧昧到什么程度?
前生,这个女人进门不久后,不过三年,洛海生就死了!
死亡原因就连医生都没有查出来。
洛海生死的很蹊跷,可就在洛海生举办葬礼的当天,陆岑溪看到过姜曼从季匪的房间里走出来…
想到这儿,陆岑溪微微蹙眉。
季匪还真是厉害,什么女人都能为他所用。
姜曼踩着高跟鞋,一头长卷发搭在肩后,摇曳生姿的走来,看了眼地上的死老鼠,嫌恶的皱了皱眉头,随后目光落在陆岑溪身上,“要是可以的话,可以告诉老师发生什么了吗?”
她伸手过来,陆岑溪皱了皱往后退了步,捡起地上的饭盒,什么也没说就走了出去。
走在走廊上,陆岑溪面色很平静,可是她的胸口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窒息。
其实,她细细地想,发现身边每个人靠近她,全部都带着目的,没有一个人对她是真心的!
第一个是季匪利用她的爱,花言巧语的骗走她手里的遗嘱,达成目的之后,将她一脚踢开。
第二个是姜曼在学校总是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听她诉苦,给她做心理辅导,想方设法的接近她,博得洛海生的关注,进到洛家,然后联合季匪悄无声息的杀了洛海生。
第三个宋萋萋,她曾以为她们会是最好的好朋友…
假的!
身边的一切全都假的!
陆岑溪去了另妆教学楼里拿出饭盒,把里面用水冲干净,一股生铁锈带着腥臭的味道,这个味道陆岑溪永远的让她难以忘记。
水龙头的水流很大,将手腕的伤口浸湿了,水湿透进到伤口,一股尖锐的刺痛感袭来。
陆岑溪麻木得面无表情,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般,等洗干净之后,陆岑溪的伤口已经发白,里面渗透出淡淡的血迹,伤口看着有些渗人。
等做完一切,准备离开的时候,陆岑溪突然感到面前一黑,有人拿黑色塑料袋罩住了她的头。
随后有道巨大的力将她推倒,陆岑溪头撞在瓷砖墙上,一阵剧烈的疼痛袭来。
她有感觉到有人在她后背踢了脚,还有拳头砸在她的脸上,一拳接着一拳,一脚接着一脚,疼痛遍布着全身,陆岑溪喊不出一句疼…
陆岑溪看不清,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动手…
等她们发泄够,陆岑溪半死不活的被人拖进了洗手间,头上的塑料袋也被摘了下来,意识恍惚,灵魂也好像被抽空一般。
耳边传来三五人的大笑声…
手腕上的伤口在刚刚的反抗中再次裂开,血染了一地,触目惊心。
陆岑溪凭着最后求生的念头,拨通了存在手机里的联系人。
季匪!
……
“嘟嘟嘟~”
手机响起了振动,季匪停下脚步,拿出手机,看到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后,狭长的黑眸不悦的微微眯了一下。
按了下开关键,静音后放进了口袋里。
白玉书目光一闪,轻声问,“战大哥,是谁打来的?你要是真的很忙的话,可以不用管我的,我一个人真的没事!”
季匪淡然道:“推销电话,不用管!”
大概是陆岑溪忍不住了,开始故技重施的骚扰他。
“好。”白玉书甜甜一笑,然后扬起手上刚买的两个冰淇淋,一个递给季匪,“战大哥,来这是我给你买的,尝尝!”
季匪向来不喜欢吃甜食,但他还是接过了。
白玉书吃了一口,绵密冰凉的冰淇淋入口即化。
“你身体不好,少吃点这种冷的,小心肚子疼。”季匪眉心微不可闻的蹙起,温声斥责。
白玉书俏皮的吐吐舌头,“战大哥,真的谢谢你能带我来看电影。可是这样真的不会耽误你工作吗?其实你不用每天陪我的,我一个人也可以。”
白玉书没想到工作这么忙的季匪,会在学校门口等她放学,还带她来影城看电影。
季匪抬腕看了眼时间,“最近公司不是很忙,做什么没有陪你重要,走吧,电影快开场了!”
白玉书看到季匪手里的两张电影票,抿了抿薄唇说:“战大哥,诗涵不来嘛?”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