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姜溯宁黎里完结的小说_李韵笙云赫阅读无广告

小芊 2024-03-24 14:41:19 17
小芊 2024-03-24 17
点击阅读全文

姜溯宁黎里 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是李韵笙倾心所创,剧情主要随着 李韵笙云赫 发展,这本书行云流水,才高八斗,姜溯宁黎里的内容概括是:系统不是说过还有最后机会吗?会不会指的就是此刻?李韵笙心如刀绞,头也疼得几乎要炸裂一般。这系统只在十几年前,她刚穿越到盛朝时出现过一次。她几乎都快忘了,自己身上还有任务。【还剩6天23小时,请宿主抓住最后机会!】提示完,系统又再次沉寂了下去。李韵笙熬不过身上的疼,再也顾不上云赫,眼前一黑,彻底晕了过去。

封面

《姜溯宁黎里》精彩章节试读

系统不是说过还有最后机会吗?会不会指的就是此刻?

李韵笙心如刀绞,头也疼得几乎要炸裂一般。

这系统只在十几年前,她刚穿越到盛朝时出现过一次。

她几乎都快忘了,自己身上还有任务。

【还剩6天23小时,请宿主抓住最后机会!】

提示完,系统又再次沉寂了下去。

李韵笙熬不过身上的疼,再也顾不上云赫,眼前一黑,彻底晕了过去。

意识混沌中,她梦见了几年前。

那时,她空有皇太女之名,在朝堂上如履薄冰。

又一次被先帝训斥,罚跪在皇祠中时。

云赫偷偷避过守卫进来看她。

见她嘴唇冻的青紫,忙脱下大氅盖在她的身上,把她的双手捂进心口取暖。

“殿下为何一定要登上那个位置?”

李韵笙感受着他怀里的暖意,说:“为了平等和自由,为了无论男女,都能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

还有一句,她藏在心中没说。

为了能做主自己的人生,能嫁给爱的人相守一生。

她不想做一个连自己婚事都不能决定的公主,她要嫁给云赫,和他相守一生。

她以为云赫会懂。

可此刻在梦中作为一个旁观者,她才看清云赫一瞬间变得幽深算计的眼神。

如深渊恶龙,要生生将她敲骨食髓的眼神。

李韵笙心一悸,猛地惊醒。

原来,从那么早开始。

她以为的两情相悦,都只是她的一厢情愿。

李韵笙喘着粗气,捂住绞痛心脏。

手掌和胸膛接触时,她一愣,才发现身上的铁链已经被取下。

而门外传来细碎的声音:“南方暴雨水患,灾民流离,丞相大人为了赈灾……”

她凝神听着,想为自己谋求一线生机。

偏偏这时,云赫缓步踏入殿中,眸色幽深难测。

“天灾多日未曾缓解,臣请陛下亲自前往宗庙为受灾民众祈福。”

他言语恭敬,说是请。

但李韵笙摇头:“若朕说,朕不想呢?”

云赫却没给她这个皇帝推拒的余地,直接命令婢女们架着她出了宫!

抵达祭神台的那瞬,温暖的阳光落下来,刺的李韵笙双眼发痛。

她几乎是忍着浑身伤痛,强撑着双掌合十,屈膝跪下祭天。

不想,祝祷词还在唇边。

刚刚还万里无云的空中一声惊雷!

李韵笙面前的祭祀牌位无风自燃,火苗瞬间舔舐掉整个神坛。

她心一惊,还没回神。

就听见传报官焦急的声音传来:“报!南方晋河堤坝被冲垮,两岸已被淹没,数千百姓被困,灾情严峻!”

百姓大惊失色,纷纷哗然。

“祭天突生变故,一定是老天爷对陛下不满意,才会突然发怒!”

“皇族有亏,天弃大盛!”

朝臣们面面相觑,齐齐跪倒一片:“请陛下降下 zui ji zhao ,以平天怒。”

一切发生在瞬息之间。

李韵笙身体微颤,目光扫过百姓朝臣的脸。

所有人的脸上满是惊恐愤恨,好像他们的苦难日子,都是她一人造成。

好似全然忘了,当年他们是怎么跪在地上,求李韵笙登基为帝,拯救他们的。

她攥紧手看向云赫。

对上眼眸的瞬间,云赫嘴角微勾,仿佛在嘲笑着她的无能。

袖手旁观的摸样,像是尖刺一般落进李韵笙眼里。

心脏抽搐着,钻心一般疼。

她硬生生忍下痛意,白着脸扬声道:“天下有罪,在王一人。”

“若一月后,水患不平,朕将于祭神台上……自焚祭天!”

她大约是有史以来最狼狈的帝王。

而将她推向这一步的,是她曾最信任,最爱,恨不得以命交付的男人。

台下,云赫眼睫一抖,笑意散去。

所有人都被震慑,再说不出一句话。

闹剧结束,众人回到紫微宫。

被按在地上褪去帝王冠冕李韵笙,满眼沉痛地看向云赫:“你早就收到晋河堤坝被冲垮的消息,故意选我祭天的时机爆出,是吗?”

云赫轻叹一声:“陛下一向聪明。”

尽管早就猜测出一切,得到答案的瞬间,李韵笙的心还是如被滚水浇注,疼得几乎窒息。

她露出一个悲凉至极的笑容。

“云爱卿不必如此费尽心机,朕,很快就会死的。”

第3章

云赫眉头一蹙,冷声讥讽:“以身祭天吗?”

不待李韵笙回答,他嗤笑一声:“陛下玩弄人心的手段还是一如既往的高超,明知道自己不会死,还不忘用这个手段要挟我。”

李韵笙一惊,愕然地看向他。

云赫语气平静,黑沉的眼眸却透出忌惮与冷意:“这么多年,不计其数的刺杀,毒药,每一次你都平安无事。”

“韵笙,你的破绽太多。”

李韵笙攥紧发颤的手,自嘲地扯了扯嘴角。

不死之身,是系统唯一给予她的金手指。

但云赫似乎忘了,这么多年,除了系统,还有他跟在她身边护卫她周全。

三年前,她奉旨去边境鼓舞士气,不想半路被人伏击。

是云赫,用身体替她挡了冷箭。

很多很多次刺杀,都是云赫替她挡去了伤害。

李韵笙声音喑哑:“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云赫敏锐地蹙眉:“什么不一样?”

李韵笙一顿,垂下眼睫。

过往情谊无法诉之于口,系统任务的事她不知道怎么跟云赫解释。

又或者反正说了,他也不会信。

琵琶骨处两道深可见骨的伤痕,时时刻刻提醒着李韵笙。

面前的云赫已经不是那个看她划破一道小小的伤口,就会六神无主的男人。

心脏已经痛得鲜血淋漓,那血几乎就要冲出咽喉。

李韵笙强行咽下,敛起所有情绪:“不重要,既然你已知道朕拥有不死之身,若是不想朕在祭天台上再造神迹,那就好好治水患,别让朕有站上那里的机会。”

说完,她将自己在听闻水患时就想好的治水方案写下,递给云赫。

不管以后如何,她现在,仍是大盛的女帝,仍旧要为大盛百姓尽一份力。

云赫看着那上面从未见过的法子,眼眸一暗。

默了半晌,他还是抬手接过。

只是这次走之前,没再吩咐人将李韵笙锁起来。

直到天色暗下,紫微宫的门再次被人推开。

一阵铃铛声传来。

李韵笙心一提,抬眸看见身着苗疆服饰的女子走进门时,脸色骤冷。

“林绾绾,谁准你进朕的地方,滚出去。”

林绾绾上前打量着她,眼神中俱是讥讽:“现在的你,不过是受制于人的阶下囚,还当自己是万人之上的皇帝吗?。”

“你之前下令平我全族,可曾想到自己会有今日?”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