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佛子为爱破戒,跪着对她轻哄索吻精选热门好书-佛子为爱破戒,跪着对她轻哄索吻(霍屿琛宁恣欢)全文无删减版在线阅读

2023-12-07 09:36:06 11
2023-12-07 11
点击阅读全文

《佛子为爱破戒,跪着对她轻哄索吻小说txt》 小说介绍

“恣恣,她永远是我的女儿。”宁承廷丢下这一句话,就迈步离开。袁伯怔在原地。他老人家回过神,沧桑的眼眶中竟微微湿润。当天,宁家正式向外界公布了一个重要消息。...

佛子为爱破戒,跪着对她轻哄索吻精选热门好书-佛子为爱破戒,跪着对她轻哄索吻(霍屿琛宁恣欢)全文无删减版在线阅读

《佛子为爱破戒,跪着对她轻哄索吻小说txt》 第18章 免费试读

  宁承廷声音平淡:“亲子鉴定不是已经证明了?”
  “可是……”
  “没有可是,按我说的话去办。”
  袁伯叹息:“好的,家主。”
  “那大小姐……怎么办?”
  袁伯忍不住问。
  宁恣欢自从那一晚从宁家消失后,直到现在都还没查到她去了哪里。
  但也是自从她忽然消失,对于老夫人中毒这一事,宁家其他人几乎都断定就是她给老夫人下的毒。
  而一旦消息公布出去,如果宁恣欢现在平安无事,那她也必定会知道这个消息。
  宁承廷这时忽然停下脚步。
  他望着前方,神色隐晦不明。
  袁伯根本看不透他在想什么。
  “恣恣,她永远是我的女儿。”
  宁承廷丢下这一句话,就迈步离开。
  袁伯怔在原地。
  他老人家回过神,沧桑的眼眶中竟微微湿润。
  当天,宁家正式向外界公布了一个重要消息。
  如外面所传闻那般,宁恣欢并不是宁承廷的亲生女儿。
  而他真正的女儿已经回到宁家,并且与宁承廷相认。
  而这消息一出,果不其然,网上尽是霸占头条。
  微博上也纷纷空降热搜,前五都是关于宁家真假千金这件事的讨论和新闻。
  ……
  宁恣欢醒来后,她一时呆呆的望着天花板。
  直到肩膀处枪伤的疼痛袭来,才让她思绪回笼。
  昨晚情蛊发作的一幕幕也浮现在脑海中。
  想到霍屿琛居然没有趁人之危,这种情况下还能坐怀不乱,这自制力简直强的可怕。
  不过,宁恣欢也因此对他的好感度微微提升。
  这时,她的手机响起。
  “会长,您让我调查的事,属下已经查到了。”
  手机里传来时一的声音。
  宁恣欢眼神瞬间凛冽:“说。”
  “会长,关于出现在宁家的那个女人,属下调查到她……”
  宁恣欢听了时一的汇报后,眼眸瞬间危险地眯起。
  她倒是没想到,杜清鸢为了达到目的,居然会如此狠心。
  “会长,属下这几天尝试着去调查关于您说的那个盒子,但十分诡异,属下查不到关于这个盒子的任何线索。甚至在我想要更深入一步去调查后,属下却遭到一股神秘势力的阻扰。”
  闻言,宁恣欢内心惊骇。
  她最清楚时一的能力,能连他都查不到的东西,可想有多可怕。
  更何况,有人不想让她查到关于那个盒子的秘密。
  他们到底是谁?
  “关于这个盒子先暂时停止调查,你继续盯着江白。”
  “属下遵命。”
  挂断电话,宁恣欢陷入了沉思。
  正在这时,病房的门被打开。
  宁恣欢回神,她往门口的方向看去。
  只见陈管家走进来。
  在他的身后,两名女佣端着饭菜跟着进来。
  陈管家年龄约莫六十,他慈祥的眼眸此时看着宁恣欢,亲切道:“宁小姐,你醒了,快用餐吧。”
  “好,谢谢陈伯。”
  在宁恣欢用完餐后,宁恣欢忽然想到了霍屿琛。
  从她醒来,就一直没看到他。
  宁恣欢随口问了句:“陈伯,九爷去哪了?”
  陈伯的神色顿了下,但他想到宁恣欢对于霍屿琛来说,似乎很不一样。
  昨晚九爷一直在守着她,一夜未眠。
  陈伯说:“宁小姐,九爷现在正在审讯室。”
  本就随口问问,并不在意他在哪的宁恣欢,可听到审讯室三个字时,她正在擦拭着唇角的手一顿。
  她心里不由微微紧张,问:“审讯室?是审问什么人的地方么?”
  陈伯点头:“是的,九爷正在审问昨日抓到的一人。”
  昨日抓到……
  那就是在医院时伪装成护士,也就是杜清鸢的手下。
  宁恣欢心情微微凝重。
  她这会儿看着陈伯:“陈伯,您能带我去审讯室么?我有点急事找九爷。”
  陈伯一愣,他脸色有些为难。
  宁恣欢脸色本就苍白虚弱,她此刻故作可怜的看着陈伯:“拜托了,陈伯。”
  五分钟后,宁恣欢被陈伯带到了审讯室门前。
  宁恣欢坐在轮椅上,她仰头望着眼前森严的大门。
  陈伯开口:“宁小姐,你先在这儿等一下,我进去向九爷汇报下。九爷要是同意,我再带你进去。”
  宁恣欢点头,微微一笑:“好的,谢谢陈伯。”
  审讯室里。
  把控森严,每个角落都有人在守着。
  光线微微昏暗,空气中散发着一股令人生惧的血腥味。
  陈伯朝着最后面的一间审讯室走去。
  而门口,正有两名手下在守着。
  这会儿,审讯室里忽然传来女人惨烈的惨叫声。
  饶是陈伯,都忍不住头皮发麻。
  他老人家这时跟门口的手下说:“你进去跟九爷通报下,宁小姐现在在外面,她想见九爷。”
  “稍等。”
  一会儿,手下走出来,他机械般冰冷的声音说:“陈管家,九爷让您带她进去。”
  约莫两分钟后,坐在轮椅上的宁恣欢,被陈伯推进来。
  她肩膀的伤口被白色的纱布缠着,身上穿着一身病号服。
  女人脸色苍白,身子娇弱,但那张脸却极其漂亮。
  乌黑的长发自然地披在肩上,皮相与骨相都独一无二,精致得令人惊艳。
  但突然出现在这的女人,令在场的黑衣手下惊讶又错愕。
  毕竟这里是审讯室,向来少不了动刑,空气中泛着血腥味。
  更何况,这个女人是九爷第一个带回来的女人。
  此时,陈管家推着宁恣欢来到审讯房门前,反应过来的手下恭敬地退开门。
  宁恣欢抬眸看去……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