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独一无二!徐雅睫陈峥林的奇妙之旅,《陈峥林徐雅睫》必读章节情感细腻描绘

小楠 2024-01-06 11:12:10 23
小楠 2024-01-06 23
点击阅读全文

徐雅睫陈峥林 是一本相当火的现代言情风格小说,它的书名是陈峥林徐雅睫,这本书语言简练,重点突出,本文的内容简洁的语言是:徐雅睫连声招呼都没打,带了果果就离开了陈家。出去的路上,她顺道去的趟百货大楼,给果果买了些吃的和衣服。前脚刚下午回家,大门就被锣声。徐雅睫清楚,出了陈峥林,肯定不会是别人,也只只不过是没听到地去做饭菜。

《徐雅睫陈峥林》精彩点章节重生之甜妻超旺夫

徐雅睫连声招呼都没打,带着兴奋妞妞就来到陈家。

回去吧的路上,她也顺路去的趟百货大楼,给囡囡买了些吃的和衣服。

刚走刚到家,大门就被敲响。

徐雅睫很清楚,出了陈峥林,不可能是别人,也只只不过是没隐隐约约听到地去烧饭。

遇上半闭的大门,陈峥林的脸甚至黑成了锅底灰,他能清晰听见里面的脚步声,可对方好像佯装在给她脸色看,那是装做没她听见,不给他打开门。

他一个军长,第一次被一个女人挡在了门外。

陈峥林扫了眼直勾勾盯着的警卫员,按捺住着一脚把门踹开的冲动,没有办法憋了一胃子的气转身离开。

再说这一次,他不会让徐雅睫这样的话轻而易举走的!

“妈妈,伯伯走了……”

趴到窗户边的果果一脸失落的,显然也很恼怒上次被阻住了去开门。

徐雅睫把饭菜端上桌,松了口气:“妞妞,进来吃饭了。”

走了就好,想他一个 jūn qū 军长,应该还不至于赖在门口,让别人看了笑话。

妞妞爬上了椅子,两条小短腿晃啊晃:“妈妈,果果很喜欢爷爷,比较喜欢伯伯。”

徐雅睫夹菜的手一顿,很是诧异地望着孩子。

孩子的不喜欢正常情况很简单啊,谁对他好,他就就是喜欢谁。

陈父先再说,陈峥林跟果果应该是交往不太多,孩子怎莫就不喜欢他了,难不成真的而且父子尚心?

另一边,而且陈雪琳在家,陈峥林也懒得理会再回来,便回部队。

下午,开完会的陈峥林和参谋长韩毅往办公室走。

思忖了半晌,他突然之间开口说:“一个女人你生气了,该怎么哄?”

比他大了六岁的韩毅好象听了什么天方夜谭,满眼诧异。

地说,两人见过十多年,他肯定头回从陈峥林嘴里听到跪求女人的事儿,还是哄女人。

陈峥林隐隐也很不从容,不能冷着脸让自己看起来好像很正经。

哄了媳妇二十年的韩毅咳了两声:“这事儿你可以算问对人了,女人发脾气的理由千奇百怪,气头上的时候,你不要耍脾气,一定要向着她。”

“然后再送她些小礼物的时候,相信自己的错误,等她松了口,何况几人的问题,记住啊,千万要要和颜悦色的,不然又是一顿吵……”

一路上,陈峥林听得都很郑重,学习总结就是态度要好,要温柔无比。

返回到办公室,他站到仪容镜前,脸上浮现出一个僵硬的温柔笑容。

难看……

他沉了脸,只得入座思索送什么东西给徐雅睫。

囡囡乖乖地在客厅玩玩具,徐雅睫依靠沙发背,苦脑过两天李文芬回来了,自己该该怎么办啊。

“妈妈,囡囡想吃蒸鸡蛋。”

她回过神,揉了揉他的小脑袋:“好,妈妈去给你做。”

徐雅睫起身去厨房,却突然发现也没鸡蛋了,只能拿上衣服准备出去。

外头的小雨才刚停,担心囡囡生了病,她便交代道:“囡囡乖乖地听话自己在家等妈妈,如果这样有人来敲门,不要开,要记得一点了。”

果果点点头:“妈妈路上小心。”

对于儿子的贴心,徐雅睫不禁在他粉嫩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再才出门后。

没一会儿,雨停了,一辆红旗车微微停在门口。

后车门然后打开,一个蹬着粗跟皮鞋的李文芬下了车。

她的丹凤眼扫过半闭的门,目光中晗面带些许不耐。

她今天倒要看下,能让陈行舟委婉地拒绝百货公司老板女儿的女人,究竟有没有长得怎么样!

第25章

因为不你不用担心囡囡一个人在家太久,徐雅睫去的最近的供销社,买了鸡蛋和一些菜后便出去了。

想不到刚到门口,便看见一辆红色红旗车停在家门口。

一个穿着棕色皮绒大衣的女人站在门外,脸上是谁都看得出来的怒意。

徐雅睫定睛一看,心蓦然沉了下去。

李文芬!

看样子,她显然在外头等了很久了,至少是自己走前的嘱托,囡囡没有去开门。

陈江流是在,徐雅睫也没法只能硬着头皮下来。

她走连忙上前,深吸口气后叫了声:“大伯母。”

李文芬闻声转目,好奇仔细打量着了几眼才认出:“徐雅睫?你咋你在这儿?”

两人从熟悉到现在,见到面的次数不达到六次,另外听说过陈峥林早起诉离婚了,她几乎快忘了自己有这么个侄媳妇。

从窗户看见了徐雅睫回来了的安安当即开了门,跑出来一把抱住她的腿:“妈妈!”

是对突然窜进去的孩子,李文芬一脸愕然。

妈妈?这是徐雅睫的孩子?可她跟陈峥林不是什么起诉离婚了吗?

可想起陈行舟说他结了婚,另外了个儿子,徐雅睫又直接出现在这儿……

霎时,李文芬的脸肉眼可见的黑了继续:“你儿子我想知道为什么会在行舟家?这究竟有没有怎么回事?,你给我解释很清楚!”

徐雅睫下意识护住晴晴,吃力一张口:“大伯母,我……”

“行舟呢?他说在桐州结了婚还生了个儿子,你又在这儿,别告知我他娶的人应该是你。”

李文芬瞪着眼,仿佛如果能徐雅睫知道,现在就要上来把她给撕了。

徐雅睫背后发凉,越来越可不知道该怎末回答。

她虽然和李文芬交集不多,但也自然也知道这大伯母的强势和刁钻刻薄。

自己倒没什么,她应该是怕担心那吓到果果……

到这时候,徐雅睫也内疚了,是我不该把果果带回去,让他一连造成陈雪琳和李文芬的惊吓。

她顶住李文芬犀利的眼神,刚想开口说,一道低沉的声音而富甲一方磁性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来。

“大伯母,雅睫是我老婆,渔舟怎末可能娶她。”

徐雅睫讶然转头,只见陈峥林穿着军装,外披著件军大衣,步伐稳健,刀削般的脸庞透着让人心生后退的强势。

他站定在她身边,以一种占有一席之地的气势揽住她的肩:“真对不起,今天的会开的有点晚,出去的都有点迟了。”

徐雅睫呆住,接忍耐不住这些话。

李文芬目露质疑:“峥林,你跟徐雅睫又不是离婚的话了吗?还有这孩子咋在行舟家?”

陈峥林镇定自若:“我们准备复婚,行舟有事在的,他家离部队近点,我就带着兴奋雅睫和我儿子你在这儿暂住,等办完复婚手续就回去吧。”

徐雅睫睁着杏眼,诧异看着远处身边撒慌不打草稿的男人。

李文芬满腹狐疑扫量着徐雅睫和晴晴:“那江流说的老婆和孩子在哪儿?”

陈峥林语气淡笑:“那您该去问他了。”

听了这话,徐雅睫脸色微变,这不是然后把锅丢给了陈行舟吗。

李文芬抿抿嘴,似乎也烦了,转身就下车站走了。

等车彻底消失在视线里,徐雅睫后知后觉地挣开陈峥林的手:“你那么说,我怎莫跟行舟嘱咐啊?”

偏偏答应陈行舟帮他应付李文芬,最终现在该成这样,她真觉得真是对不起他……

陈峥林不置可否:“他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走了,让你一个人可以对付,要交代什么?”

徐雅睫无话可说,无论如何,他也算是帮自己解了困,便软趴趴地强忍住句:“谢谢啊。”

“那就留我就在这里吃东西吧。”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