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喻夏秦时砚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你是我放不下的执念)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喻夏秦时砚)你是我放不下的执念结局最新章节(你是我放不下的执念)

xiaot 2023-12-05 09:18:41 16
xiaot 2023-12-05 16
点击阅读全文

结果现在八字没一撇。

所以回公司的时候,喻夏托李助理帮忙叫岑绫过来一趟。

现在岑绫还是喻夏管的人,虽然岑绫多次跟喻夏提过自己想跟着她一起去帝科公司做翻译,但两人互不待见,这事也一直在拖。

于是岑绫来到办公室的时候,看见喻夏一脸平静的将帝科笔译任务交到自己面前的那一刻。

她半天没反应过来:“你要干什么?看着我出丑?”

“你不是一直想取代我去帝科做翻译的机会吗?”喻夏心平静和的开口,“现在,这个工作交给你。”

岑绫狐疑的看向她:“那你呢?”

她的确一直想要帝科翻译机会,但现在轻易从喻夏拿到手,让她现在还有些不敢相信。

“过几天我要和宋知寒去北城出差,帝科那边我没有时间再管。”喻夏没有隐瞒的意思,只是叮嘱:“既然你想要这笔生意就给你,一切后果你自己负责。”

岑绫拿过笔译资料翻看了几页,语气十足的轻蔑:“你这是……认输吗?”

在岑绫眼里,就算现在她和秦时砚已经分手了,但当初她好歹也得到过。

而喻夏不一样了,青梅竹马十多年,他从来没有看上过喻夏。

凭着这一点,她都觉得自己赢了。

看着岑绫耀武扬威的模样,喻夏面无表情。

她合上钢笔,声音不高不低:“岑绫,我和你不一样,我从来不会拿秦时砚的感情当做游戏。”

第二十六章

岑绫垮了脸色,一时气得都不知道说什么话来。

言尽于此,喻夏也不愿意在岑绫身上浪费口舌,低头继续开始工作。

直接下了逐客令:“如果没事,你可以出去了。”

现在他们的身份已然和以前不同,在喻夏面前,岑绫也不好太发作。

喻夏秦时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你是我放不下的执念)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喻夏秦时砚)你是我放不下的执念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你是我放不下的执念)

拿着资料悻悻走了。

埃斯科和帝科交易已经正式进入到了收尾阶段。

这反而是两方翻译官最忙碌的时候。

美国和粤城的商业市场有着很大的差别,尤其是本土习惯和特点,都是融入商业的核心。

所以光是笔译本土文化就不少。

周天都在加班。

这次合作的负责人是秦时砚,他现在需要尽快联系埃克斯的翻译官,一同完成笔译工作。

在公司等待的时候,秦时砚还有些担心喻夏会不会不愿意加班,他并不想为难她,但又期待着自己能和喻夏再次见面。

二十分钟左右,会议大门被人推开。

秦时砚听到那高跟鞋‘哒哒’的声传来,他压着情绪抬头刚要说话。

可在看见走来的人是岑绫时,眼底的期待和欣喜瞬间一扫而空。

“抱歉,时砚,让你久等了。”岑绫仿佛没看见他失望的模样,笑着道歉。

秦时砚语气一沉,直接问道:“怎么是你?”

岑绫抿唇一笑,拉开秦时砚面前的椅子坐下:“我现在是埃克斯的新翻译管,至于夏夏……我听说她好像跟宋知寒一起去北城出差去了。”

跟宋知寒出差……

秦时砚脸色有些难看。

“是啊,她现在和宋知寒是男女朋友,你还不知道吗?”岑绫眼底带着几分算计,语气淡淡的提醒道,“我听公司的人说,他们现在已经有了要订婚的打算吧。”

秦时砚薄唇紧抿,一句话说不出来。

就因为他们错过了一次,现在连说开的机会都没有了吗?

她甚至都要准备和宋知寒结婚了……

这一整天,秦时砚全然没有了工作上该有的状态,总是心不在焉地想着岑绫说的那些话。

晚上,小朱一边将笔译的资料送进来,一边汇报工作。

结果秦时砚没有一点反应。

小朱察觉他没在听,蹙眉又大声喊了一句:“秦哥?!”

秦时砚突然回神:“什么?”

又看向小朱递来的文案和手上要签的名字,他按捺着疲倦的眉骨,嗓音微哑:“抱歉。”

小朱见他这状态,心里不禁有些担心:“秦哥,你最近是不是工作太累了,要不然这些都交给我吧,你回去休息两天?”

秦时砚想了想,还是没拒绝。

他跟人事提交了休假申请,拿着公文包刚打算回去。

大厦门口,一向拉风的法拉利跑车直接开到了秦时砚面前。

坐在驾驶座上的卫展摘下眼镜,冲秦时砚扬了扬下巴:“终于逮着你了,秦时砚,喝酒去啊?”

秦时砚默默地看了他一眼,又望向他座位上几个身材火辣的女人。

几秒钟,他朝这边走来。

卫展乐了,没想到秦时砚还真能答应,直接喊几个女人腾出副驾驶的位置。

一辆红色跑车急速而去。

多砚朋友,卫展也发现他有心事,勾唇笑了笑:“怎么?工作上不顺利?”

“嗯。”秦时砚身边没什么朋友,除了以前跟喻夏一起,卫展算他唯一一个可以交心的兄弟,有事他也不会瞒着卫展,也不会多说。

卫展一向知趣,也不乱问,单手开着方向盘,将眼镜拿下来:“出去散散心不好吗?刚好我最近也闲着,正打算找个地儿好好玩玩,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

秦时砚的冷淡和沉默在此刻有几分变化。

他手撑着窗边,沉默半响,缓缓开口:“北城,怎么样?”

第二十七章

北城,中午十二点。

君悦酒店。

喻夏从睡梦中醒来,挣扎着去摸床头手机。

她撑起疲惫的眼皮,扫了一眼时间,还有一条来自宋知寒的来信。

跟疲惫作完斗争,她终于起身去洗漱。

昨晚凌晨一点,她刚跟宋知寒才忙完回来,他们在北城的工作一点也不比粤城的轻松。

房间外的敲门声响起。

喻夏也收拾的差不多了,她走去开门。

宋知寒正拿着一杯星巴克和水果走进来,他今天穿着不太正式,套了件衬衫就过来了。

“今天还有什么工作吗?”喻夏将东西接过来,放在桌边。

宋知寒松了松胸口的扣子,迈着长腿坐在沙发上:“今天就不去做翻译了,晚上有一个晚宴,到时候准时参加。”

喻夏水果盒刚打开到一半,闻言诧异地偏头看他:“怎么会这么突然?”

她都没带什么合适的晚礼服。

“刚好赶上了林家夫妇的金婚party。”宋知寒似是猜到了喻夏心里所想,解释道:“不用担心,晚礼服我已经叫人送过来了。”

喻夏放心下来,专心吃着面前的水果,宋知寒就坐在边上,刷着手机上的新闻。

两人虽然一句话也没说,但气氛相当和谐。

喻夏主张食不言寝不语,吃东西的时候异常安静。

以宋知寒的那个角度,能看见喻夏嘴里塞满食物后鼓起来的脸颊,像条小金鱼。

午后的阳光洒在女人侧轮廓上,从额头到下巴利落流畅。

宋知寒有些移不开视线,不自觉将看到一半手机息屏。

他眼神直白带着侵略性,喻夏很难不注意到,等到她察觉回头的时候。

宋知寒也没有收回目光,只是藏下眼底的强烈占有欲,回到原本温润儒雅的模样:“等一下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t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