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扛鼎之作,《悬疑小故事》总裁豪门神作逐渐黯然失色,诅咒杀人案(上)崭露锋芒!

小柔 2024-06-11 15:05:13 11
小柔 2024-06-11 11
点击阅读全文

一颗多人环抱的大树上吊着一个死人,树下则点满了红色的蜡烛,映着树上挂着的红色碎布条,还有死者青紫的脸。

尤其是那双瞪大的双眼要突破眼眶似的,嘴角掉出一节舌头,似乎正似笑非笑的着我!

第一章:诡异的尸体

我妈老家那边一个表弟结婚,她身体不好不能出远门,就让我替她去,我正好所里休假,而且地方也不是太远,我权当散散心就同意了。

简单收拾了下行李,开车左拐右拐,将近八个多小时才到冯家庄。

虽然除了表弟我都没见过几次,但大家很热情我也架不住,就多喝了两杯。

当天晚上,我就在表弟家住下了。

半夜我小腹一阵胀痛,抹黑爬起来没好意思叫睡熟的表弟,就自己爬起来去院子里放水,谁知回来的时候隔着院门口,朝着村口的方向,隐隐看到了一片红光。

那红光隐隐约约又看不太真切,处处透着一股诡异。

常年当警察的直觉告诉我,那光肯定有蹊跷,我晃了晃脑袋醒醒神,就朝着村口摸了过去。

刚摸到近前,我就傻眼了。

一颗多人环抱的大树上吊着一个死人,树下则点满了红色的蜡烛,映着树上挂着的红色碎布条,还有死者青紫的脸。

尤其是那双瞪大的双眼要突破眼眶似的,嘴角掉出一节舌头,似乎正似笑非笑的着我!

尽管这些年我也没少见过尸体,甚至也参与过碎尸案的调查,但这么诡异的场面我还是第一次见。

我赶紧喊醒表弟,让他通知村长,并且报警。

然后仗着胆子初步检查了一下尸体和现场周围。

死者双手交叉紧贴着胸膛,双腿合拢距离地面足有三米,姿势很像是在举行某种仪式。

杨树的背后刻着怪异的符号,从刻痕来看和死者的死亡时间相差不多,树根处还有焚烧过的香灰。

这时村民们也陆续都醒了,聚在村口你一句我一句的议论,我回头扫了一眼,没见到来处理现场的警察,就问我表弟。

“警察呢?”

表弟有些为难,“唐哥,村长说……不让报警。”

“不让报警?!”我诧异道,“为什么?”

表弟有些为难的摸了摸后脑勺,“村长说,这时诅咒杀人,报警也没用啊!”

诅咒?

我扭头看了一眼死状奇特的尸体,尽管我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此时也不免动摇了。

因为不论是现场的红蜡烛看来,还是死者的状态,又或者是树上奇怪的符号,这确实很像一场什么奇怪的祭祀。

但人死了,总要走流程和手续,起码要销户吧?

那就必须得报警,要派出所出死亡证明。

“这样吧,你先在这看着,”我指了指周围,“别让他们靠的太近。”

说完我走到一旁,还是报了警。

对方听说了我是我们所里的破案主力,我又是第一发现人,在加上他们任务也重,就干脆就派了个小杨警官来帮我一起处理这个案子。

小杨办事很快,没多久死者身份信息就确认了。

“死者叫冯景明,独居无业,父母在镇上做生意,已经通知家属了,但要明天才能到。死者社会关系相对简单,平时就是在镇上台球厅打打球什么的。”

“行,那就先去台球厅打听打听。”

我带着小杨去了镇上。

说是镇上,其实就是个类似城中村的地方,零零散散的有些一些超市网吧什么的,拥挤而脏乱。

台球厅很显眼,门口还有三三两两的年轻人抽烟聊天。

小杨也没穿警服,我就带着他一起走过去递烟搭话。

一听到我们问冯景明,几个人算是打开了话匣子。

“冯景明啊,对没错,他之前总来玩,不过今天还没见到人呢!”

“是啊,那狗日的人菜瘾又大,还不信邪,有时候连输,身上钱不输光都不愿意走。”

“说起不信邪,你们没听说,冯汝明还威胁要诅咒弄死他,结果被他狗日的骂了一顿!哈哈哈!”

……

诅咒?弄死他?

我心里有了个疑问,冯景明的死会不会和这个冯汝明有关?

和几个人道别,我带着小杨在村长的带领下找到了冯汝明家。

他正蹲在堂屋门口端着个瓷碗吃面,“你们找谁?”

我拿出自己的证件说道:“我可以进去问你几个问题吗?”

冯汝明楞了一下,犹豫片刻点头同意我们进去,房间里很黑暗,床上躺着一个妇人,双眼直勾勾盯着天花板,但眼神里却没有光。

冯汝明走到床边,紧握着妇人的手说:“我妈几年前意外成植物人,一直都是我在照顾着。”

他端着两碗水放下,我对他说:“冯景明死了。”

“什么?冯景明自杀了?”冯汝明震惊的看着我们。

我微皱着眉问道:“你怎么知道他是自杀的?还是说你知道他会自杀?”

冯汝明吞吞吐吐的辩解道:“我……我是胡乱猜的。”

“猜的这么准?你要是知道什么就告诉我们。”我追问道。

冯汝明低头扣着自己的手指,显得很不安:“我……我不知道。”

我朝着小杨使个眼色,他开始在房间里仔细调查起来。

冯汝明紧盯着小杨的背影,有想去阻拦的意思,当与我对视时他再次把头低下。

“不知道?冯汝明,你想清楚,没有任何消息我们也不会来调查你,你是自己老实交代,还是等我们搜查出罪证?”我对他步步紧逼。

“我什么都不知道。”冯汝明依旧是这句话。

小杨的手刚触碰到里屋门帘,冯汝明急忙拦在他面前:“警官,里面是杂物间摆满杂物,好些年没进去过了。”

小杨说:“我就随便看看,没有东西更好不是吗?”

冯汝明只好放下手,小杨抓住门帘要打开时,院子里突然响起女孩的呼喊声:“哥,你快走,冯景明他……”

一个女孩跑到门口,看到我顿时愣在原地,冯汝明的脸色跟着变了变。

小杨趁此机会走进里屋,我站在门口外看着他们兄妹。

扛鼎之作,《悬疑小故事》总裁豪门神作逐渐黯然失色,诅咒杀人案(上)崭露锋芒!

冯汝明露出笑容说:“阿妹,你不是在上学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女孩恍然大悟的说:“哥,你忘了要去打工吗?我回来照顾咱妈,你快点去打工吧,迟到又要被开除了。”

“对对对!”冯汝明苦笑着对我说:“对不起警官,我要立刻去县城里打工,我们一家花销都靠着我一个人工作,我不去工作的话,我们都得饿着肚子,所以您……”

冯汝明很明显是在说谎,莫非冯景明的死真和他有关系?

第二章、杀人的诅咒

我微笑着站起身说:“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如果你们家里有什么困难的话,可以向村委会提出,上面会给你们生活方面的补助。”

“谢谢您。”女孩冲着我微笑着说:“村子里和乡亲们一直都很帮助我们的,虽然我们家里穷,但我们一直都是老实本分的人。”

我真不希望他会卷入案件中,他们家本就已经够困难了,冯汝明真和案件有关的话,他们家以后要怎么生活?

我是警察不能因为他家里穷,犯下命案我就得心慈手软,只要有足够的证据,该抓还得抓。

本来已经打算离开了,可一转身的功夫,我却在抽屉夹缝里看到了一节漏出来的白色布条,上面有这一抹不正常的红色。

警察的本能告诉我,那颜色,很可能是血迹。

我冷不防快步走过去,一把抽出了那东西,竟是一个二十多公分的布偶娃娃!

做工很粗糙,脖子处挂着一截毛线绳,用颜色不一的碎布缝合制成的,里面是棉花之类的填充物,脚底用黑笔歪歪曲曲写着“冯景明”三个字。

最关键的是,这个娃娃和冯景明的死法一模一样,甚至就连姿势都相同!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