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霍屿琛宁恣欢(佛子为爱破戒,跪着对她轻哄索吻)全文阅读-2023最火热点小说霍屿琛宁恣欢最新更新

2023-12-07 09:39:03 27
2023-12-07 27
点击阅读全文

《佛子为爱破戒,跪着对她轻哄索吻小说txt》 小说介绍

男人沉默片刻,最后只能点头。深夜。霍屿琛刚从浴室里出来,陈管家就敲响他卧室的房门。男人刚打开门,站在门外的陈管家急忙道:“九爷,出事了。”身上仅穿着一件黑色浴袍的霍屿琛赶来医疗楼病房里时,他就看到躺在床上的女人脸色绯红极了。...

霍屿琛宁恣欢(佛子为爱破戒,跪着对她轻哄索吻)全文阅读-2023最火热点小说霍屿琛宁恣欢最新更新

《佛子为爱破戒,跪着对她轻哄索吻小说txt》 第16章 免费试读

  霍家是经历了两百年历史的大家族,在帝都,有着绝对的权力和地位。
  但就是这样一个位高权重的大家族,内部却极其复杂。
  霍老爷子与他的夫人一共有三儿两女,而他的夫人在十年前,中了敌对势力的埋伏,死在了那一场遇袭中。
  自此,霍老爷子性情大变,变得暴戾残忍。
  他的三个儿子,最大的名叫霍君寻,正是霍屿琛的父亲。
  二儿子叫霍段执,三儿子叫霍裴卿。
  而自从霍老夫人被害后,霍老爷子性情暴戾,自那以后像疯了一样,但凡是与他有矛盾的,他都不顾一切地派人去暗杀。
  也正是因为他的这个举动,惹怒了众多势力,造成他的大儿子霍君寻与他的妻子在一次外出的路上被大卡车剧烈撞击。
  霍君寻两夫妇自此失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而这对霍家和霍老爷子来说,无疑是巨大且惨痛的打击。
  自此之后,霍老爷子不肯见任何人,据说这些年来,除了跟在他身边几十年的管家之外,他一直孤身一人待在他的院子里,不问世事。
  也从那时候开始,霍家群龙无首,开始陷入了各种的明争暗斗,甚至旁系亲属也蠢蠢欲动,妄想从霍家得到好处。
  而这种情况直到五年后才被人制止。
  传言,是当时莫名消失了三年时间的霍屿琛突然出现,在他残暴狠厉的手段下,才制止了这场内斗。
  也是从那一次开始,残暴无情,冷血暴戾成了霍屿琛的代名词。
  即使那场内斗被制止,但这么多年来,霍家一直没出现新一任的掌权人。
  不过,虽然没有掌权人,但这些年来,霍氏财团和霍家的权力,差不多都掌控在霍屿琛的手里。
  而这一次,霍段执会突然对他下手,估计是坐不住了,想从他的手中夺到实权,成为霍家的掌权人。
  宁恣欢心里思索着关于霍家的事。
  但她很清楚,霍屿琛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
  甚至外人与霍家人做梦都想要拥有的权利和财富,对他来说,都不值一提。
  他的真实身份,恐怕比她想象中更加可怕。
  想到此,宁恣欢倒是很好奇,霍屿琛莫名从霍家消失的那三年里,他究竟去了哪里,又经历了什么。
  “她现在没什么事了,注意伤口别感染。”
  “我先回去了,省得鹿鹿又为你争风吃醋。”
  耿司衍阴阳怪气的说了句后,他就离开了。
  听到关门的声音,宁恣欢浑身疼得很,她不再装睡,缓缓地睁开眼。
  “不继续装睡了?”
  这会儿,霍屿琛调侃的声音传来。
  宁恣欢心里一紧。
  这个男人,居然早就知道她在装睡了。
  这洞察力,实在可怕。
  宁恣欢神色微微不自然,她脸色依旧苍白,笑容虚弱憔悴:“我怕打扰到你们谈话。”
  霍屿琛幽深的眼瞳凝视着她。
  他没有继续谈论这个问题,而是问:“伤口疼不疼?”
  面对他突然的关心,宁恣欢怔了下。
  反应过来,她一双眼眸瞬间泛着雾气,委屈巴巴地点头:“疼……”
  她没撒谎,确实疼。
  霍屿琛盯着她两秒,唇角无情地扯了下,低沉磁性的嗓音冷漠的说了句:“疼就好好受着,长点记性,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凑上来挨枪子。”
  “……”
  有狼性没人性的家伙。
  面对宁恣欢幽怨又委屈的眼神,霍屿琛这时迈着沉稳的步伐走到床边的椅子坐下。
  宁恣欢的目光却不由自主地落在他修长又强劲的长腿上。
  肩宽腰窄,肌肉线条显得不纤瘦又不会太过于强壮,黄金比例的身材。
  宁恣欢盯着他修长的双腿和带着一身野劲的手臂,脑海中浮现出那一晚的一幕……
  女人脸颊逐渐染上绯红。
  宁恣欢心里轻啧一声。
  暗自腹诽:
  骚男人,就会勾引钢铁意志般的我。
  霍屿琛交叠着双腿,他凝视着她,口吻平淡:“你先在医疗楼待两天,等情况好点,我再带你回去别墅楼。”
  宁恣欢乖巧点头,对他的决定没有异议。
  而这时,病房里被打开的电视机传来新闻主播的声音。
  “近日众多网友们纷纷关注着宁家真假千金之事,据我们的记者了解到,对于宁家究竟谁才是真千金这个问题,宁家家主以及宁家人暂未出来澄清和揭晓真相……”
  宁恣欢看着电视屏幕,她神色有些恍惚。
  虽然她清楚自己并不是宁承廷的亲生女儿,但是父亲没有第一时间出来澄清这件事,是因为他也知道了么?
  宁恣欢心里隐隐难受,神色落寞。
  霍屿琛盯着她。
  这会儿电视机忽然被关掉。
  男人的声音随即传来:
  “受伤了就好好休息。”
  宁恣欢从思绪中回神,她抬头望着眼前的男人。
  她很清楚,他肯定也知道宁家发生了什么事。
  她心里微微泛暖。
  这个男人虽然性情冷漠,但他某些时候,还是挺好的。
  宁恣欢刚这么想,可男人的下一句话却让她恨不得打下嘴巴子。
  “不然,要是伤口感染危及生命,死了后别赖上我。”
  “……”
  是她天真了。
  居然会觉得这家伙有人性这东西。
  宁恣欢幽怨的眼神暗暗地瞪他一眼,郁闷的闭上眼。
  由于伤势比较严重,宁恣欢身心疲惫,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坐在一旁的霍屿琛静静的凝视着女人的睡颜,他幽深的眼瞳,不知在想些什么。
  夜晚。
  宁恣欢暂时只能吃点稀粥,但由于她伤的是右手肩膀,没法自己用餐。
  霍屿琛知道后,便吩咐女佣过来喂她。
  用完餐后,宁恣欢闹腾着要洗澡。
  但她现在这个情况,擦身是最好的选择。
  所以霍屿琛直接拒绝。
  但对于有洁癖的宁恣欢来说,不洗澡浑身难受。
  在女人幽怨又委屈的眼神下,霍屿琛感到头疼,他只能同意。
  随后吩咐两名女佣进去帮她洗漱。
  但是宁恣欢立马拒绝。
  “我自己能洗,我不习惯别人看我洗澡。”
  面对她强势的态度,霍屿琛蹙眉:“伤口不能碰水。”
  宁恣欢故作单纯地眨眨眼:“既然你不肯让我自己洗,那你能进去帮我么?”
  “……”
  霍屿琛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不能。”
  宁恣欢故作失落又无助:“好吧,那你能同意我自己进去洗了吧?”
  男人沉默片刻,最后只能点头。
  深夜。
  霍屿琛刚从浴室里出来,陈管家就敲响他卧室的房门。
  男人刚打开门,站在门外的陈管家急忙道:“九爷,出事了。”
  身上仅穿着一件黑色浴袍的霍屿琛赶来医疗楼病房里时,他就看到躺在床上的女人脸色绯红极了。
  在他出现的那一刻,饱受燥热折磨的宁恣欢转头看向他。
  女人脸颊泛着不正常的酡红,一双本就自带妩媚的眼眸此时湿漉漉,勾人至极。
  霍屿琛喉结不自觉地滑动了下,他抿着薄唇,对身后的管家哑声说了句:“让耿司衍过来。”
  “好。”
  陈管家出去后,他顺手关上门。
  病房里,只剩下宁恣欢和霍屿琛两人。
  霍屿琛走过来。
  宁恣欢不顾肩上的伤势,忍着痛坐起身,一下子扑到她的怀里。
  男人刚洗了澡的原因,身上冰冰凉凉的,宁恣欢觉得舒服极了。
  她紧紧地缠在他身上。
  “九爷……难受……”
  女人不由自主的嘤咛。
  这是宁恣欢第一次喊他九爷。
  声音娇软甜腻,妖娆得令人耳根酥麻。
  霍屿琛还是第一次发觉,这两个字从她的口中喊出来,竟能如此好听。
  霍屿琛任由她缠在他身上,声线低哑极了。
  “忍一忍,医生很快就过来。”
  霍屿琛很清楚,宁恣欢现在这个情况,是体内的情蛊又发作了。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