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霍屿琛宁恣欢佛子为爱破戒,跪着对她轻哄索吻免费小说 佛子为爱破戒,跪着对她轻哄索吻全文无弹窗完整版阅读

xiaot 2023-12-06 10:18:02 47
xiaot 2023-12-06 47
点击阅读全文

  听到霍屿琛的分析,宁恣欢也同意地点头:“我也这么觉得。”

  而在宁恣欢和霍屿琛分析着这件事时,这会儿,霍屿琛突然察觉到一丝的不对劲。

  他的眸色骤然凛冽。

  宁恣欢也察觉到,她微微眯了眯眼。

  下一秒,男人颀长的身形宛如猎豹,刹那间蓦地冲出房间外,朝着角落暗处的那一道身影袭去。

  而这时,暗处的那人似乎反应过来,他连忙闪避开。

  紧接着,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姐姐,救我……”

  走出来房间外的宁恣欢,在听到宁绯宴的声音时,她眉头紧蹙,眼中流露着几分的冷意。

  宁绯宴在闪避开后,霍屿琛停了下来。

  他眸色冰冷的盯着眼前的少年。

  他比谁都想杀了他。

  但,他心里很清楚,对于宁绯宴这个人的存在,宁恣欢有她自己的打算。

  此时,宁恣欢面无表情的看着宁绯宴:“绯宴,你在这里做什么?”

  宁绯宴皱着眉头,唇色苍白。

  似乎刚才为了躲避霍屿琛的攻击,导致身上的伤势裂开。

  宁绯宴神色委屈的看着宁恣欢:“姐姐,我见你突然不见了,我就上来找你啊。”

  “不过,姐姐,你跟他孤男寡女的待在房间里做什么啊?”宁绯宴面露疑惑。

  宁恣欢姿态慵懒地倚靠在门边,她双手环胸,神色依旧淡漠。

  “宁绯宴,你知道二叔是给奶奶下毒的凶手么?”

霍屿琛宁恣欢佛子为爱破戒,跪着对她轻哄索吻免费小说 佛子为爱破戒,跪着对她轻哄索吻全文无弹窗完整版阅读

  宁绯宴一听到这句话,他的眸色闪烁了下,脸上顿时伪装出一副难以置信的神情。

  “姐姐,爸他怎么可能会给奶奶下毒。”

  宁恣欢觉得十分厌倦,她懒得陪他演戏,面无表情道:“宁绯宴,你还要演多久?”

  面对宁恣欢的质问,宁绯宴怔了下,无辜:“姐姐,你在说什么啊?”

  “宁绯宴,其实你很早就清楚二叔给奶奶下毒,甚至他在下毒之前你就已经清楚他的计划了,对吧?”

  “但是,你并没有选择阻止,甚至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还暗中帮了他。你的目的就是想让我和父亲,甚至整个宁家人都认为,给奶奶下毒的人其实是江白。”

  宁绯宴听到宁恣欢说的这些话,他抿着唇,阴鸷的瞳眸盯着她。

  但,他这时唇角微微勾起,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姐姐,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宁恣欢并没有生气,她看着眼前这个被她一直当成亲弟弟来对待的少年,冷漠道:“前天晚上,在我们离开顾氏府邸,半路上出现的那个戴着面具的人,其实也是你吧。甚至,引诱耿鹿鹿和岚轻轻她们过来漠沙部落的人,同样是你。”

  在宁恣欢的这些话落下后,原本唇角勾着笑意的宁绯宴,此时笑意消失,他一双阴郁的眼睛静静的盯着宁恣欢。

  过了好一会儿,少年倏地笑出声。

  宁绯宴盯着宁恣欢,眸色涌现着一丝丝的疯狂:“姐姐,你真的好聪明啊。”

  “这都瞒不过你,那姐姐你知不知道,我过来漠沙部落,是为了什么呢?”宁绯宴唇边的笑意加深,却给人一种疯批的感觉。

  而站在宁恣欢身边不远处的霍屿琛,周身顷刻之间迸发出嗜血的杀意。

  他似乎在紧张。

  原来,他也会有不自信的时候。

  意识到这一点,霍屿琛紧攥着身侧的手。

  宁恣欢面无表情的看着宁绯宴:“那你说说,你过来漠沙部落是为了什么?”

  在她问出这句话的那一刻,霍屿琛突然朝着她走过来。

  在宁绯宴的视线下,他蓦地抬手捏住女人的下巴,旋即低下头,将唇吻下来。

第153章 九爷,又吃醋了?

  在男人的唇瓣印下来的那一刻,宁恣欢倏然怔住,眼眸缓缓地睁大,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霍屿琛。

  而不远处的宁绯宴,在看到霍屿琛竟然当着他的面吻了宁恣欢的那一刻,他那一双阴鸷的眼眸骤然猩红,周身尽数迸发出强烈的杀意和嫉恨。

  下一秒,少年的身影骤然朝着霍屿琛袭来。

  正在吻着女人唇瓣的霍屿琛,他眼中闪烁着肃杀。

  顷刻之间,只见霍屿琛一把紧紧地抱着身前的宁恣欢闪到一边。

  旋即,他松开身前的女人,挺拔矜贵的身影猛地朝着宁绯宴攻击而去。

  这一刹那间,男人和少年骤然交手起来。

  宁恣欢回神,她看着眼前这一幕,此时才清楚,原来这些年来,宁绯宴一直在隐藏着他的实力。

  此时,与霍屿琛近身搏斗的宁绯宴,他的身手并不比霍屿琛的差多少。

  霍屿琛的身手如何,她很清楚。

  如此可见,宁绯宴这些年来,究竟隐藏了多少。

  但,他此时面对的人是霍屿琛,即便他真实的身手比过来表现的出色很多,但在这交手的一分钟里,肉眼可见,他并不是霍屿琛的对手。

  虽然他此时身上带着伤势,但宁恣欢很清楚,就算是在平时的情况下,宁绯宴依旧打不过霍屿琛。

  这时,宁绯宴逐渐败下阵来,霍屿琛强硬的拳头骤然落在他的肩上。

  “砰——”的一声,宁绯宴倒退了好几步。

  霍屿琛眸色肃杀的盯着他,眼中的杀意是如此清晰可见。

  宁恣欢这时开口:“宁绯宴,打也打了,现在可以说说,你过来漠沙部落的目的了?”

  宁绯宴感受着又疼又麻的肩膀,他脸色煞白,森冷的眼神盯着霍屿琛。

  在宁恣欢说话时,他将视线落在她的身上。

  此时,少年的眼中,流露着浓烈的受伤之意。

  “姐姐,你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我被欺负?”宁绯宴不甘道。

  宁恣欢并没有动容,她没有心思与他继续周旋。

  “宁绯宴,如果你还把我当做是你的姐姐,你就不应该做出这些事。”

  宁绯宴却突然笑了起来。

  “姐姐,你难道真的不明白我对你的感情?”宁绯宴眸色偏执。

  宁恣欢皱眉:“什么意思?”

  一旁的霍屿琛在宁绯宴说出这句话时,他紧张的看向宁恣欢。

  宁绯宴注意到了霍屿琛慌乱的神色,他突然阴森一笑。

  原本打算坦白的宁绯宴,此时却不这么做了。

  因为他发现,此刻已经在宁恣欢的心里种下了种子,她从现在开始,会一直思考着关于他所说的这一句话。

  只要她的心里一直想不明白这个问题,那她就会一直想得到答案。

  这样,她心里就会一直有他。

  宁绯宴唇角的笑意加深。

  在宁恣欢紧蹙的眉头,不解的目光下,宁绯宴却笑着说:“姐姐,你想知道?那你可要好好的猜一猜哦。”

  闻言,宁恣欢的眉头紧紧蹙起。

  宁绯宴精致又邪性的脸庞上,他笑容依旧,表情单纯无害:“姐姐,我这伤的有点重,我先去找芬婶,让她带我去赵老那里包扎下。”

  话落,宁绯宴看向霍屿琛。

  在男人肃杀且冰冷的视线下,宁绯宴的眼中划过一抹森冷。

  旋即,宁绯宴离开了。

  宁恣欢看着他的身影,她眉头依旧紧锁。

  但……

  她并不傻。

  宁绯宴对她露出那般执着又偏执的眼神,她又怎么会不明白他的意思。

  只是,她对此感到太难以置信。

  毕竟,这些年来,她一直将他当成亲生弟弟般对待。

  而霍屿琛在看到宁恣欢的神情时,他的脸色算不上好看。

  他又怎么会不清楚宁绯宴的目的。

  宁恣欢注意到他的神情,想到这个男人,对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t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