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激情奇幻《全文虐爱成痴:虐死夫人后,陆总发狂了》:情节跌宕,穿越重生小说的巅峰之作,熬夜必追!

小瑶 2024-02-29 14:49:02 16
小瑶 2024-02-29 16
点击阅读全文

无删减版本的现代言情《 全文虐爱成痴:虐死夫人后陆总发狂了 》,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貂蝉戏董卓,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 叶轻凡陆仲贤 。简要概述:看着叶轻凡不说话,只是那双顾盼生辉的眸子渐渐的泛上了微红眼眶里明明是干干的,却总是觉得有泪珠摇摇欲坠要掉下来似的的样子那模样少了几分刚出来的时候,那副无所畏惧的强悍,多了一丝楚楚可怜陆仲贤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着她这个样子,心里猛然一抽,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掌狠狠的攥住了一样,闷得他喘不上气来楚楚可怜,呵,大概是他看错了吧一个被活生生的抽了那么多血,直接晕倒在了采血室的地上,都没有说...

激情奇幻《全文虐爱成痴:虐死夫人后,陆总发狂了》:情节跌宕,穿越重生小说的巅峰之作,熬夜必追!

第29章


陆仲贤的眸光犀利的看着她,语言更是刻薄:“叶轻凡,你醒醒吧,他们都死了。”

“不,妈妈。孩子,我的孩子,伯轩哥,他们都还在。”

“他们都已经死了。”

陆仲贤怒吼:“我哥出了车祸,就死在你的面前。你妈为了救你, 死在路上,你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还有你的孩子,他们都死了。

你的孩子早就在四年前已经被狗吃了,他们都死了。”

陆仲贤承认,自己就是个凉薄到了几极点的男人。

即便是知道,那孩子就是他的,但是这些年来他从来都没有想起过他。

仿佛那根本就不是一个,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人一样。

他们只有新婚之夜那一次,却没想到叶轻凡就怀孕了。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他们两个居然会有一个孩子牵绊着。

等到他接到消息之后,已经是叶轻凡生产的时候了。

那天,刚好是林可柔的忌日……

在林可柔的忌日,别的女人居然生下他的孩子。

那简直就是对自己和柔儿之间的感情的,最大的侮辱。

他原本……就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

既然不该活着,那他就没有做错。他只是清除了生命中的垃圾。

这样想着,他眸光里的冷然就越发的坚定了起来。

“陆仲贤,我恨你,我恨你!”

熟睡在梦中的叶轻凡就像是,听到了陆仲贤的话一样,这时,她。几乎是咬着后槽牙说出出来的

“陆仲贤,你不得好死!”

陆仲贤闻言,大怒。

这个女人,还是没有得到教训。

陆仲贤也不管叶轻凡这会儿还病着。直接上前,一把抓着她的头发,将她拖起来,甩到地上。

看着叶轻凡在受到了这么大的幅度之后,终于醒来的样子,陆仲贤冷笑:“你还是没死。”

经过这一而再的折磨,叶轻凡反而彻底的清醒了过来。

她喘着粗气,看着陆仲贤,说话的语气依旧虚弱:“陆仲贤,我要去告你,告你家暴,我要找律师跟你离婚。”

她已经下定决心,既然自己死不了,那就和陆仲贤彻底的分开,她绝对不允许自己再浪费时间在这个残忍的,害死她的孩子的男人的身上。

“离婚?”

陆仲贤怒极反笑的放开她,转身做到床边:“叶轻凡,你还是那样天真。你有什么资格和我提离婚,又凭什么觉得我会放过你。”

“就凭曾经的事情根本就不是我做的。陆仲贤,当年你认定是我杀了林可柔的时候,只是认定,根本就没真凭实据。

你为什么不去查一查!”

“可心都已经亲口跟我说过了,是你在刹车上面动了手脚,难道她会跟我说谎?”

“那你为什么就认定了是我跟你撒谎了。”

叶轻凡怒吼。

纵然他对自己真的是连一点感情都没有,但是毕竟他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难道她叶轻凡是个什么样的人,陆仲贤的心里就真的不清楚吗?

十年的青梅竹马,五年的夫妻。为什么他连简单的,相信自己一次都不愿意?

“可心和我就像是一家人一样,你是什么东西,凭什么要我相信你,而怀疑她!”

凭她不止一次的,叫着陆伯轩的名字吗?

可笑!

一句话,说的叶轻凡当真是不知道该怎反驳他的话了。

是啊。

林可心在他的心里,是亲人,是家人。甚至是林可柔离去之后,代替了她之后的陆仲贤心里最最柔软的那一块净土。

而她叶轻凡算什么东西。

仇人!

杀了他的爱情,和他心里真正的妻子的仇人。

她凭什么让人家相信她。

“既然觉得林可心在你的心里,占据着这样重要的位置,那你就更应该明白,她想要的是什么,要早点成全他才是。

你这样一直跟我在牵扯不清的,却让她不明不白的站在你的身后,这算什么,我们离婚,然后你给她一个正大光明的名分,这不是很好吗?”

“呵,叶轻凡。几年不见,你的段位长进了不少呀,这会居然都能够做到牺牲自己来成全别人了,我是不是应该为你的所作所为而感到感动呢?”

这个该死的女人,曾经口口声声的说什么自己,是她这辈子最爱的男人,可他转手却又要把自己推给别的女人。

语气里对自己的嫌弃和满不在乎,活像他陆仲贤,对于他叶轻凡来说就像是一堆垃圾似的。

离婚说的轻巧,她想订婚就订婚,她想离婚就离婚,这世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想跟别的男人去双宿双飞,把绿帽子往他的头上戴。

做梦去吧。

他就是真的把她活活的折磨死了,也绝对不给别的男人靠近她的机会。

叶轻凡,是一点都不知道,陆仲贤这会儿心里的想法。

她满脑子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从这段不死不活的,让她如同是进入了绝望的沼泽中一样的婚姻中解脱出来。

“你想要的不就是我的肾吗?如果把我的另外一颗肾割了给林可星,能够换来我们离婚的话,那你明天就可以让医生给我做手术。

那你要什么我都认了,我还是那句话,我只希望从今以后,都不要再跟你任何联系。

陆仲贤,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认识了你。

如果人生真的有下辈子的话,那就让我做一头被圈养的猪,或者是一条狗。

好让我生生世世,连和你的一次擦身而过都不需要有。”

身为母亲,既不能保护自己的孩子,也不能替他报仇。

她叶轻凡本就枉为人。

叶轻凡声音依旧是轻飘飘的。

但是这每一个字,每句话,都像是这世界上最锋利的尖刀刺向了陆仲贤一样。

叫他清楚的感觉到了一种,不能呼吸的疼痛。

宁可做猪做狗都不想和自己有什么旧交集。

陆仲贤不知道这话,究竟是一个人在多么绝望的情况之下才说出来的。

她只知道一点,。这话,让他的尊严就像是被踩在了地上一样的耻辱。

这个贱人。

她怎么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叶轻凡,你是想死吗?”

陆仲贤显然是没想到,有一天叶青凡对自己居然居然到了,宁可不要命,也要跟他离婚。
"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