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番外)+(全文)蒋小卿楚桓小说免费下载阅读_(蒋小卿楚桓)楚桓蒋小卿最新章节(楚桓蒋小卿)

2023-12-10 11:45:08 17
2023-12-10 17
点击阅读全文

《蒋小卿楚桓小说免费》 小说介绍

她在黑暗里心浮气躁,浑身热燥……什么情况?原主这身体,想男人了?口渴得厉害。她摸黑下了床,借着暗淡的月光摸到桌子上,倒了一杯冷茶,咕咚着喝下去了。本以为冷茶能灭火,但身体还是燥的难受。...

(番外)+(全文)蒋小卿楚桓小说免费下载阅读_(蒋小卿楚桓)楚桓蒋小卿最新章节(楚桓蒋小卿)

《蒋小卿楚桓小说免费》 第19章 免费试读

但她想过吗?
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哑女,这么出头,真的值得吗?
楚桓瞧了那哑女一眼,转身回了泽恩殿。
他深夜出来,是想干什么来着?好像就是想出来看一眼星空。
这皇宫的星空跟明空寺的星空大不相同。
明空寺的星空是自由的,包罗万象,而皇宫的星空困在一方之内,是孤冷死寂的。
但他终将埋葬在这里。
他还能挣扎多久呢?
*
蒋小卿在杨嬷嬷的帮助下,到底还是救了叶蝉一命。
那冷面无情的侍卫队长最终点了头,同意让人去浣衣局核实叶蝉的身份。
回住所的路上,杨嬷嬷不时瞧她,眼神别有意味。
蒋小卿觉得怪异,就问了:“嬷嬷有话不妨直说。”
杨嬷嬷便说了:“你救她,是不是知道她的身份?”
蒋小卿惊了:“那小哑女还有身份?什么身份?”
她难道救了什么亡国贵女?或者别国质女?
杨嬷嬷在她的猜测中,缓缓道:“她是前朝大将叶骁的遗腹女。十八年前,叶骁不满新帝即位,带兵叛出赵都,投奔赤琅族,叶家由此获罪,满门抄斩,女眷则充入宫中为奴。她是母亲入宫为奴时生下的,听说没多久,母亲就病死了。她一个孤女,在这皇宫能活下来,也是一桩奇迹了。”
她加重“奇迹”二字,暗示有人保护着她,随后,继续说:“姑娘跟这样的人纠缠在一起,不见得是好事。”
蒋小卿听得懂她的言外之意:很多事,一涉及前朝,就变得敏感了。再一不小心打上前朝余孽的标签,她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谢谢嬷嬷指点。我以后会离她远些的。”
她说是这么说,心里则想:在她没得势之前,还是少管闲事的好。
两人闲聊间,就到了住处。
蒋小卿闹腾这么一场,也没心情去爬楚桓的床了。她推开门,躺到自己的床上,想着明天怎么见到楚桓——那狗男人闭什么关?那么想当和尚,干脆自宫了啊!那才是真的釜底抽薪啊!绝对没有人再想着让他回归红尘当皇帝!
狗男人!狗男人!狗男人!重要的事,要说三遍!
她这么骂着,渐渐睡去了。
梦里竟然还有狗男人。
狗男人是真的狗,一会亲这,一会亲那,各种贴贴,泰迪一样黏人……
她被黏得浑身不舒坦,也就醒来了,睁开眼,哪里有什么狗男人?
夜色深深。
屋子里很黑。
她在黑暗里心浮气躁,浑身热燥……什么情况?原主这身体,想男人了?
口渴得厉害。
她摸黑下了床,借着暗淡的月光摸到桌子上,倒了一杯冷茶,咕咚着喝下去了。
本以为冷茶能灭火,但身体还是燥的难受。
还好她是现代人,知道一些取悦自己的手段,但这种自我取悦带来的渺小爽感,简直点燃了身体的某根神经,让她更加饥渴了。
不对!绝对有什么地方不对!她不会被人下药了吧?那么是谁下的药?怎么下的药?
她晚饭吃的很早,如果是下在晚饭里,药效早该发挥作用了,不至于等到这个时候,或者她睡觉的时候,有人往她屋子吹了催情的香?
这么一想,她赶忙捂住鼻子,掀开被子,下床往外跑。
外面月黑风高,春末的夜,还有些冷飕飕的。
她抱着双肩,在外面站了半个时辰,身体那股燥热感才散了去,但不敢回自己屋子睡了,就跑去香玉的屋子,跟她挤着睡了。
香玉屋子里还住了五个宫女。
六人大通铺,本就挤,现在又多了个她,更挤得不像话。
尤其还有人磨牙、放屁、说梦话,天,完全影响了她对女孩子的认知。
在她印象里,女孩子都是娇娇软软外加香喷喷的,结果,她们怎么一个比一个糙?
正怀疑人生的时候,睡在她旁边的香玉一个虎扑,就埋她胸上去了,似乎感觉很软,蹭啊蹭啊个没完。
蒋小卿吓得一哆嗦,赶忙推开人,连滚带爬地回自己屋子了。
天,这都什么龙潭虎穴!
她重新躺回被窝,彻底睡不着了。
就这么睁眼到天亮,等洗漱时,一看镜子,熊猫眼都出来了。
熬夜果然是女人脸蛋的一大杀器。
她感觉自己都憔悴了,忙坐在镜子前,仔仔细细化了个妆。
一般情况下,她化好妆,香玉就来送早饭了,时间安排的刚刚好,但今天,她有了黑眼圈,就多花了些时间,还没化好,香玉就来了。
香玉其实很喜欢看蒋小卿化妆,她人漂亮,化妆后更漂亮,尤其她总能化一些让人眼前一亮的妆,比如,现在她眼尾的那点红,就是她怎么都化不出来的红。
“姑娘这个眼妆真漂亮。能不能教教我?”
“能啊。”
蒋小卿没藏私,爽快传授了自己的化妆小技巧:“这个眼尾的红色,是我自己调出来的。就口脂,腮红,还要妆粉,都是可以融合利用的。”
香玉听得两眼崇拜,连连夸赞:“姑娘果真聪慧绝伦,怪不得能让太子殿下倾心。”
蒋小卿听了,撇撇嘴,心道:你们太子倾心倾的是我这张脸,可不是倾我这个人。一切不过是见色起意罢了。
她很清醒,以致只想走肾,不想走心。
没一会,蒋小卿化好妆,去吃早饭,见到包子,随手就拿了一个,咬一口,皮薄肉多,香软可口。
其实,在现代,她吃这种肉包子会觉得腻味,但她在古代,能吃肉的机会很少,每天都很馋。
“姑娘也爱吃包子啊。”
香玉见她吃得欢实,一旁笑着自言自语:“我也喜欢吃包子。昨晚做梦都在吃包子。可大可香可软的包子了,我舔了好久,都没舍得吃。”
“咳咳咳——”
蒋小卿被她的话惊得差点噎死——昨晚糗事,不堪回想啊。
香玉不知内情,就很关心:“姑娘怎么了?噎着没?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包子——”
“别说了!”
蒋小卿现在听不得包子一词,一听就很羞耻,胃口都被影响了。
为了保证好胃口,她就安排个事,把人支开了:“香玉,你去帮我盯下太子在做什么。”
先让人去摸个虚实,等她吃饱喝足了,还要跟狗男人斗智斗勇,不对,还要去撩拨他呢!昨晚那种饥渴感,她可不想再忍受了。不管出于什么目的,狗男人最好赶紧变狗,不然,她只能先文后武,借用暴力,强睡他了。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