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华玥凰冯默宁知乎免费小说_华玥凰冯默宁免费最新章节

tingfeng 2023-12-03 16:24:11 29
tingfeng 2023-12-03 29
点击阅读全文

离开前皇帝叫人拿来一壶美酒。

“霓凰,此乃匈奴国上贡的鹿头酒,实乃佳品,你且拿一壶回去尝尝!”

华玥凰目光落在那精致酒壶上,略有复杂之色:“匈奴国不是从不肯上贡我朝吗?”

皇帝扬眉大笑:“自从上次战败过后,匈奴国月月上贡美酒佳人,对我朝乖顺至极!”

见父皇自满神态,华玥凰的脸色却并不好看。

迟疑许久,她还是忍不住劝道:“匈奴国狡诈,如今对我国上贡,看似求和,或许暗中则已经蓄势待发,只等卷土重来,父皇莫要轻信于他们,该时刻保持警惕。”

如果能让父皇及时清醒过来,可能亡国悲剧还能有挽回之地。

然而这话,换来的却是皇帝的勃然大怒。

“放肆!匈奴如今已被我朝打服,哪还有胆子重来?”

皇帝挥手打掉了那壶鹿头酒,怒声训斥:“你这般说辞,说到底就是想给冯默宁重新寻回军权!霓凰,你嫁给那冯默宁才多久,现如今就开始吃里扒外了不成?”

“儿臣不敢!”

华玥凰当即跪下请罪,心中却莫名一片悲凉。

待出了宫。

华玥凰拿着特赦令先去栖音楼将江落月赎身。

回到公主府,华玥凰才命人安置好江落月,冯默宁便回来了。

公主为驸马求职反被陛下怒训之事如今已传遍了盛京,亦传进了他耳中。

冯默宁拧起眉头,冷淡警告:“匈奴之事,公主日后莫要再向陛下多提了,不过是多余之举。”

她好心劝诫,父皇不听,现下就连冯默宁也嫌她多事。

华玥凰心头涌出无尽的委屈与酸楚。

见她不言,冯默宁也不想多说,转身踏出屋子。

华玥凰冯默宁知乎免费小说_华玥凰冯默宁免费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冯默宁这一去。

便是直到亥时也未曾归屋。

华玥凰心有不安,便披上外衣起身去寻他。

夜深漆黑一片。

独江落月的院子还亮着烛光,院门半开,江落月手提一盏灯笼正送冯默宁出门。

华玥凰踏步过去,正要喊人。

却见江落月忽地松开了灯笼。

摇曳烛火落地。

华玥凰就见她踮起脚尖,攀着冯默宁肩膀亲上了他的脸颊。第7章

——“臣与落月之间清清白白。”

冯默宁言之凿凿的保证还言犹在耳,此刻这一幕却如闪电将那话彻底击碎。

华玥凰僵在原地,浑身血液都凝结了。

这时,江落月发现了她,当即脸色一白,惶恐跪下认错。

“公主息怒!”

冯默宁猝然回头,对上华玥凰视线,莫名有些慌乱。

江落月还在哭诉:“公主!刚刚是奴家一时情难自禁,公主莫要迁怒将军!公主若是不悦,奴家愿以死求公主原谅!”

华玥凰还未说什么,江落月却已经兀自说到了要寻死地步。

华玥凰攥紧手:“我还未曾说过一句话,你倒是先将话说了,好似我不怪罪都该不是了。”

江落月顿时脸色惨白。

冯默宁眼神复杂看了一眼江落月,最终还是上前,将她护在了身后。

朝华玥凰垂眸拱手:“公主若要责罚,臣愿一力承担。”

华玥凰心口似被一只大手狠狠攥住,她定定看着冯默宁许久,却是哑声道:“我要你给我一个解释。”

冯默宁怔了怔,对上华玥凰不知何时红了眼圈,他终究叹了口气:“公主金枝玉叶,本该嫁心仪之人,是臣高攀了公主。”

“若非陛下赐婚,臣与公主或许这辈子都没有交集,这段婚事,确实不合适……”

他平静吐出的每个字都让华玥凰的心绞痛不已。

冯默宁,你到底是真觉得我们不合适,还是因为你心有所属……

“好了!不必再说了!”

不愿再听冯默宁多说一个字。

她几乎是落荒而逃般离去。

夜深。

冯默宁还是回来睡了。

只是他没有上床来睡,而是又一次打地铺睡下。

屋内寂静无声。

华玥凰侧身,借着月光看向不远处的冯默宁。

不知过了多久,她低哑的声音清晰在屋内响起。

“冯默宁,我是真的想同你好好过日子,也是真的想助你再次驰骋沙场。”

“你能不能信我一次,一次就好……”

话到最后,几乎带着哀切,然而地上呼吸匀称,往常一点动静都无比警觉的冯默宁没有任何回应。

华玥凰也再说不出话,眼眶又一次红透。

之后一段时日。

冯默宁再也没上过床。

两人的关系,兜兜转转,竟好似回到了原点。

这一日,朱雀大道,一座茶楼二楼临窗雅座。

霜月郡主不解至极:“霓凰!你莫不是脑子进水了,怎的竟为那武夫黯然神伤起来了!”

华玥凰眸色黯淡,只勉强一笑。

霜月见此,才明白她是真动了感情,一时竟无言以对。

半响,她给自己倒了杯茶,轻叹一声:“感情的事最是飘忽不定,心有所属的男人,你再费心也不过徒劳。”

“况且你上次都为他受了陛下的训斥,他却还能如此对你,可见他于你根本无情至极!”

听及此。

华玥凰还是忍不住辩解:“那次,我并非是为冯默宁,而是真心劝告父皇的,我朝若继续放任匈奴,山河难保。”

闻言,霜月又一次沉默了。

半响,她视线幽幽看向窗外:“纵你心怀万民,可这世道,我们女子又能改变什么呢?”

华玥凰诧异无比,她第一次知道,原来平时大大咧咧的霜月看世事竟如此通透。

霜月随即又笑道:“所以呀,公主,你何不像我一样,莫问前程,及时行乐!”

华玥凰闻言,只得苦笑。

她早已得知三年后国破家亡之惨状,又如何能莫问前程

就在这时。

茶楼外一阵快马疾报声传来——

“报!”

“报!!幽州失守!匈奴大举进攻!边关连失六城!”

‘啪’地一声!

茶杯碎成一地,华玥凰脸色惨白一片。第8章

顾不上许多,华玥凰立即要去找冯默宁。

但才出茶楼,一道惊呼喊住了她!

“公主!不好了!”

府内管事喘着粗气跑上前来,急得满头是汗:“驸马被陛下抓入狱了!”

“怎么回事?”华玥凰倏地一慌。

管事答:“边关守城将军原是驸马手下将士,如今城关失守,陛下要降罪驸马!”

荒谬!

华玥凰怎么都没想到父皇竟能糊涂至此!

她咬牙吩咐:“进宫!”

入了宫。

皇帝大抵是知道她为何而来,直接闭门不见。

天上阴云密布,风雨欲来。

华玥凰望着紧闭的御书房门,直直跪了下去。

“父皇!儿臣恳求您放过驸马!”

大雨倾盆落下,华玥凰冻得浑身发抖。

暴雨降了一整夜。

华玥凰也就这么跪了一整夜。

她脸色虚白,几乎晕厥过去,却不知凭着一股莫名的劲儿坚持了下来。

直到次日清晨,风雨停歇。

御书房的大门才缓缓打开。

皇帝沉着脸踱步至她面前质问:“霓凰,你何时变得如此不懂事了?”

“父皇……”华玥凰悲切无比,重重磕下头去,“如今匈奴再犯,满朝除了驸马,还有谁能救国于危难?父皇与其要降罪,不如先让他赶退匈奴,再做定夺!”

皇帝脸色稍变,思虑片刻后,他冷冷甩袖。

“来人传令!命驸马冯默宁后日率军应战匈奴!此次城破之罪,押后再论!”

华玥凰喉间梗塞,终是闭了眼,又一次重重磕下头:“父皇英明……”

话音落地,她整个人也彻底没了意识。1

……

华玥凰再度醒来,已经回了公主府。

刚醒,她便着急问:“驸马呢?”

“公主莫急,驸马刚出狱,正在回府途中。”侍女忙不迭回。

华玥凰这才松口气。

念及冯默宁即将出征的事,华玥凰思虑片刻,叫来管事吩咐:“你去库房将我的嫁妆尽数换成银票。”

管事目露疑虑,还是点头:“是。”

待管事离去,华玥凰在床榻上躺不住,喝了药后便披着披风来到了前厅,想第一时间见到冯默宁回来。

可她强撑着身子的难受,等来的却是下人战战兢兢的禀告:“公主,驸马出狱后便去了南郊别庄。”

他就这般迫不及待要去见江落月吗?

胸口好似有利刃刺入,将她的心搅得鲜血淋漓。

华玥凰蓦然咳嗽不止。

“公主!”侍女见此,心疼不已。

“我没事……”华玥凰却是苦笑,仍旧等在前厅。

然而这一等,华玥凰就这么从傍晚坐到了清晨。

冯默宁踏入前厅,见到华玥凰,不觉蹙眉:“公主今日怎起这么早?”

侍女红了眼:“驸马,公主可等了您一夜!”

“你先下去。”华玥凰嘶哑着嗓音打断了侍女。

待厅内只剩二人,气氛莫名的古怪。

还是华玥凰打破沉寂:“用过早膳了吗?我叫厨房给你做点。”

“不必了。”冯默宁看着她虚弱的脸色,莫名竟心烦起来。

解释的话在舌尖滚了一圈又咽了下去,他恭敬问:“不知公主等我一夜是有何事?”

疏离的态度叫华玥凰鼻尖一酸。

她眨了眨眼,压下涩意,将昨日吩咐管事换来的那匣子银票递给冯默宁:“这些银票你明日出征时带着上路,以备不时之需。”

“公主这是何意?”冯默宁眉头深锁,并不接。

华玥凰咳声道:“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tingfe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