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姜梓初陆淮小说全文(陆淮姜梓初)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姜梓初陆淮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2023-12-08 06:21:23 13
2023-12-08 13
点击阅读全文

《姜梓初陆淮全文》 小说介绍

“没有。”“没有?”姜梓初抬头看林以沫笑:“你这什么语气?你认为我和陆淮应该聊些什么?”“真什么都没说?”林以沫还是有些不信。姜梓初认真点头,“真什么都没说,一路无言回来的。哦,进宿舍之前,他跟我说明早楼下集合。”...

姜梓初陆淮小说全文(陆淮姜梓初)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姜梓初陆淮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姜梓初陆淮全文》 第19章 免费试读

姜梓初慌忙移开视线,伸手抹了下眼角。
“没,没有,刚刮了阵风,迷眼了。”
陆淮嘴角邪邪地勾起,没再说什么。
姜梓初忽然想起什么问陆淮:“你被加罚了?是因为我吗?”
陆淮低笑一声,“粱院花,你好像想多了。”
姜梓初被他说的有些尴尬,瞬间低了眉眼,不发一言。
两个人又沉默了一会儿后,还是陆淮先开口,“走,回去吧。”
姜梓初没再说话,就默默跟着陆淮往回走,又是一路无言。
两人在宿舍区分别的时候,陆淮也只说让她早点休息,明早六点楼下集合。
姜梓初回到宿舍后,林以沫还没回来。
这个把她丢在训练场不管的家伙,居然还没回来,姜梓初有些失笑。
她放下包,最后一次把行李箱整理了一遍,然后洗漱上床。
她刚把被子铺好,林以沫就开门进来了。
听见动静,姜梓初弯下身子朝下看,佯装微怒:“林以沫!”
林以沫听见她满含怒气的声音,身体微微一颤。
她讨好地仰头看着姜梓初笑:“对不起啊,宜宝儿,我和陆昂走的时候没看到你,以为你先出去了,我们就追出去找你了,结果走出去好远也没找到,后来想想你可能还在训练场,但陆昂说陆淮还在训练场,不会让你一个人回来的,所以我就……”
“所以你就没回来找我,直接和陆昂花前月下去了。”姜梓初无奈笑道。
林以沫动作迅速地脱掉外衣,爬上姜梓初的床梯,看着她嘿嘿笑,说:“宜宝儿,你不生我气了?”
“我有什么好气的,就算是我一个人也能回来,我又不怕黑。”
“那你真一个人回来的?不应该啊!”
“什么不应该?”姜梓初狐疑着问,然后一边整理着床铺,一边说道:“我没有一个人回来。”
“那是跟陆淮一起回来的?”
姜梓初点点头,“嗯。”
林以沫朝姜梓初挑眉问:“那路上你们俩,有没有聊些什么?”
“没有。”
“没有?”
姜梓初抬头看林以沫笑:“你这什么语气?你认为我和陆淮应该聊些什么?”
“真什么都没说?”林以沫还是有些不信。
姜梓初认真点头,“真什么都没说,一路无言回来的。哦,进宿舍之前,他跟我说明早楼下集合。”
林以沫一副没劲的表情,从床梯上下去。
“你俩真行!”
丢下这句话后,林以沫出去洗漱,可她一边走一边狐疑地想,难道她和陆昂都猜错了?
林以沫出去后,姜梓初刚躺在床上,手机支付宝就提示有钱进账。
她打开一看,是她昨晚转给陆淮的车票钱,又被他原封不动地转回来了。
她立马打开微信,正要问陆淮,正好陆淮的微信信息进来。
徐:【钱给你转回去了!别再转过来了。】
徐:【端哥不差你这点儿钱,路上陪哥解解闷就什么都有了。】
姜梓初整个人傻住,这还是他们正式认识以来,陆淮第一次用这种口吻和她说话。
明明就是很平常的陆淮式的说话方式,但因为近几次,陆淮和她说话好像都太过正经了,这一句就很容易就让她心生涟漪。
这会儿,姜梓初脸颊火辣辣地发热,越用被子捂,就越觉得烫。
这就导致了第二日一早,她在楼下看见陆淮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脸颊又不自觉的开始发烫。
还好陆淮没问她什么,只是接过她手中的他之前寄存在她那的购物袋,挂在自己的行李箱上,然后两个人一起到校门口打车到火车站。
到了火车站,姜梓初才发现,林以沫之前说的一点儿都不假,一大早火车站里就已经是人山人海了,就连取票的人群都是挤挤攘攘的,看不到头。
陆淮让姜梓初在一处无人的角落等着,他走开没一会儿后,就不知道从哪里拿着两张票回来了。
两人进候车室排队安检前,陆淮从姜梓初手中接过了她的行李箱,他一手一个推在身侧。
然后就让姜梓初站在他身前——被他和两个行李箱隔离出的一小块空间内,尽量为她挡去后面挤攘的人群。
直到登上火车前,姜梓初就这样一直被陆淮护着往前走。
上车后,两人又费力地走过了半截车厢,终于按车票找到了位置,是个三人座其中靠近过道的两个座位。
靠窗的位置已经坐了一个女生,看样子也是一个大学生。
陆淮朝姜梓初扬扬下巴,让她先在女孩身边坐下来,然后他自己把两个行李箱依次举上头顶的行李架上。
姜梓初在一旁微仰着头一直看着他,忽然自己的肩膀被人从后面用手指捅了捅,她回头,靠窗的女生朝她笑笑,小声问她:“美女,这是你男朋友吗?能不能让他帮忙把我的行李箱也放上去?”
说着她伸手朝自己腿边的行李箱指了指,姜梓初低头去看,确实是好大一个行李箱,女孩子的腿微微侧曲着,看着很不舒服的样子。
姜梓初有些为难,“你误会了,我们不是……”
姜梓初的话还没说完,陆淮的声音就从她头顶悠悠响起。
“我们不是什么?”
姜梓初侧头,正对上陆淮的视线,她没来得及说完的话被堵在喉中。
她咬咬唇,声音很低的对陆淮说:“这个同学想让你帮个忙,把她的行李箱也放上去可以吗?”
陆淮双手插口袋,居高临下地略了那女生一眼,那女生正眼含桃花,眼神一错不错地盯着他看。
他很自然的收回视线,又看向姜梓初,“你想让我帮?”
他这一句话问的异常温柔,姜梓初都被他弄的一怔。
随即她微微点头,指着女孩的行李箱说:“箱子有点大,确实不大方便。”
“给我吧!”
陆淮单手拎起行李箱后,动作微微顿了一下,随即他又瞥了一眼靠窗的女生,那女生居然还在一脸花痴样的看着他。
他不动声色的单手把行李箱放好,然后一言不发在姜梓初身旁坐好。
靠窗的女孩儿又立马拿出自己带的小面包,不由分说的塞到姜梓初怀里,又以感谢为名隔着姜梓初叫陆淮:“帅哥,谢谢你!没吃早饭吧,这个给你。”
陆淮只是略掀下眼皮,“不用,不饿。”
不但他没接,反而将刚刚女孩硬塞给姜梓初的小面包也拿走,放在女孩面前的小桌上。
然后他侧着身问姜梓初:“饿吗?”
姜梓初没有回答,只是有些尴尬地看了一眼身旁的女孩,女孩低垂着眉眼,脸色红一阵儿白一阵儿,似乎已经尴尬至极。
陆淮也顺着姜梓初的视线,看了一眼那女孩儿,但很快又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从他带来的购物袋里拿了两个巧克力派递给姜梓初。
姜梓初愣了一下接过,陆淮又开了一瓶橙汁递给她。
姜梓初“谢谢”两个字还没说出口,陆淮就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
从早上到现在,她好像也没惹他吧,怎么感觉他现在怪怪的,有点不大对的样子。
姜梓初讪讪地收回视线,趁陆淮闭目养神的时候,小声地跟女孩儿道歉。
“不好意思啊同学,当兵的可能说话有点直,你别介意呀!”
女孩儿立马抓住了姜梓初这句话里的重点,一双大眼睛忽然又亮起来。
她拉着姜梓初小声问:“刚刚你说你们不是,不是什么?你们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吗?”
姜梓初没想到女孩儿又把话题拉了回来,她愣了一下,摇摇头。
“不是,我们只是一个学院的同学,室友不放心我一个人,介绍我跟他搭个伴一起回家的,其实我跟他也不是很熟。”
听见姜梓初这样说,女孩儿瞬间又来了兴趣,她偷偷瞥了眼陆淮,小声问姜梓初:“你们是同院的同学,你刚刚又说他是当兵的?他是休学又参军了吗?”
“不是,他是军地联合培养的飞行学员,隶属空军,现在在北航学习。”
这话一出,姜梓初看见女孩儿眼睛亮亮的,又偷看了一眼陆淮。
姜梓初这会儿才反应过来,这女孩不会刚刚一眼就看上陆淮了吧?
怪不得之前她觉得陆淮怪怪的,大概他早就发现了,所以故意表现的很冷淡,让女孩退缩呢。
可她刚刚居然没留意到,还说了那么些话,这下女孩好像对陆淮更有兴趣了。
姜梓初心里有些懊恼,坐正了身子,心不在焉地啃了口巧克力派,又偷偷瞄了一眼陆淮,他还是闭着眼睛,一副闲适的姿态,也不知道睡没睡着?
如果没睡着,那她刚刚说的话,他是不是都听到了?
他会不会怪她多嘴,无意间又帮他招惹了桃花?
姜梓初一口巧克力派,一口橙汁,有些食不知味。
她这时候不禁想,她还真是像林以沫常说她的那样,聪明的时候贼聪明,迟钝的时候果然很迟钝。
见姜梓初半天没说话,那女孩儿又凑过来小声问姜梓初:“姐妹,你用不用微信,用的话我们加个好友呗?”
姜梓初没多想,报了一串数字给她。
女孩低头轻敲了几下手机,说:“好了,通过吧。”
姜梓初拿出手机,刚按了通过,手机就振动了一下,退出页面一看,居然就是女孩发来的消息,速度真够快的。
姜梓初打开看了一眼,女孩居然在微信上问她有没有陆淮的微信,如果有的话,希望她能推送一下。
姜梓初抬头看了一下女孩儿,女孩儿朝她眨眨眼,偷瞄了一眼陆淮,又对着姜梓初双手合十,一副恳求的表情。
姜梓初皱眉抿紧了唇,低头在手机上敲下几个字回复她。
LJY:【不好意思,这个要问过他本人的意见,我不能擅自给。】
女孩儿看过消息后,又开始拉着姜梓初的手臂撒娇:“好姐妹,就告诉我一下嘛,我不说是你告诉的行不行?”
姜梓初有些头疼,面对一个长得漂亮又会撒娇的女生,想要说出拒绝的话有些难,但没有陆淮的同意,她又不能随便把他的账号给出去。
而且,出于自己的私心,她也不想给。
姜梓初不松口,女孩儿就一直缠着她,她正无奈地不知如何是好得时候,就听见陆淮的声音,在一旁悠悠响起。
他随口报了一串数字,姜梓初和那女孩儿均是一怔,然后一齐扭头朝他看,他眼皮依旧微微合着,就好像刚刚的话不是他说的一样。
女儿兴奋地用手机记录了那串号码,一脸娇羞地退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鼓捣手机,也不再缠着姜梓初了。
姜梓初盯着陆淮看了一会儿,默默收回视线。
他都听到了,所以他主动把自己的微信号码给了女孩儿。
之前好像都是她自己想多了,陆淮他不但不介意她给他惹了桃花,怎么好像还很情愿似的?
她终于切身体会了一次,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姜梓初此刻就好像咬了一片鲜柠檬一样,连口中的巧克力派都泛着酸味,满嘴满心地酸涩,没有法子缓解,只能硬生生咽下。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