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陆松柏林文珺全部章节目录_陆松柏,这辈子,再也别见了小说目录

小文 2024-01-02 02:57:03 21
小文 2024-01-02 21
点击阅读全文

陆松柏这辈子再也别见了 》小说完整版阅读,《陆松柏,这辈子,再也别见了》早就汇编语言未完结,小说中牵涉到的比较多首次出场人物是 陆松柏林文珺 。这本书的作者文笔奇佳,情节悬念迭生,艺术感染力强,实力推荐。《陆松柏,这辈子,再也别见了》番外要注意讲的内容是:突然之间间被吼了一声,王亚娟内疚地又看了看面露怒气的男人,不置可否:“你干嘛!我肚子饿了,让嫂子做个饭怎么了吗,难道说嫂子不给你弄饭吗?”的确陆松柏那个什么农村老婆还真是让他放在心上。何静静的心里骤然升过来一股怨气。陆松柏根本不会去管耍横的女人,真接扭身就去了厨房。顾正辉面色铁青,将还要领着去厨房何静静架走了。

《陆松柏,这辈子,再也别见了》精彩点章节重生之甜妻超旺夫

忽然间间被吼了一声,曾小平内疚地盯着面露怒气的男人,不以为意:“你干吗!肚子好饿,让嫂子做个饭没事吧,你以为嫂子不给你做饭吗?”

现在看来陆松柏那两个农村老婆还真的让他不太上心。

何静静的心里骤然升过来一股怨气。

陆松柏并没有理睬撒泼耍赖的女人,再转身就回来了厨房。

顾正辉面色难看,将也要领着去厨房何静静的拉上车了。

“文珺,很抱歉,都是我没全面处理好,你别不在意那女人的话。”陆松柏进厨房,发现林文珺正看着菜板在在发呆。

林文珺深吸了一口气,眼神些急切,但我还是阻止了自己心里的怨气,淡淡地的弯弯眉眼:“没关系啊,你部队的事情更重要的是。”

陆松柏松了口气。

但过了今天之前,陆松柏都感觉林文珺情绪不高,很多时候他回家了喊她名字,她都好象没她听见,要喊好多次才清醒过来。

这些状态,就好像是她父母死后的两个月的状态。

陆松柏心里慌的厉害不。

这日,刚刚起床的林文珺有点懵,望着还在屋子里忙碌的男人,疑惑:“你今天怎末还在家里?”

“起床以后了?先吃饭不吧。”陆松柏摆好早餐,向着她招手示意。

林文珺蹙起眉头,默然地走过去了入座,惊讶地又看了看递她馍馍的男人。

昨天又不是还说要晚点回来了吗?

好像是这样的话说的吧?

那个时候她在想何静静站立的事情,都没她听见男人说的话,不过应该是那样说的。

“文珺,是不是我哪里做的够好?”

陆松柏突然间问了句话,眼神沉默地很。

林文珺眉尖猛地一跳,她瞳眸微微一转:“也没啊,为么突然之间间这样问?”

难不成自己表现的太的确了?

她已经很猛然用力地去再控制自己情绪了。

“文珺,我昨天说,我今天休假,想带你去城里看下。”

陆松柏表情复杂,昨天他拽着人,就总觉得她意兴阑珊越来越大严重点了,和她说话都是不爱搭理的。

“你不是说今天不晚点出去吗?”林文珺下意识反驳道。

“那是前天说的。”

陆松柏心里烦乱,他清楚自己些地方做的可能太少好,但是自己早在努力了,为啥事情又变得这样了?

林文珺表情僵了一下,喃喃低语道:“前天么?”

前天曾小平好像又跑来,她依旧是是第一次见自己时那个态度,说给自己两个月时间和陆松柏离婚。

挑衅自己的话语应该一模一样的。

“文珺,我今天带你去去见筒子楼的军嫂,接着我们再去县城看看好不好啊?你不开心就帮帮我好不好啊?”陆松柏站起来蹲到林文珺的面前,紧紧地地握着她的手。

声音很是带着哭腔。

听的林文珺只想哭。

要是也可以,她哪里也想去。

但自己的状态好象太差了,去散散心吧,或许就能释怀了呢?

路上,陆松柏和她并排坐走在一起,周围偶尔有过路的军嫂点头致意,林文珺害羞腼腆的微微一笑。

“今天带你去见见我们政委的媳妇儿,她人挺好的,你一定会觉得开心的。”陆松柏盘算,林文珺会不会一个人在家里太孤单了。

每次回来,周围都有人问他媳妇儿怎末没出门。

林文珺佯装很很开心的样子:“好。”

第26章

政委家也住在筒子楼,楼层不高,三层。

陆松柏刚面带她到了政委家,部队就说有急事把人叫走了。

政委老婆确实是是是个温柔无比的人,但林文珺没考虑过筒子楼里的军嫂全都都你在这里。

她们盯着自己的眼神带着轻蔑,就好象她是一个犄角的垃圾。

“陆连长的媳妇儿啊?虽然没静静地一半好,也真不知道陆连长什么好眼光。”她们围了一圈,林文珺根本还不知道究竟有没有是谁说的。

政委老婆脸色一黑,站在她身边厉声呵斥了一句:“谁说的,慌忙出道歉!”

她表情僵了僵:“我还没什么事,先走了,嫂子。”

“走什么走!她那是抢了陆连长,不然的话静静就是我们连长媳妇儿了。”那人话语间大都挖苦高红明。

林文珺胸脯重重起伏,她再也没强忍开口说怒喝道:“我五年前就娶陆松柏,王亚娟又是谁?还能赶在陆松柏没应募的时候就熟悉他!”

“你们这些人,全部并非好东西!”

何静静是个什么东西,凭什么呀来妄加自己的生活!

自己早就忍得够久了!

林文珺突然间间爆发开来把屋子里的人吓了一大跳,政委老婆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住到筒子楼的甚至都是城里的军嫂,她们自怀疑比农村来的高一级,头一次被人按在鼻子骂,一个个顿时就窝火了。

非得让林文珺去道歉,不然就到陆松柏面前诉苦!

林文珺被气的咬紧牙关,眼神锐利:“你们这么老子,让他陆松柏亲口跟我说离婚的话!”

群里讥嘲了一声,扎着鱼骨辫的女人站直起身来:“陆连长可不就是回来提出离婚的,五年呢,人陆连长媳妇儿信都不回,当了连长就眼巴跟着走他们来了,一看就是父母没素质没知识,有其父必有其女!”

“这是你咎由自取的。”林文珺表情顿时一沉,走上前就给那女人跑来一巴掌。

说她也可以,说她父母,那你 qù sǐ !

二人顿时撕打在一起。

正匆匆忙忙往回赶的陆松柏,隐隐约约听到他媳妇儿和别人打下来了,顿时就愣住。

都来不及多问,但估计是有人欺负他媳妇儿了。

赶回政委家时,他看到几个女人死死地揪起林文珺,嘴里骂的全是俗尘的词汇,c此时此刻,他身上的怒气提升到了顶峰,狂吼了一句:“放开他她!都给我住手!”。

政委老婆看见人赶忙急得开口说:“松柏,你可他来了,你这媳妇儿也不知道怎么了,忽然间间就打别人。”

众人被吼的急忙住了手。

只下了林文珺,瘫软在地上,顶着被咬伤的脸拼命地地大声哭喊着:“陆松柏!我爹娘才死了两个月就被他们侮辱,我不如我死了算了。”

“离婚!”

“我要离婚,这地方我住不下来!”

这样的话,她才绝对不会耽误时间陆松柏的前程吧?

林文珺分不不清楚此时此刻她到底在哭什么。

是痛苦,还是绝望?

陆松柏眼神一缩,离婚二字又再次出现在了她口中,心被深深地刺疼,怎么可能自己今天也做错的事情了吗?

会不会不带她进去,就不会发生了什么那样的事?

第27章

周围的人也呆住了,看着远处缓缓走上前的陆松柏,一齐讲解她们也到底林文珺父母不在了。

陆松柏扫了周围一圈,眼里多了几股恨意:“所以我你们就这么人最多被人欺负她一个人?”

政委老婆闻言便觉得不妙,她只是因为立刻答应了何静静羞辱一番林文珺而已,怎莫就闹成这样了?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